一座城市裡的無名英雄 : 不再稱其為「外勞」,他們是移民工

一座城市裡的無名英雄 : 不再稱其為「外勞」,他們是移民工
Photo Credit:othre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有沒有想過,那些在城市裡與你差肩而過的移民工,他們的一天受到的是什麼對待 ?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梁友瑄,任教於私立學院,大學開始投入紀錄片創作,2008至2009年期間擔任台灣《榮光眷影》北、中區紀錄片培訓課程企劃、專案執行、助教兼影片側錄剪接。後來,決定用影像和文字,作為參與社會的安身立命之處。

抵抗了三年多,最後還是不敵容易讓人崩潰的公共交通以及標準不一的出租車司機,你買了一台二手車成為車貸一族,然而這種移動方式卻讓你有點想念搭乘公共交通時,能夠隨時觀察、接近不同人群的那些日子。

你記得你剛來吉隆坡工作時,就是用這種方式來認識這個城市,以及生活在這裡的移工們。移工在這裡被稱為外勞,在你旅居多年的台灣,外勞已是歧視的稱謂,因此稱為移工,亦即從一個國家移動到另外一個國家的勞動者。

負笈台灣的那些日子,你也算是移工。因為披著黃色的皮,說得一口流利中文,你像是變色龍一樣不容易被認出,在台北自得其樂地過著你的小日子,儘管你心知肚明,和同樣來自東南亞的深膚色的移工相比,他們在日常生活遭受的待遇明顯比你差得多。

也許是跨國移動的經驗,回到馬來西亞工作時,路上遇到移工,你總會多看幾眼。

車水馬龍的吉隆坡,有許多被遺忘的聲音。Photo Credit:Sham Hardy CC SA 2.0
她無助焦慮地下車

這個體制失序的地方,小老百姓的生活已是如此艱難,何況是一個飄洋過海來馬,卻面對一個體制不保障移工權益;屢遭官員、中介剝削;走在路上隨時遭人歧視白眼的異鄉人?

在首都工作的這些年,你曾經目睹一位女移工被交通警察趕下公車,在一旁待命,只因為她帶著警察不甚滿意的證件。你看著她無助焦慮地下車,預知她可能的結局應是被勒索,或是像前陣子的新聞一樣被警方輪暴方獲自由身。坐在她身旁的男性朋友雖然僥倖過關,但因為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朋友,公車繼續行走時,你看到他的手一直緊握著座位,卻是想要把它捏碎般似的,你無法忘記那張臉,那張壓抑著憤怒的神情。

你曾經在公車上看著一位紋身的年輕男子對移工大聲吆喝,只因為他覺得移工正在瞄自己的女朋友。「你那邊很癢是嗎?從你國家來的人都這樣色是嗎?」 他大聲當眾數落皺著眉頭的移工,作勢要打他,但最後作罷。

你依然記得,若週日在吉隆坡火車站下車,臨近中央藝術市場的火車站出口常站著幾位制服和便衣警員,他們常擋住正要到茨廠街(位於馬來西亞吉隆坡唐人街內)逛逛的移工,你並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真的在值班,但你總記得他們對移工凶神惡煞的語氣和粗魯的肢體動作。

在公共交通以外的場所,你也曾經目睹在一間嘛嘛檔(指馬來西亞穆斯林所經營的餐飲店)工作的移工廚師,因為被本地員工欺凌(不幫他端菜)差點釀起衝突,被老闆制止以後,只能大聲吶喊宣洩壓力。

移工故事在茨廠街延續

面對這麼壓力的大環境,移工們若有幸有假日,會去哪裡抒壓呢?在吉隆坡,其中一個地方是茨廠和蘇丹街,這些老街,很久以前也住著許多從中國飄洋過海來的移工們。

你曾在學生的攝影照片與紀錄片作品中看見在首都生活的移工們。透過他們的作品,你彷彿體驗了許多未曾參與的生命經驗,原來許多移工每個禮拜天在茨廠街附近的教堂做完禮拜後,會步行到茨廠街正對面的Kotaraya百貨公司前等著它開門,開始他們一天的休閒生活;原來每天早上人鏡白話劇社對面的蘇丹街上會有許多人擺地攤,形成規模龐大但短暫的市集。

你因此走進了Kotaraya,在那兒你看見不少為移工而設的小吃店、賣家鄉物品的雜貨店、時裝店、二手衣物店及匯款服務,商品的價格不算便宜,但你知道移工們更願意在這裡消費,至少這是一個不會排斥他們的場所。

Photo Credit:Seth Anderson CC SA 2.0
弱勢賴以維生的場所

你也逛了那被本地人戲稱為「老鼠街」的市集。「老鼠街」是對市集貶義的稱謂,而本地人常認為在這裡擺賣貨品的移工們手腳不乾凈,貨物應該是偷來的,這是個從事非法交易的市集,在這裡聚集的移工們多得讓他們生畏,甚至鄙夷。

然而我看見更多的攤販卻是本地人,是社經地位較低的那群(移工多半是顧客)。除了一般的衣物、舊書、日常用品,他們還賣著一些你無法想像會出現的東西:用了一半的洗頭液、沐浴乳;舊的充電器,以及看起來像靠拾荒得來日常用品,讓你更驚訝的是,真的有人買。

這真的只是一個外勞聚集的地方?還是一個被資本主義都市發展邊緣化的弱勢族群唯一能夠賴以維生的場所?市集上多的是不分族群的買家賣家,走在人群中,聽得見的是廣東話、華語、馬來文、印度文和一些來自東南亞鄰國的語言,也許這裡的全球化是中產階級的人們不願看見的全球化,很明顯那些豪華的購物商場根本不歡迎他們,而在多數本地人眼中,他們都是「外勞」,霸占我鄉的「外勞」。

Photo Credit:ignidadrebelde CC BY 2.0
複製壓迫能帶來什麼?

在政治人物的操作下,505大選讓移工成為眾之矢的,人們無力挑戰殘缺的製度,於是把氣都出在移工身上,卻沒想到他們同樣是製度的受害者。誰不是為了賺錢養家?誰又想要在一個沒有保障他們的製度下工作?宏觀而言,是他們成為推動這個國家經濟發展的後盾,卻也同時得面對被本國人的歧視、警察的施暴索錢、中介牟暴利、移民署官員賣貴證件,在這些困境下,又有多少移工逼不得已走上犯罪一途,或不放棄任何機會得到原本屬於他們的權益?

適逢最近馬航事件讓一篇文章馬來西亞華人,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瘋傳,以期得到中國人的了解。文中屢屢提及華社先賢當年的付出,以及大馬華人悲壯的存在。

環顧大馬這些年來的社會運動,你知道人們多少的努力不過就是讓自己活得更有尊嚴。讓你不解的是,人們知道尊嚴的可貴,因而爭取,因而奮戰,何以轉過頭來卻容易把非我族類的尊嚴棄如敝屣?如果大家的尊嚴就是因為這樣被丟失的,何以仍然複製這樣的方式面對更弱勢的族群?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如果在吉隆坡,一個移工〉(4.11.2014)

延伸閱讀 :

馬來西亞的庶民生活圖像。Photo Credit:Davidlohr Bueso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