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我對Uber的六個偏見;沒有農地就沒有農業;聯合國報告書揭露緬甸對羅興亞人暴行

懶人時報看什麼?我對Uber的六個偏見;沒有農地就沒有農業;聯合國報告書揭露緬甸對羅興亞人暴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本日選文:我對Uber的六個偏見;沒有農地就沒有農業,沒有農業就不是一個國家;凌虐、性侵、殺害孩童⋯⋯聯合國報告書揭露緬甸對羅興亞人暴行;美國永遠當老大,誰來當老二?歐洲各國瘋拍影片向川普告白,笑翻網路;林聰賢接掌農委會主委,台灣農地到底有沒有救?

我對Uber的六個偏見(黃哲斌)

【我對Uber的六個偏見】

(節錄內文)相對於美國整體人均收入54,960美元,全美計程車司機年收入平均只有26,000美元。至於台灣的情況,根據我的非正式訪查(就是車上聊天打屁啦),大台北地區的運將平均每天工時十到十二小時,日營收約三千元上下, 若像上班族一樣周休二日,每月營業額約六萬六千元,扣除靠行、派車中心抽成、油資,一個月淨收入五萬元已屬不易,這還不計車輛貸款、保養、折舊、保險、稅金、罰單等開銷。

換言之,每天塞在車內超過十小時,每月實收四萬多元,而且沒有年終獎金、沒有退休金、沒有加薪升職期待,無論如何,小黃司機都不算是一份輕鬆愜意的工作。

除了少數嚮往自由的年輕工作者,計程車駕駛業吸納了無數職場的退離者;這份門檻較低的個人創業工作,幾乎像一張非正式的社會安全網,承接住無處可去的中年勞動人力、企業人資眼中的非規格品,餵養了許多還有學齡子女的衛星城市家庭。

這是我對Uber卻步的私人原因,若按照該公司的宣傳話術,Uber司機是白領下班兼差、賺取外快的絕佳差事。相對而言,我看到的是一張張方向盤後方的沈默臉孔,因長期作息不正常、飲食不正常、睡眠不正常而導致的風霜老態,日復一日長時間坐姿讓他們的肩膀、後腰、臂膀開始酸痛。

然而,一放開油門、離開方向盤,他們就失去賴以謀生的穩定機會,而這些工作機會,可能因一個不停發出提示音的手機程式,而逐漸萎縮。

當然,這只是我的自作多情,與他人無關。但我的願望是,最終,科技可以扶持弱者,而不僅僅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然後拍手稱慶,迎來一個數位創新的美麗新世界。

衷心期待,不管有沒有Uber,我們會有一個更好、更科技、更符合人性的運轉手時代。(懶人時報

沒有農地就沒有農業,沒有農業就不是一個國家(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給新任農委會主委的信。轉自吳佳玲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只可惜錯誤的政策依舊,2000年修訂農業發展條例,開放不具農民資格的人也可買農地,這不是什麼大問題,但有問題的是政府毫無管理跟限制,使得無數的良田成為了農舍,這個錯誤的修法猶如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都市炒房的熱錢湧入鄉間,純樸的農村何以抵擋?

台灣政府並沒有妥善照顧農村,沒有健全的產銷體制,沒有完善的社會福利,沒有妥善的退休制度,留在農村的人大多都是抱著不得不的心態活著。試問,當你有一塊市值近千萬的土地時,你會怎麼做?人心難免浮動,當你的孩子跟你說:「爸媽,我欠用錢,我想要賣地」,你會怎麼做?甚至我聽過有農家子弟被設局,欠下鉅額賭債或被拐騙吸毒,農家的父母親含淚將祖先傳下來的田賣掉,因農地價格一夜飆漲而發生的悲劇,正在農村上演著,農民並沒有因為農地而富有,農村反而不斷上演無數悲歡離合,失去田地的農民,又怎麼向他們的祖先交代呢?

(中略)農業發展條例修訂後大開後門,讓許多妖魔鬼怪進入鄉村,政府怎麼也要將農地一塊塊守護下來,所以我在此沉痛呼籲,農業從業人口一進一出的過程,政府必須做好輔導的工作,讓想離農可以心無罣礙地離農,想從農的人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除此之外,農地務必維持農用,農地一旦毀棄,一旦水泥化,要再回復耕作,幾乎是不可能;再者沒有農地,就不用談甚麼農業,農地是農業的根本。(懶人時報

美國永遠當老大,誰來當老二?歐洲各國瘋拍影片向川普告白,笑翻網路(風傳媒)

(天下大亂,形勢一片大好笑。轉自Kuohsun Shih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美國總統川普從競選到上任以來,一直都強調「美國優先」的施政目標,既然川普要重振美國當老大哥的風範,其他國家自然只能退而求其次,而在荷蘭電視台「VPRO」播出「美國優先,荷蘭第二」諷刺影片後,歐洲各國掀起搶著「當第二」的風潮,比利時、丹麥、德國、葡萄牙和瑞士也紛紛推出影片,而這些影片的基本特色是具備川普腔調的旁白,使用川普常說的英文用語,並用詼諧口吻諷刺川普的爭議言論。

(中略)德國電視二台(ZDF)深夜脫口秀節目《Neo Magazin Royale》不落人後,同樣播出爭取「排行第二」的影片,主持人博美爾曼(Jan Böhmermann)直言:「德國想當第二,我們偉大,我們強壯,而且誰想排名第三啊!」而德國的諷刺影片開頭先用荷蘭國家代表色橘色來大酸川普,他因為膚色而被嘲諷為「橘色怪獸」。

德國開玩笑的程度也很大膽,諷刺納粹德國領導人希特勒(Adolf Hitler)「讓德國再度偉大」,並強調川普心腹、白宮策略長巴農(Steve Bannon)崇拜希特勒,同時指出德國發動二次大戰,暗諷川普領導的美國很可能讓世界再度捲入戰火之中。(懶人時報

凌虐、性侵、殺害孩童⋯⋯聯合國報告書揭露緬甸對羅興亞人暴行(風傳媒)

(轉自陳睿哲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焚燒活人」、「性侵11歲女童」、「大刀割嬰兒喉嚨」這些酷刑出現在聯合國人權事務於3日發表的報告中,揭露緬甸的安全部隊嘴上說保護,實則對羅興亞人進行「不可想像」的暴力行為,迫使過去否認到底的緬甸政府承諾將展開調查,緬甸政府發言人表示:「由副總統主導的調查委員會將著手進行,如有任何顯示暴力行為的證據,我們絕對會做出行動。」

當然最諷刺的是,緬甸現任領導人是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對於羅興亞人(Rohingya)問題,翁山蘇姬向來堅持緬甸主要民族「緬族」的傳統立場:外界所謂的「羅興亞人」都是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本來就不應該待在緬甸。事實上,許多羅興亞人在緬甸已經居留了數百年。(懶人時報

林聰賢接掌農委會主委,台灣農地到底有沒有救?(上下游)

(曾被林聰賢撤換的前農業處長楊文全 ,發文寫他的親身觀察。轉自戴秀雄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何謂問林聰賢太沈重?這要從台灣決定政府政策的政治體制來談。台灣社會經由選票決定由誰主掌政府,已經有幾十年以上的經驗了,最關鍵的總統選舉,也有廿年了。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我們的政治體制正慢慢地脫離由上而下的威權性格,同時,由下而上的公民社會力量也快速地在民間釋放,在這樣的政治權力結構中,政府政策的決策與施行,是民選首長在各種社會力量之間維持某種程度平衡的結果。

(中略)在宜蘭推動農地農用政策的過程中,農委會已經依據宜蘭的推動經驗,修改了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將原來只規定興建農舍剩下來的十分之九農地必須為完整區塊的法條,加註了規定農舍不得蓋在田中央。宜蘭就是因為徹底地執行了這條法令,農地的房地產市場才息火的。因此,你也可以說這批政務官的階段性任務已經達成,法令已經修正,接下來就是各地方政府是否能落實執法的問題。

從前述的宜蘭經驗來看,台灣農地是有救的,只要公民社會持續強力監督政府認真執法,農地不當興建農舍的問題應該就會減緩下來。今天台灣社會往前正向推進的方程式,就是由公民社會倡議形成社會共識,民選首長被驅動下決策跟進,政務官銜命往前衝,訂定新的法令,引發社會既得利益者的集體反撲,政務官下台化解負向政治壓力,民選首長的權力基礎回穩,但社會體制已因此往前走一步。(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