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曾俊華政綱力駁「小政府、不作為」指控 中央官員南下的暗示

重點:曾俊華政綱力駁「小政府、不作為」指控 中央官員南下的暗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俊華政綱發布會全港觸目,對目前特首選舉形勢有何最新影響與意義?作者就此以不同層面的剖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人們容易忽略的管治方針,是建制派內部長期的「暗箭」所在

今早曾俊華率先在網上發布政綱,這份政綱比預期更面面俱圓,回應主旨「凝聚人心,主動賦能」。幾乎無所不包地向各派陣營提出承諾,也比想像中具體,連長年似乎多在學術圈子討論的「負入息稅」(negative income tax)也出現在政綱之內;概要如下表:

迎合中間派 / 民主派 / 基層

迎合中央 / 建制派 / 部分商界 / 官僚體系

政治

下屆任內重啟政改,早日實現「雙普選」

按程序盡力推行第23條,展開諮詢和充分保障公民權利和自由

《防止賄賂條例》 適用於行政長官

重組政府總部架構、重設教育署署長

經濟

環保智慧城市

香港作為人民幣離岸中心 、落實「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國際仲裁中心及專業服務中心

「共享經濟」

中小企研發雲端方案

社會

探討引入負入息稅制度 ( negative income tax ) 的可能性,獲得政府補助

累進式利得稅制度減輕中小微企負擔、鼓勵初創企業

加建公屋、新優惠居屋方案、檢討丁屋制度

輸入外勞、為小業主提供大廈維修保養、支援

環保

改善路邊空氣質素 、檢討保育政策、將「捕捉、絕育、放回 Trap-Neuter-Return ( TNR ) 」計劃在全港十八區推行。

推廣電動車

教育

研究大專生助學金及貸款申請門檻降低、還款額與畢業後的收入掛鈎、檢討行政長官應否繼續出任大專院校校監的安排。 


加強 STEM 教育及引入程式編寫課程、加強中國及香港歷史教育

面對人人皆知「實際上」是曾俊華與林鄭的特首選戰,許多人忘記了建制派圈內如何看待「攻守」,並不是我們認為建制派的價值觀,而是林鄭作為前政務司司長,曾俊華作為前財政司司長,有部分的「戲碼」要上演給政府官僚和中央看,其中一項重要因素,就是「大市場、小政府」的治港方針的辯論,而許多一貫支持民主陣營的人,完全忽略它。

曾俊華政綱謀消解「大市場、小政府、不作為」的爭議

可是,如果要弄清真實面貌,林鄭早前借「休養生息」類比「不做事、沒有作為」,實情,同時是說給習核心聽的話。早在港英時代,已有政府內部討論,涉及如何看待英國治港的「自由放任」政策,是否化成一套借繁榮經濟、卻荒廢行政的「類倫理」(quasi-ethnical)信條,直至90年代才初步嘗試調整為對市場小程度干涉,效果不大。而對梁營乃至林鄭來說,這種回歸前後治港方針的利弊,成為中央判斷香港無法解決深層次問題的一種「想法」,至少有所討論。這也是在林鄭未宣布參選之前,葉劉淑儀和李慧琼也批評過「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因,批評對象自然指向曾俊華。

曾俊華下午在政綱發布會的重要主旨之一,正是駁斥「大市場、小政府、不作為」等指控,他在開場白便繞過這爭議,強調「大小政府、有為無為」並不是重點,而是「How」——如何具體解決問題才是關鍵。有意指空談哲學無意義,隨即提出政綱之內有實在改變政府架構的新布局,要有新方法解決香港長期的問題,宣稱要做到「廉潔奉公、權責分明、有規有矩」,才可以使政策有認受性,使香港人重新信任政府。這種主張也是整個政綱的主軸,細心留意,在曾俊華答問部分,任何質疑他的尖銳提問,他便重提又重提「在香港人對政府的信任」,暗批解決梁振英撕裂社會,就是解決問題的前設。

回應一切尖銳問題,全以「用人唯才、實幹解難、重建互信」為核心

不同記者提問佔六至七成也針對「政改、23條立法」。曾俊華回答記者再三的相關提問,也是眾多回應之中比較含糊的,主要指政改、23條立法大可同時進行,強調程序透明、廣泛諮詢、凝聚共識,二事若進展快,則一併準確提供予中央考慮;若二事進展慢,則在2020年新一屆立法會之前,繼續做一些前期工作。後來補充指,「831框架」內容同樣在諮詢及爭取共識的範圍之內,被追問之下回應無意繞過「831框架」。

回答問題期間,曾俊華比上次宣布參選,更鮮明批評上屆梁振英政府,一再或明或暗表示,許多政策之前看來不可行、不成功,主要因為政治氣氛差、社會撕裂,一旦由他擔任特首,無論委任官員的才能、實幹、程序、態度、透明度也截然不同,認為只要促成重新互信,加上任用懂得做事的人才,一切重要政策均可推行。

甚至回應《香港01》記者問及林鄭未有政綱已「穩袋」一些選委支持,曾俊華指林鄭連政綱也沒有,已率先得到若干選委票數,說情況「十分奇怪」,固然是再次質疑對手「不守規矩」。

新形勢:不談政治思想,中央若支持林鄭舉步維艱 孫春蘭南下有暗示

至於整體選情。曾俊華數日前押上習近平的名字,在之前與習近平握手是他參選因素之一,即使此說不列作「習核心欲點曾俊華」,至此,已瓦解一切關於他不獲中央信任的謠言,而林鄭被欽點之說,便極成疑問甚至不值一提。其次,曾俊華公關大勝,不但民望持續領先,他眾籌的一場「show」當然不是討好民主派人士(明知會有批評),而是變相以捐錢戶口來評估支持度,這一著再次擊中林鄭團隊形象不討好的弱點,「圍攻」林鄭不敢做的事。

在這一系列前提之下,暫不談主觀政治思想,若以計算的角度出發,在暗票之下,中央要全力穩住建制派、商界選委以>600票令林鄭當選,目前難度遠大於曾俊華,又假設勉強做到,林鄭依然無法緩和管治氣氛,得票亦不一定比梁振英上屆689票多。可見,分割曾俊華與林鄭二人的形勢來看,中央支持林鄭顯得困難重重,成本高效益小;而支持曾俊華則輕鬆得多,除了成本低效益大。加上,次一級的顧慮,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之後,令全球貿易及貨幣市場衍生不少疑慮,以曾俊華與劉鶴的關係,出現危機時,財金方面與中央如何協調,曾俊華「可用」的功能亦遠多於林鄭。

依此來看,在提名期完結之前,孫春蘭、張德江到深圳與建制派及港商會面(相信孫現已成為「親習派」,此行同時監督張),不必完全下達任何「欽點」誰人做特首的訊息,如果在目前傳訊「確保」曾俊華取得足夠提名票入閘競選,足以七、八成掌握下屆誰較大機會當選特首,而又未至於門面上破壞「公平競爭」之說;否則,若張有任何「欽點」其中一人的言論,派系鬥爭的玄想便依然存在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