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拍以後不想再看到的東西︰荒木經惟的攝影美學

不拍以後不想再看到的東西︰荒木經惟的攝影美學
Photo Credit: Héctor García, CC BY-NC-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荒木經惟得到的評價大多是沒有構圖、風格怪異、賣弄情色,甚至因為拍攝情色照片進出牢獄。然而在他的相片中有不少美學是其他人很少留意的。

文︰文特森

近來突然從網上得知一齣多年前的日木電影——《東京日和》,也許你未知聽過這齣電影,但是當中的故事你一定聽過,一個攝影師和他妻子之間的點滴,他就是荒木經惟。

荒木經惟,日本當代攝影師和藝術家,1940年出世於日本東京都台東區。他能成為日本以至國際其中一個最享負盛名的攝影師,原因有很多︰他被譽為一位超多產的攝影師,直至現在已經出版逾350本跟攝影相關的書籍,除此之外,更受關注的是攝影題材,他主要拍攝的題材都是圍繞著東京、色情、性愛、死亡及他的妻子——荒木陽子。荒木經惟得到的評價大多是沒有構圖、風格怪異、賣弄情色,甚至因為拍攝情色照片進出牢獄。然而在他的相片中有不少美學是其他人很少留意的。

紀實攝影

對於荒木經惟來說,紀實攝影就是要捕捉人類的本質,他在書中多次談到自己對於紀實攝影的看法︰用直接坦率的心態、自然的按下快門、反映真實之物。現時我們反觀他的照片時候,不難發現他對於紀實攝影的跟隨,例如捕捉東京城市不同面貌,甚至他在〈日本人的臉〉一系列中,如實拍出被攝者當下與他相處的表情,這個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形成的肖像,令到照片更加接近所謂的「寫真」。我們可以看到荒木經惟對於紀實攝影的理解和堅持,繼而形成他的攝影風格︰發掘人的真實與本質。紀實攝影的風格可以說是荒木經惟一直以來所堅持的風格。

很多人在面對荒木經惟的相片時,會覺得抓不到重點。這是因為他攝影的構圖極為隨性,亦是他受爭議的其中一個地方。他的構圖美學是「不拍以後不想再看到的東西,以及自己討厭的或者是對方不喜歡的東西」,在《寫真的話》中,荒木經惟說道︰「老爸過世時,我把他的浴衣袖子捲起來,將雙手的刺青圖案一並拍下來,我想要展現的是他身為男性,身為人夫,身為我老爸的模樣,保存他最開心的模樣。」於是他在父親死後拍的一張照片中,直接裁走了父親的臉,因為不想看到父親的病容,又如在母親死後,他在母親棺木來回踱步,為了是尋找最美的角度。

在荒木經惟的眼中,構圖在很多時候都是不必要的,因為攝影最重要的是真實及自然。對於構圖的隨性,逐漸的成為了荒木經惟其中一種攝影風格。

私寫真

很多留意荒木經惟的人都知道他十分鍾情於黑白攝影,大多數的作品都是黑白的,他也曾解釋過為什麼經常拍黑白照。在他眼中一張照片的顏色應該由讀者眼中呈現,「可能在某位讀者眼中,這張照片都是亮橘色的,又或許誰覺得那張照片是藍色、那一張又是紅的。」甚至心情變化,天氣好壞都會影響人對相片的觀感。黑白攝影成為了荒木經惟其中一個攝影風格,一個跟書法或水墨畫相似的創作意念。

荒木經惟的攝影風格怪誕,但又滲透出淡淡哲學味道,他往往對於攝影有獨當一面的見解。

在20世紀初,日本興起一種特有的文學體裁——私小說,它有別於傳統的小說,其特點是取材自作者的自身體驗,採用一種自我揭露的方法。荒木經惟曾說︰「千萬不要將攝影與人生分開,對我來說,攝影就是人生,攝影就是生活。」,他創出「私寫真」一詞,即私人紀實攝影。在「私即是我」之下,荒木經惟將人們日常生活及原始慾望透過視覺方式表現出來,因此他將「私寫真」透過狂放、隨性的態度發揮得淋漓盡致,更形成了他獨有的風格。

所以,在荒木經惟的作品入面,女性的裸體最為常見。那些赤裸裸的身體毫無避諱的以最原始的形式展現出來,人們把他的攝影作品看起是色情的事物,但正是他用自己的相機把女性本能的原始欲望捕捉下来,將大家内心極度渴望而又不敢面對的真實展現出來。這種對於原生慾望的宣泄和釋放,令人面紅耳赤的影像正帶領著觀看者,使得人們内心的慾望得到釋放。

物哀

另外,荒木經惟的攝影作品體現了「物哀」美學觀念。所謂「物哀」,指的是由外物而引發人内心的一種哀傷、悲嘆的情感體驗,而荒木經惟拍攝的兩個主要題材就是城市和女性,觀乎他的攝影作品,除了街道、建築物、途人等實物的感受外,在畫面上有種憂鬱、冷漠的氣氛,他捕捉的是一個看似平常卻充滿生命力的東京城市,一些我們日常生活中經常接觸但是沒什麼感情的事物,都成為他拍攝的目標,表達了對快速變遷的城市的思考和對舊的事物的挽留。而他鏡頭下的女性形象是情色的,但是情色只是表面,被束縛的女體、身着和服的女子、裸露的性器官所表現的是另一種悲傷、暴力,甚至生與死的交織。

荒木經惟曾言只想拍攝生命,於是拍攝孕育生育的女體。荒木經惟的自身經歷,或多或少令到他的攝影題材圈繞生與死及女性,甚至對失去妻子的悲傷滲入相片中。

最後,荒木經惟亦體現色情餘韻的美學。荒木經惟因著情色照片招人非議,被掛上「色情攝影師」的標籤,但是荒木經惟在一次訪問之中提到︰「男人永遠贏不到女人,因為我們都在子宮誕生。」我們可以看出他對於女性的尊敬,而他在攝影中表現的應說是情色,他在作品中營造出的情色意味不只是色情與意淫,他展示了人的原始慾望和在現代社會中的存在。荒木經惟的情色意味來源於日本色情文學和繪畫藝術的影響,正如在浮世繪當中不乏情色意味,如以年輕女性女子為題材和以性愛場面為題材的美人畫及春畫,帶有濃厚的「色情餘韻」。

看畢《東京日和》,好像把荒木經惟和妻子陽子的一生都看了一遍,甚至特地搜尋了一大堆他的作品出來,荒謬中帶情色,徘迴生與死之間的味道,正正就是荒木經惟的攝影美學。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此

相關文章︰比起鏡頭前被綁的希子,你更該了解鏡頭後的荒木經惟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