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段學子的心聲:高中早自習存廢應交由各校決定

中段學子的心聲:高中早自習存廢應交由各校決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人幫大量中後段學生伸張權益,會導致教育政策被少數中上階層家長們牽著走,最終,教育政策不再為每個人服務,而是為少數量身訂做。

文:徐祥媚(新北市海山高中學生)

理念的存在意義不是自我實現,而是為人服務,它得配合人調整。調整的方向是:由只看顧少數到含納多數人,由多數人受惠進一步達到看顧每個人的目標。

統整現下各方論述,主張廢除早自習者提出兩個論點:睡眠時間不足,此其一;不應以硬性早自習制度剝奪學子學習自我管理的機會,此其二。細究二者,會發現:第一點是個不夠精當的立論,有治標不治本之嫌,應當由學生晚睡的根本原因——作業繁重、課後補習著手;第二點的論述成立,但涉及層面頗廣,以此為理由反對早自習者,通常也會同樣反對「以他律替代自律」的班級制以及導師制。若以第二點為廢除早自習的主張,則其他制度應當一併檢討。

主張維持早自習者亦提出兩個論點:配套措施不足,如晨考改到其他時段進行之可行性,此其一;學子的自律能力不足,不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此其二。深究二者,會發現:二者均反映了直觀上站得住腳的教育觀點,但猶有可以商榷的餘地。極少改革是一切配套措施均到位了才順水推舟,多半是倡議獲得眾人認可後,其他制度漸進修改,因此,「配套措施不足」雖然是每一項改革的反對者皆會使用的盾牌,卻不應當視為民粹論點,當「配套措施不足」一語用於教育之時,它表示:孩子不應成為實驗品,現有的制度或許不是最好,但創新將使學子暴露於未知之下。

至於第二項主張「學子的自律能力不足」,不認為學子得以自我負責,與前述「反對以他律代替自律」故應廢除早自習之主張相對。此現象頗為有趣:同樣是評價我國之高中生,何以會有判若雲泥的論述?我認為,其關鍵在於:我國高中生學業能力與文化習性差距極大,自律能力頗佳者匯聚於前段學校,猶待他律者亦不少。教育部的課題在於:如何兼顧二者所需?

據觀察,在網路上為免除早自習聲嘶力竭的吶喊著的學子多就讀於前幾志願。我相當不願意稱前幾志願的學子為「具備學術性向」者,因為進入前幾志願的門檻不過是善於解題,較無爭議的是:作為前幾志願的學生,他們於國中時頗適應課業學習並表現良好,知道如何運用線上學習資源,且其家庭背景多為中上階層,於子女的教育有詳密的規劃與嚴謹的要求。雖然中後段高中生較前幾志願學生多上幾倍,但切莫期待大量中後段高中生為自己發聲,中後段學生較少接受組織自身想法並尋覓管道發表的訓練,間或有之,社會亦甚少給予關注以及深切的文化同理——這亦是社會需要檢討之處。

孤證不立,另有其他論據可以顯示,現下意見尚未注重中後段學生或勞工階層家長的聲音:新北市的部分國小家長曾於2011年和2012年提議延後上課時間,經教育局調查,中永和的家長表示支持,北海岸、山區等偏遠、次偏與特偏學校之家長不是依據其子女的利益表態支持或反對,而是「較不在意」。該區家長並不是不在意孩子,只是沒有足夠的背景知識判斷何者對其子女有益。沒有人幫大量中後段學生伸張權益,會導致教育政策被少數中上階層家長們牽著走,最終,教育政策不再為每個人服務,而是為少數量身訂做。

容我重申:教育不是為少數人服務,也不是為多數人服務,而是為每個人服務。我期盼教育部可以把早自習相關規定交由各學校自主決定,因為高中教育已初步分流,學子同質性頗高,故照顧到每一所高中的需求幾乎等同於滿足每個學子的需求——即使有發展步調和同儕有差異的少數,若早自習制度訂定的權力在學校手上,校方可以因應之而有個別化的處理。

如此一來:前幾志願學生得以積極向校方爭取,並由向校方證明自律勝於他律的過程中培養溝通能力;中後段高中亦可以按所招收之學子的特性謹慎決定。按照此提案,得先回答一個難纏的問題:若有一所高中的學子毫無學習意願,校方應當維持早自習以確保學子每一日皆投入一定心力於課業,抑或尊重學子低落的自我要求,取消早自習,任其各自努力?

我認為:倘使高中生不能證明其自我控制之能力,則應交付學校之他律。萬萬不得因學子無心於追求學科能力之卓越而放棄教育責任,因為學子對於大環境與自身能力皆尚未有完全之認識,貿然要求學子自我調控、自我安排並自我負責,事實上是師長的卸責。像是一場教育實驗,參與實驗的中後段學生因其智識與人生經驗的侷限。而未能預知實驗結果,而實驗的執行者竟是學生自己!是自主決定放棄早自習的自己!

必有人認為:若不讓學子自行選擇是否參與早自習,則學子無以從小地方累積自我管理的實際經驗;的確,給予學習自我管理的機會是相當好的理念,於實務上卻因為學生生涯的不可逆性而不太可行。我們並不知道:對課業學習持負面觀感的學子,是否有能力做出自己不會後悔的選擇?

前段高中的學子之所以為前段高中的學子,多是按照家長完善的規劃自小努力,今日前段高中生之所以能夠大聲疾呼廢除早自習,不正是因為他們已度過由他律到自律的階段?自律,需要從他律開始。中後段學生之所以為中後段學生,其學科能力未能臻至卓越是不能為之辯護的事實。

深究其學科能力之所以未能達到精熟的原因,可發現最為常見的是:其家庭所給予的文化資本(cultural capital)較少,致使求學階段所受到的挫折較多而養成習得性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至終喪失學習動機。因中後段學子對學習的印象泰半不好,若給予學子主權自行決定是否參與早自習,則答案無需猜測已昭然若揭。問題在於:在學子對自己、對社會皆未有足夠的認知之時,該如何做出對自己真正有利的判斷?

各高中學子位處的心性能力發展階段有異,而高中的職責在於帶領學子由其現有之心性穩定度向前邁進,以期學子於畢業時得以有完備的身心駕馭技術:全然的專注、恆久的堅毅、合理的自我督責與迅速的心態調整。盼教育部下放決定是否維持早自習的權利給各校,使各校按其學生的性質選擇最適當的方案,更盼望聽見更多以中後段學子為考量出發點的聲音。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