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檔期這一仗:觀眾愛的是賀歲片還是類型片?

賀歲檔期這一仗:觀眾愛的是賀歲片還是類型片?
Photo Credit:華納兄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類型電影的發展歷程,始自台語片,類型電影需要健康的電影工業產業鏈作為強力的後盾,若只是一昧學習好萊塢,一但資金與技術跟不上,模仿了一招半式,票房失利也毫不意外。

2017年是雞年,大鳴大放是吉祥話,但對於今年三部本土的賀歲檔期上映的台灣電影來說,雖然都還未下片,但票房卻遭遇到近三年來最大的困境。話說三部本土賀歲電影的票房加起來還不如一部《惡靈古堡最終章》,是台灣的賀歲片拍不出新意?還是好萊塢《海洋奇緣》、《惡靈古堡最終章》或《限制級戰警3》更賀歲?。

要回答上面的問題,首先要定義一下什麼是賀歲片?若如香港作家陳志華所言,賀歲片來自舊農村社會的神功戲,或是香港粵語片時代於農曆過年上映的影片,取個吉利的名字,譬如1958年(狗年)《喜滿人間福滿堂》、1960年(鼠年)《紅梅白雪賀新春》、1962年(虎年)《春花長好月長圓》。80年代後,香港和台灣紛紛進入了電影新浪潮的運動期,但1981年卻也同時誕生了所謂的「現代港產賀歲片」,也就是由許冠文執導,許氏三兄弟(許冠文、許冠英、許冠傑)擔綱演出的《摩登保鑣》,以一千七百萬港幣票房收入為當年之冠。

許氏兄弟的喜劇,與傳統5、60年代的粵語片喜劇的滑稽胡鬧不同,常透過自我嘲弄進行社會諷刺,譬如許冠文大多飾演自作聰明、死扮老大的管理階層,反映70年代經濟起飛的香港小人物浮世繪。同年的台灣賀歲檔,則推出由侯孝賢指導的《就是溜溜的她》,由鍾鎮濤和鳳飛飛擔綱演出,台北破了千萬的票房成績。此片是侯孝賢與編劇陳坤厚合作的城市喜劇,簡化了戲劇化的花俏鏡頭,著重演員自然化的表演。

《摩登保鑣》與《就是溜溜的她》更有個有趣的巧合,兩部影片都有朗朗上口的主題曲,許冠傑因此製作了一張與電影同名的專輯,而由鳳飛飛演唱的主題曲〈就是溜溜的她〉,則意外促成了齊秦第一張專輯《又見溜溜的她》。

音樂片的類型加上喜劇元素,加上當紅明星擔綱主角,極可能就是華語賀歲電影的一種混搭類型,跨入90年代,包括成龍、周潤發、周星馳等將「武打」、「浪漫」、「賭博」、「槍戰」融入喜劇,添入賀歲電影中,於是,香港電影自行發展出本土通俗類型電影,加上明星與歌手的產業一方面保有香港本地粵語歌壇的傳統,二來將日本流行文化適時改造再輸出,依然可以在東亞流行文化上撐起一片天。

回顧上世紀香港或台灣賀歲電影的榮光,顯示出「賀歲片」並無法自成類型,反而是具賣座潛力的賀歲片即是製作到位的類型片。從好萊塢的觀點來看,類型片不僅僅是敘事與形式,還包含了行銷策略,以及最重要的流行文化產業,換句話說,過去的香港流行文化工業以及電影產業,提供了類型片最重要的生產條件。回過頭來看台灣今年2017年的本土賀歲檔電影,票房不若往年風光,大伙兒一面擔憂台片的技術與編劇不足,也擔憂國片市場只寄望豬哥亮一人撐場,為「後海角時代」(2008以降)的台片復興之路染上一層厚厚的陰影。

大釣哥劇照
Photo Credit:華聯國際
豬哥亮過去是台北以外國片的票房保證,自他復出之後所主演的電影作品都有亮眼的成績。今年的賀歲片市場成績難以複製過去的票房水準,也讓各界憂心一直依賴豬哥亮這塊招牌是否失效。

只不過,今年賀歲片除了明星,也能看見編導用心經營類型片的企圖。除了號稱豬哥亮息影之作的《大釣哥》外,無論是魏德聖的音樂喜劇片《52赫茲我愛你》或是陳玉勳的古裝喜劇《健忘村》,都設定了一個類型格局,以喜劇為中心,再依故事的背景,融入相關的流行元素。

在狂掃全台五億票房的《海角七號》上映十年之後,魏導《52赫茲我愛你》更精準的完成音樂類型片,網羅四個台灣獨立樂團主唱,起用素人演員演出音樂電影,這和當年《海角七號》找來范逸臣、小應、民雄、馬念先的選角策略幾乎相同,但《52赫茲我愛你》比《海角七號》更有類型企圖,抽離歷史背景與社會脈絡,甚至還回到《海角七號》所鄙棄的台北,專為電影製作的歌曲不僅表述角色情感,也擔負推動劇情的功能;在城市空間搭建敘事舞台,結合浪漫愛情與情人節主題,不是背叛草根性的文化認同,而是向音樂電影類型片靠攏,更邀請《海角七號》主要演員們全數回歸,一方面標示「魏德聖」血緣關係、二來希望再擄獲樂迷、影迷、乃至於對音樂電影有所認同的觀眾。

《健忘村》是陳玉勳繼《熱帶魚》(1994)、《愛情來了》(1997)、《總鋪師》(2013)的第四部電影長片,卻是首次挑戰賀歲檔期。黑色喜劇一直是陳玉勳的招牌類型,《健忘村》的故事原型來自於2011年五分鐘短片《海馬洗頭》,這個以操作記憶為其主軸的黑色幽默故事,概念可見於2015年李中執導的《青田街一號》,今年則化為清末明初的古裝喜劇,政治寓言呼之欲出。

賀歲片三主力海報-01
2017年春節賀歲檔期的三部國片,都沒能在票房上複製後-新電影以來的動則破億的驚人成績。至2月第一週為止,台北票房成績分別為:《健忘村》1,165萬、《大釣哥》1,094萬、《52赫茲我愛你》984萬。

然而,我們可以看到以概念先行的喜劇編導過程中,角色的塑造或是劇本語言上的遊戲展現了幽默的基調,但尤其「操控記憶」的政治隱喻性,在淡化的歷史空間中較難找讓觀眾認同的著力點,《健忘村》雖然不如《總鋪師》來得直接淺白且訴諸視覺感,票房上或許失利,但《健忘村》其實是一個很精妙反諷了「極權政治」的全球歷史氛圍,媲美當年周星馳擔綱演出的《九品芝麻官》(1994)或姜文的《讓子彈飛》(2010),或可視為台灣製造的東亞政治諷刺喜劇(satire)的另類版本。

台灣類型電影的發展歷程,始自台語片,類型電影需要健康的電影工業產業鏈作為強力的後盾,若只是一昧學習好萊塢,一但資金與技術跟不上,模仿了一招半式,票房失利也毫不意外。距離台灣僅僅一海之隔的香港,其類型電影生產可供參考的成功案例不在少數,台港過去不僅是技術上的交流,明星體系也幾乎是無縫接軌,雙方未來若在類型電影的劇本開發與特效技術上能加強整合,跨國琢磨出東亞專屬的類型影像將指日可待!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