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們,站起來!日相安倍疾呼女性回到職場救經濟

女人們,站起來!日相安倍疾呼女性回到職場救經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庶務二課》中盛氣凌人的女主角們、《半澤直樹》裡陪著男主角復仇成功的妻子小花、或是工作能力超強的《派遣女王》大前春子……這幾位相當受歡迎的人物儘管在不同的故事背景中活躍,卻共同指出了相同的現象──日本女性難擠身職場要角。

#1

日劇中的女主角們,不管是溫柔守候的妻子,還是在短期派遣工作上大展身手的職員,在她們精湛的演技中,外界有機會看到日本女性豐富多變的面貌。

但這些角色卻隱隱指出了以父權為上的日本背後,女性正處在受壓抑、且有志難伸的窘境。日本女性在大學畢業後的道路並不會更寬廣,反倒是越來越狹窄,她們要不擔任低薪工作、或是選擇打零工,有的則是在職場流連幾年後,就結婚走入家庭生活。

#2 女人,站起來!

《時代雜誌》9月底時談到了日相安倍晉三突破傳統的發言,當時安倍在8月出席紐約證券交易所的活動上時,就大聲疾呼日本女性「站起來!」,呼籲家庭主婦們回到職場來豐厚日本的人力資源,並藉此提振日本疲軟的經濟。

安倍晉三當時就說「如果這些女性能站起來(回到職場),我相信日本的經濟會有更強勁的成長。」他並承諾會增建相關的照護措施,照顧40萬名小孩,讓職業婦女能安心工作。

在2010年金融集團高盛(Goldman Sachs)的調查中就提到,如果日本可以好好運用優異的女性人力,可以幫助日本經濟成長15%。

#3 聰明沒有用

其實,日本女性在科學知識上的得分比男性還高,更有近半(48%)的女性擁有大學學歷,但實際投入職場的女性只有67%,其中大多都是從事低薪零工、或是擔任成天端茶擦桌等庶務工作的OL角色,真正可以擔綱決策角色的日本女性僅占了7%。

或許一般人會認為,那是因為日本女性就如日劇中所演,她們習於在結婚生子後離開職場、走入家庭,但真實情況卻與我們所想不同,根據技能創新中心(Center for Talent Innovation)的調查數據,有大學學歷的日本女性(74%)比歐美女性( 31%)更容易自願放棄工作,但讓她們放棄繼續工作的原因不是家庭因素,而是職場受挫。

#4 回到職場也沒前景

事實上,有63%的女性是因為工作不符期待退出職場,更有49%的女性表示覺得工作遇到瓶頸,頻頻「卡關」無法繼續發展的情況下只得放棄工作。

儘管暫別職場的日本女性中,就有77%的女性表示樂意再回到職場上,但真正成功「回鍋」的女性只有30%,更糟的是,就算回到了工作中,她們往往要面對的是薪資砍半、職責減少、或是升遷無望的職涯。

日本的央行「日本銀行」第一位分行經理清水季子(Tokiko Shimizu)就表示「我懷疑企業經理人會平等地對待不同性別的下屬,……如果一位女性的能力被質疑,那她接下來就會被說不適合擔任經理職務」。

原文報導:“What’s Holding Japanese Women Back

#5

安倍晉三對日本的主婦們喊話確實顛覆了日本過去給外界「父權社會」的印象,《時代雜誌》的記者碧曲(Hannah Beech)就從她自身的觀察、加上美日混血的背景,分享她對這整件事情的觀點:

這次到日本的旅途中,我碰上了我過去從沒有過的經驗:一個男的端茶給我。我承認,這狀況當然是可以被諒解的,因為我正處在一個東中國海小島上的軍事基地中,雷達顯示器上當然也不會看到太多帶有兩條X染色體的生物出現。(編註:一般女性有兩條X染色體)

日本女性的邊緣化是如此的普遍,普遍到最後你都會忽略這現象的存在。當你準備去家公司開會的時候,在接待處對你微笑行禮的會是女的,當你走進會議室準備一起開會的人會是男的,一旁端茶送點心的人則是女的。

就算這位隨侍在旁的女子可能有著超強分析能力,還是來自頂尖大學的高材生(日本有一半的大學生都是女生),但是,她卻因為她的性別只能做起卑微的工作。這些普遍的現象都像是被設定好了一樣。所以,當一位男性倒茶給我時,他打破了刻板印象,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的我才顯得有些困惑。

#6

日本戰後的經濟發展迅速,其中有一半的助力就是來自不懂自己其實擁有工作潛力的女性族群,但日本──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在過去20多年來一直想方設法,希望可以找出把陷入泥淖的經濟拉起的方法,日前,他們就脫口承認了長期以來女性就業率不足的現象。

9月26號那天,日本的首相安倍晉三在聯合國的聚會上沉重地表示日本有嚴重的性別鴻溝(gender gap)問題,其實他的發言就是一種「女孩們站起來」(You go girl)的日文版。事實上,營造讓女性可以安心工作環境、增加女性工作機會、讓她們能在日本社會中更活躍已經是無法避免的措施,安倍就說「這是件非常急迫的事情」。

#7

如果日本想要讓自己更有競爭力,那麼他們要做的事情相當多,日本民眾必須要克服他們的偉大的民族心理,讓更多的移民到當地做許多日本人敬謝不敏的工作。日本也必須捨棄長期把工作年資看得比工作技能更重要的職場傳統。

最重要的,日本的公部門或是私人企業都要建立起讓女性有發展前景的職場環境。根據日本官方統計,在2011年時,僅有0.8%的鄉鎮長是女性,2010年時,在所有的私營企業中,也只有6.2%的主管階級由女性擔綱,這讓日本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各國中淪為最後一名。

日本經濟現在是搖搖晃晃的情況,但要是它能像歐美各國一樣的平等雇用女性的話,國民生產毛額GDP約能成長5%。

#8

照片中是南韓當地的抗議團體,她們手中拿著的是二戰時期遭到日軍脅迫的已故慰安婦們的照片

很清楚地,安倍晉三在聯合國會議的發言顯示了鼓勵女性參與振興經濟有多重要,但事實上安倍會有這樣女性主義般地發言也是受到其他的壓力。

首先,因為他激進的「安倍經濟學」措施以及對國家安全的嚴守態度,讓他的支持者多以男性族群為主。對他不滿的人,此時就會拿出他對「慰安婦」猶疑不定的態度來攻擊他。

#9

另一個讓安倍鼓勵女性就業的原因,在於他所屬的自民黨(LDP)過去在教育女性相關事務上沒有太多著墨,其實,安倍在去年底上任後,日本上議院中的女性立法委員數字掉到了8%,這讓日本在有142國組成的國際國會組織(Inter-Parliamentary Union)中,排名只到124名,比中東的巴林或是西非的馬利共和國都還後面。

2006年時,當時首度擔任首相的安倍晉三,他的自民黨曾言要增加女性立法委員比重達30%,但現在看來,這些政見都被忘卻。

#10

雖說日本社會中的性別鴻溝現象依然存在,但日本女性也正開始從逼迫她們「生子就得辭職」的社會壓力中努力脫身,現在就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拒絕走上「安排好的道路」,這現象可以從直直落的出生率看出,預計到2060年時,日本的人口就會少於2010年時30%。

今年上半年時,安倍曾說要增公立托育中心數量,同時增加育嬰假的天數達到3年。但是育嬰假的方案是自由參加,換句話說,這方案永遠不可能實現。

#11

在回到我一開始講到的那位端茶士兵吧,他端茶的方式還有許多待改進的地方,他一時之間找不到該把茶杯放在哪,就只好對我笑一笑後放好茶杯轉身離去。但其實這並不好笑,對許多日本女性、或是一位美日混血的女性──我──來說,這些內化的刻版印象並不好玩。當然我也承認,我喝茶的禮儀也有待改進,這時候我就要怪我美國那一邊的血緣關係囉。

原文報導:"You Mean Women Deserve Careers?’ Patriarchal Japan Has Breakthrough Moment"

本文獲地球圖輯隊授權刊登,原文刊登於此:站出來!日相安倍疾呼女性回到職場日本女性該工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地球圖輯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