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奇緣》劇透不單純:太平洋多元文化精彩解密

《海洋奇緣》劇透不單純:太平洋多元文化精彩解密
迪士尼第56部動畫長片《海洋奇緣》劇照,第14位公主莫娜出身大洋洲。圖片來源:迪士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動畫不只是小孩看的,海洋不只是用來實現夢想,同時需要的是,對話現實拉鋸間的理解、牽動更多討論,「廣袤的海洋並非分隔,而是連結彼此的語言。」學會理事長、中研院民族所副研究員郭佩宜如此呼籲。

本報2017年2月6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林倩如報導

4日,台灣太平洋研究學會舉辦「葩葩芽太平洋 Papaya Pacific」演講系列第一場「南島・迪士尼・公主:從太平洋研究看《海洋奇緣》」,由甫於農曆新年上映的動畫長片《海洋奇緣》(Moana)切入多元視角,分析考古知識、原住民文化智慧財產權等觀點,吸引滿座與席。

動畫不只是小孩看的,海洋不只是用來實現夢想,同時需要的是,對話現實拉鋸間的理解、牽動更多討論,「廣袤的海洋並非分隔,而是連結彼此的語言。」學會理事長、中研院民族所副研究員郭佩宜如此呼籲。

陌生又熟悉,航向太平洋

故事背景發生在南太平洋島嶼,取材於玻里尼西亞文化流傳已久的毛伊(Maui)半神人傳說。來自古老航海家族、16歲少女莫娜及其族人原本安居樂業,但萬物女神的海洋之心被毛伊取走,因此化成岩漿怪物釋放出黑暗力量,漁獲、農收開始失衡,女主角必須去尋找到關鍵人物——掌管海洋和風的半神人毛伊,攜手走上冒險旅程,完成恢復生態系統和諧的使命。

郭佩宜表示,一聽聞此拍片計畫便非常興奮,雖然迪士尼公司2002年在《星際寶貝》(Lilo & Stitch)已嘗試過以夏威夷為背景設定,《海》卻是第一次結合大洋洲島國的神話且角色全部都是大洋洲島民。歷經5年催生期間,製作團隊還跑了三趟實地考察,走訪斐濟、薩摩亞、大溪地、紐西蘭等地。不過,對從事太平洋研究的人來說,她表示,考證文本內容或文化描敘正不正確尤其是重點。

影評多從動畫技術、追求自我不受家庭束縛的女性當代角色、環境保護的隱喻蘊含原住民智慧等三個層面做探討,她同意,由此看來迪士尼的表現可說有所進步;然號稱為不扭曲在地文化而組成的專家顧問團「大洋洲故事信託」(Oceanic Story Trust)是否如實發揮作用?實際上女生能繼承當頭目嗎?拋出關乎文化敏感度的種種提示,提供觀影前/後深度探究的線索。她指出,「即使《海》不乏文化剝削的爭議,比如呈現風景優美、民風純樸這些大洋洲刻板意象。但身為南島研究工作者,仍樂見其出現,幫助觀眾認識一個蠻陌生的地方。」

31912917894_e3b42d5609_b
圖片來源:迪士尼
海,在《海洋奇緣》裡所展現的性質及意義令人驚豔。

史前環境天災,考古佐證移動、角色的合理性

中研院史語所副研究員邱斯嘉報告「海洋奇緣中的考古知識」,她先從Lapita陶器文化未在《海》出現來推論故事應發生在距今2,500年內;另一方面,南島語族的傳播途徑,從台灣一路經北呂宋、巴布亞紐幾內亞、索羅門、萬那杜、斐濟、東加、薩摩亞到庫克群島,移民至東加、薩摩亞區域(2900~2650BP)後,Lapita人定居下來,爾後再擴張至本屬無人島的玻里尼西亞地區(1100~1000BP)。

其間有長達1500年原因不明的停滯,一度放棄航行又為何繼續遷徙?學者推論可能因當初移民人數不足,需待人口數增加才會產生闢尋新土地的外移動力;或可能因大氣環境改變、洋流方向轉變、海水溫度上升造成近海魚類中毒死亡導致人類無法生存,古環境氣候因素、考古遺跡亦呼應《海》的劇情前提。

透過比對,她進一步簡要說明細節設計的合宜性,像莫娜的寵物小豬(Pua)和冒險同伴公雞(Heihei),依考古證據可知被引進大洋洲的亞洲動物共有鼠、狗、豬、雞四種,作為寵物、食物等用途,物種的選擇正確。

而物質文明方面,包括耕作使用工具、農田(泥土牆/石頭牆)、農作物(旱芋/水芋)、田地房舍相對區位、大型儀式性建築形狀與建造方式、木石像雕刻分布位置、屋舍地板鋪石、柱洞大小、石器形狀、樹皮布打棒/製作工序、布上紋飾種類、染色用植物礦物顏料、顏料罐、編織品、火塘、武器材質、村落/船隻保護性設施、岩畫、魚鉤、刺青紋路等等一閃即逝的畫面,艱澀資料視覺化,講來趣味橫生。

32359224740_d40bc9938c_c
(左)毛伊手持魔勾劇照,圖片來源:迪士尼;(右)對照考古出土魚鉤,PHOTO COURTESY OF NA MEA MAKAMAE: HAWAIIAN TREASURES

失蹤的月亮女神,被西方殖民的身體

題名「海洋奇緣錯了嗎?」,中研院民族所博士後林浩立同樣從電影中一般人較難細緻領會的文化涵義提供參照。他表示,對該片的批評主要來自太平洋學者,上映之前,是斐濟小邊架艇獨木舟(camakau)設計、毛伊體態、萬聖節毛伊刺青服裝等爭議;上映之後則是缺席的女神希娜(Hina)、白人故事利用太平洋文化做道具等質疑。

他指出,毛伊體態壯碩特別引起喧然大波。神話裡的毛伊類似中國古代傳說的后羿,身材精實,他把島嶼吊起來,讓人有地方居住;又因為太陽運行快速,他便用繩子捆住太陽,好讓人們得以曬乾樹皮布,是跟太陽緊密聯繫的象徵,並總是與代表月亮的Hina成雙成對出場現身,「莫娜的母親叫Sina好像略有呼應,但仍是女神被邊緣化的情況。還有可可怪,文化脈絡中類似精靈,需要敬畏,卻變成椰子海盜,因此飽受批評。」原始設定上毛伊甚至是光頭,「活像個痴漢,人物形象被扭曲外,且忽略了頭髮乃力量來源之意涵。紐西蘭議員更抨擊,大洋洲島民之所以過胖,根本是外來勢力迫使改變飲食習慣好造成必須依賴西方資源的殖民現象。」

去年迪士尼推出刺青服飾更是令人極度驚嚇之舉,雖遭抗議不久即下架,周邊產品繼續銷售中,「刺青彰顯位階,加上早期民族學家曾蒐集太平洋島民刺青的皮膚,雖強調尊重在地文化,畢竟是商業活動,市場機器一運作起來,擋也擋不住。」林浩立認為此事件凸顯文化敏感度不足,權力結構尚未轉變,後續對太平洋島民真正的幫助為何?亦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