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參選特首之後,唯一可以解決「內鬥」的艱難辦法

長毛參選特首之後,唯一可以解決「內鬥」的艱難辦法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梁國雄(長毛)宣布參選特首計劃,惹來民主派內激烈回應,作者嘗試站在雙方善意的角度,提出可能解決爭議的做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長毛原初欲開放討論,最終陣營內變成謾罵撕裂

梁國雄(長毛)正式宣布參選特首計劃,即惹來各方朋友激烈回應。梁主張透過戴耀廷的電子系統,以取得超過3萬8千個提名成為參選關鍵,否則便放棄;朱凱迪補充今屆沒有民主派代表出選,以至目前參選人盡數支持為第23條立法,以及不足以宣示真普選理念、小圈子選舉之惡(提出計劃的是人民力量、社民連及自決派議員,下簡稱:人社自決派)。

其實早在1月初,筆者在網聚現場親身聽到長毛說考慮參選特首,當時慶幸他態度開放,甚至說可以接受人們不同意或批評他的做法,要多多討論思考。可是,接下來的一個月,愈接近提名特首階段,民主派陣營的輿論經已四分五裂,遠遠沒有長毛起初那種歡迎批評的開放態度。反而,相關支持者(人社自決派)出現譴責「泛民造王,抬曾倒鄭」的說法,繼而辯論「沒有lesser evil,建制曾鄭一樣『衰』」,然後再激辯「即使有lesser evil,難道你放棄真普選、公民提名的理念嗎?」,如此爭論至今未遏。

如是,一個月之內的討論,延續雨傘運動的兩極撕裂,愈辯愈對立,互相「歸邊」,甚至出現「妖魔化」對方的情況。一邊指:你不是想推倒林鄭,根本是支持曾俊華,你們放棄真普選理念了;另一邊指:你參與小圈子選舉不能因此有真普選,多年來人人皆知小圈子不公義,你只是不顧大局令林鄭當選而已。似乎我們沒有從這幾年撕裂的社會汲取教訓。

不如,嘗試站在「善意」的立場先看清問題

如果我們願意冷靜下來,以下說法相信大家應該同意

現在積極參與討論的許多人,不管在民主陣營之內抱持甚麼立場,都共同經歷過雨傘運動,是背負過黃色絲帶、甚或在前線被警棍打過的人,不可能不懂小圈子選舉之惡,更不可能在未實現真普選之前,甘心擁護小圈子選舉。所以,與其訴諸對方動機,斥之意圖不軌,無法證明;倒不如回到討論一種策略,究竟對爭取理想制度、減低傷害等方面,造成甚麼影響,以及,我們討論掌握事實有沒有偏差,無須懷疑對方動機。

就此,我們姑且站在雙方「善意」的立場來看

  1. 站在人社自決派的(善意)立場,他們不欲泛民選委瓦解了日後抗爭的理據,若曾俊華勝出,或變相取得泛民支持的「代表」性,唯有捨身挨罵,在選舉中發聲,守住民主派道德基礎;
  2. 站在泛民選委的(善意)立場,他們不欲林鄭當選,延伸她聲稱的「梁振英路線」,為了阻止日後中聯辦跟林鄭合作,摧毀香港法治、自由等核心價值,唯有策略投予曾俊華,以阻林鄭毀滅式管治。

既然如此,筆者和應長毛原初的開放態度,不負面詮釋他的動機,盡力在「人社自決派」與「泛民主派」的立場中,找出沒矛盾之處,以「最最最最最理想化」角度看待兩邊做法。

唯一能協調解難,往後不互相猜忌的辦法

「假設」,長毛取得足夠民間提名施壓參選,實際上也可以取得泛民選委若干協調,兼容長毛在入閘之後宣揚真普選理念,指出為23條立法的問題。

前提是,雙方要真正做到君子協調,互相兼容對方在特首選舉的做法。一方面,泛民不追究多年前社民連批評梁家傑、何俊仁參選的立場,同意雙方只是用自己方式,「善意」突顯小圈子選舉之不公義,不要求長毛就此致歉;

另一方面,長毛一旦入閘宣示理念,假如最後得票極少,不少泛民選委為「策略投票推倒林鄭」,暗票投予曾俊華,人社自決派亦承認相關選委旨為推倒林鄭,被迫(含淚)投票,不作追究,事後不會以「泛民選委放棄真普選,支持曾俊華施政」等理由,展開新一輪陣營之內的口誅筆伐。

問題是,經過一個月之內輿論的兩極撕裂,一開始以N種理由和觀點批評對方做法,懷疑對方動機,此刻還做到嗎?民主派陣營之內,雙方互不尊重和信任,慎防對方「輸打贏要」:若林鄭勝,則泛民主派追究是人社自決派所造成;若曾俊華勝,則人社自決派追究是泛民選委使真普選幻滅。任何被追究、被狠批的一方,便可能承受政治力量大大削弱的危險。

大家理解「事實」有沒有偏差?

好了,協調難度如此之高,假如上述「最最最最最理想化」並沒有發生,那麼情況會變得如何?不論林鄭抑或曾俊華當選,民主派陣營今後徹底撕裂,互相拾取理由批評對方,不是說泛民選委害死民主運動,就是說人社自決派焦土害死香港。

回到思辨問題的根源,雙方理解的「事實」有偏差,筆者的立場,仍未見有極具說服力的理據,印證沒有「lesser evil」,如果要列出「邪惡比例、犯錯比例」,詳列成表格對照,看不出曾蔭權一屆之惡,相比梁振英一屆之惡「更大」;也看不出曾俊華犯錯,相比林鄭犯錯「更嚴重」。儘管認為各有理據,箇中強弱之分,依然是「有lesser evil」的理據較強(大家腦海中可試回想過去數年,民生無大改變同時,警權、廉署、宣誓、釋法等一系列風暴,事後,我們的香港變得如何)。

「假如」有lesser evil,泛民選委策略投票推倒林鄭,日後還是反對派嗎?

又假如,「就算」事實上「有lesser evil」的問題,泛民選委策略投票抬曾倒鄭之後,會否盡失抗爭的道德和信譽?影響之處,這關乎兩點:

  • 泛民選委有沒有聯合表達清晰一致的策略投票立場,向民主派支持者解釋。
  • 日後民主派政治代表,無論誰人當選之後,有沒有持續、積極抗爭,爭取真普選及其他政治理想,有沒有在議會投票及行動上,出賣民主陣營,走進建制派呼應政權。

相對來說,第二點決定民主抗爭的道德和信譽,更為實在與關鍵。只是第一點其實不難做到,泛民選委卻不懂處理,極為不智。

筆觸至此,回憶二十世紀80、90年代,羅馬尼亞共產領袖齊奧塞斯庫(Nicolae Ceau escu)在一次大型集會中,剎那間被一片噓聲之下不久倒台,正是他終於無法瓦解反對派,自己陣營逐漸碎片化,而反對派則逐漸團結,晚年已無法嚴密監控民間組織及工會,分化他們的思想意志。成之協作,敗之折損。

此刻,我們面對特首選舉,曾、鄭兩邊對決,民主派陣營卻又生出另一番對決。遺憾民主派之間沒有互相尊重,策略和行動均沒有共識,不理會對方,造就雙方各玩自己的遊戲、各自盤算,過程中免不了找錯處,引起批評與鬥爭。

至於實際上有沒有折損對方,香港日後形勢如何,當下在人們心中,似乎不重要了。或許,這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悲歌。

延伸閱讀:

【長毛選特首?】5議員將爭取3萬8千公民提名「交由香港人選擇」

特首選舉中,「造王派」和「原則派」須回答的關鍵問題

特首選戰中的雙軌抗爭——送曾俊華、長毛入閘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