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黃益中:考試領導教學雖為事實,但新課綱就是要去挑戰、鬆動這樣的教育文化

回應黃益中:考試領導教學雖為事實,但新課綱就是要去挑戰、鬆動這樣的教育文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益中在文章中所提到的「考試領導教學」雖是無可迴避的現實,但我們是否願意更有理想一點,去挑戰、鬆動這樣的教育文化?

文:趙弘毅(國立蘭陽女中國文教師)

本文為作者回應黃益中〈為什麼12年新課綱上路後,我仍堅持學測該考社會科?〉文章。

2月6日200多位高中校長、教務主任日前公開連署,以維護高中第三學年教學品質、落實十二年國教為由,提出屬意的考招方案。對此,公民教師黃益中隔日在臉書重貼2016年12月27日刊出的文章〈為什麼12年新課綱上路後,我仍堅持學測該考社會科?〉,以「考試領導教學」為由,反對該方案在新型學測只考國、英、數的設計,而支持「3+1」方案,也就是讓考生自由選擇加考社會或自然科。我同意考試內容與制度對教學現場的影響甚鉅,但我認為黃益中的論述並未切中107課綱「降低必修,增加選修」的核心精神,甚至偏離了這一波教育改革的理念與目標。有鑒於黃益中的社會聲量與影響力,我認為有必要針對其論點,提出澄清與不同的意見,促進對這一波教改的公共議論。

252位高中校長、主任連署投書「大學,請讓我們好好教孩子」

以升學考試為誘因,能對提升素養帶來多少效果?

黃益中該文的論點非常簡單,就是要以升學考試確保學生投入特定科目的程度。他認為,學測只考國英數的話,將導致學生在高一高二時集中火力在這三科,延遲社會或自然科的學習,學生很可能在學測考完後的高三下學期,「再來狂背社會科或自然科」,並且不再讀國英數。

這樣的擔憂固然立意良善,卻過度簡化的將準備大考與學習成效連結在一起。我不禁要問,高三下再讀自然與社會,為什麼就無法習得相關素養?是因為時間短促?還是以升學為導向的學習心態?黃益中說要「維持一定程度的學科測驗,給予最低限度的學習壓力」,然而以升學考試為誘因所促成的學習模式,能對提升素養帶來多少效果?

此波考招方式的大幅調整,是為配合107課綱帶動的教育改革,而既然黃益中看重大考對學習的影響,我們勢必得來看看新課綱在考試評量方面有何變革。107課綱在評量方式,強調「應避免偏重紙筆測驗」,基於多元智能的觀點,教師當運用多元的形式(例如:書面報告、口說發表、圖像或數位媒材等)來評量學習成效,才能落實評量的教育功能。如此理想化的設計,是為了配合新課綱「素養導向教學」的核心目標,其最大的敵人即是台灣長期以來為人所詬病,瞄準升學考試紙筆測驗的教學與學習文化。

我們都曉得,為了考試而讀書,很難真正習得帶得走的能力,而最佳的學習狀態,還應當配合每個人的興趣與能力。相信許多歷經高中教育的人,都會同意,學習內容完全被考試決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因此,107課綱在課程上鬆綁,賦予學生選課的權利,而在考招制度上強化「學習歷程」的佔分比重,都是為了促進適性學習與教學正常化,讓學生把重心擺在課程與學習。

大考
Photo Credit:chia ying Yang @ Flickr CC BY 2.0
高中考完考大學,大學考完還有研究所。除了考卷上的解答,學生們是否也有學到人生其實沒有一定的正確答案?

十二年國教的課程以九大素養為主軸,以普通高中為例,課綱將學分分為:(1)部定必修,(2)校定必修,(3)選修。部定必修是共同科目,所有學生都會修習,也就是最基本的共有素養。然而,素養的建構並不全然仰賴於此;反映學校願景與特色的校定必修,以及強調適性發展的大量選修課,亦與學生素養的發展息息相關。

若以黃益中的觀點,除了會納入分科測驗範圍的「加深加廣選修」外,其餘強調跨領域、校本特色、適性探索與發展的各種課程,都將因為與大考無涉,被學生「放生」。

考試領導教學雖是無可迴避的現實,但我們是否願意更有理想一點,去挑戰、鬆動這樣的教育文化?我們能不能想像,當學生擁有選擇權時,他會更願意投入自己所選的課程,負起選擇與學習的責任?而這正是我們要引導學生具備的人生態度,也是十二年國教三大基本理念中的「自發」精神。過度仰賴升學考試確保學習動機與成效,在觀念上是與107課綱的精神背道而馳。

「學習歷程檔案」的占分比重有其意義

黃益中想以大考來綁住學生,所以支持新型學測「3+1」的方案,要學生選考社會或自然科。然而,依照他的邏輯與方案,學生終究還是會放棄其中一科,難道我們的教育制度會允許一個社會組學生不具備自然科學素養,或者自然組學生不具備社會科學素養嗎?難道,不考試,就無法確保學生具備特定學科的相關素養嗎?

我認為黃益中錯估了「學習歷程檔案」的意義,才會作出這種誤判,並在文章後半段連帶的質疑「學習歷程檔案」在申請入學的佔分比重。我前面提過,107課綱有所謂的部定必修,規定了每個學生都必須修習的社會與自然領域學分數,即便學測不考,修課表現依舊會被列入「學習歷程檔案」中。如果學生在社會領域課程擺爛,在申請入學時,招生委員在檔案上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這就是為什麼,招聯會目前會為「學習歷程檔案」在申請入學的佔分比重,訂定50%的下限。

必須澄清的是,目前輿論對「學習歷程檔案」能否公平呈現學科表現的疑慮,都落在「教師評分」上。黃益中預期「各校學生成績都是80分起跳,動輒90、100分,因為沒有老師想當壞人,也不想被家長『客訴』。」然而在我看來,這是非常缺乏想像力的批評。

具備教育專業背景的人都曉得,修課成績必須對照該生在班級總得分的百分落點,才能夠相對準確評估其學習表現。我實在無法想像,有哪個大學教授會傻到將不同學校、不同班級由不同老師打的「分數」直接放在一起比較。考教甄都有「T分數」了,黃益中會不曉得如何技術性防弊嗎?更何況,「學習歷程檔案」不是只有學期成績,還包括質化的學習成果,學生可上傳在課程中做的實驗作品或書面報告。如果大學校系的招生委員寧願只看量化的成績,而忽略其他質化資料的話,那申請入學也不需要附上更容易請人捉刀的「自傳」與「讀書計畫」,遑論勞師動眾舉辦面試了。

教育不該淪為填鴨

談完評量、課程與學習歷程,讓我們回頭看看黃益中的標題,「堅持學測該考社會科」,是落實十二年國教最適當的考招方案嗎?

他這篇文章寫在2016年底,是以「5、6月舉辦申請入學」的方案為論述基礎。現在,我們有了高中端連署的方案,將申請入學的期程延後至7月辦理,大學以學測(X)、分科測驗(Y)還有佔分50%以上的學習歷程(P)作為審查依據。這樣的制度下,任何學生都不能夠只把學習全部賭在學測的國英數,因為申請入學仍舊得採計分科測驗成績,且學習歷程檔案將完整呈現三年的學習情況。如果黃益中仍舊要強調升學對學習動機的影響,這個制度應該也能確保學生顧及社會及自然領域科目的學習表現,並根據自我探索的結果,針對興趣與升學方向決定選修科目。

最理想的狀況是,110年我們將在學習歷程檔案中看見一個個有個人特色的自主學習個體,自然組的學生可能交出了公民實踐方案設計與實作記錄,社會組的學生也可能出於興趣修習了資訊科技應用課程。新課綱納入跨領域知識探究與實作體驗,便是期待我們的學生不過於偏廢特定學科,而能具備跨領域知識統整及應用的基礎與能力。這些教學目標,恐怕並非學科本位的紙筆測驗能夠評量的,也不會是為考試而念書的學生,會想要分心去關注的。我想,正途還是在於學校與教師在課程與教學的經營,也正是黃益中所描述的,教育不再是填鴨,而是訓練學生「實作探索的能力,發掘問題、解決問題」,並帶給學生「認識社會、關心社會的能力」。

九年一貫的殷鑑不遠。為了上路在即的107課綱,教學現場已經準備許久,我們的考招制度能否支持學校與教師落實十二年國教的理想,則是這波教改工程如今最關鍵的一步棋。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