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黨或我的族人?民進黨阿美族立委Kolas Yotaka爭取自治權之路

我的黨或我的族人?民進黨阿美族立委Kolas Yotaka爭取自治權之路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原住民不得不承認,民族、國家、政府早已存在。這是事實。我們是不可能回到四百年前,」古辣斯繼續說到,「政府應該打開大門,讓原住民也有決策的權力,對我來說這才是轉型正義。」

翻譯:Wendy Chang

原住民自治的相關細節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將更加明朗化,而蔡英文總統作為主導者,可能讓目前地方政府的權力下放到16個原住民族。

民進黨阿美族立委Kolas Yotaka表示,其實這樣對非原住民族群將是很大的爭議。

Kolas過去幾周曾面見蔡總統,也提到政策未來可能涉及重新劃分當地政府管轄權範圍,讓花蓮以及台東成為自治區。花東兩縣涵蓋了大範圍的東部山脈和海岸,幾個大型的原住民部落也都在這個區域,其中也包含阿美族。

「未來可能會廢除花蓮縣以及台東縣,也可能不會再有縣長了。」

蔡英文在2015年曾提到,在台灣動盪的歷史中,原住民一直受到壓迫和剝削,而這項政策會是第一個解決問題的具體行動。

在競選活動中,當時尚未成為總統候選人的蔡英文曾說到,雖然歷史已過去,但其影響力仍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彌補的歷史所留下的不公正,減輕已造成的傷害。

執政後的幾個月,蔡英文總統再次重申她的競選言論,她代表政府對台灣約2%人口的53萬5千位原住民正式道歉,表示「對於過去四百年來,各位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我代表政府向各位道歉。」這個行動也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

2016年8月1日這天,一場極具象徵意義的演講中,蔡總統承認過去政府的過錯,最有名的例子莫過於將核廢料儲存於蘭嶼。她還指出,原住民基本法在十幾年前早就提出,但政府機構並未給予足夠的關注,同時也宣布將設置「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

「我們做得不夠快、不夠全面、不夠完善。」蔡英文表示。

蔡英文 08.01 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Photo Credit: 總統府 @ Flickr CC By NC ND 2.0

不公平

走進國會辦公室,Kolas接受記者的採訪,仔細地說明過去原住民居住的範圍,以及可能主張為其土地的區域。

做為一名曾得獎的記者,Kolas用影片中的圖表為我們解釋,「我們對這塊土地有所有權,其實可以說整個台灣島都可能是我們的。」

Kolas詳細描述移民遷入台灣取得土地的過程,可分為三個階段:清朝的推力促使移民遷入西部平原;19世紀後期日本殖民台灣,為期50年的占領,日本政府看中台灣的自然資源,進一步迫使原住民往偏僻的沿海,中部及東部的深山裡遷徙;蔣介石以及國民黨的統治,令原住民更加邊緣化,大面積地設置國家公園,更限制了原住民與傳統土地的關係。

現在還有一些「激進派」的原住民認為整個台灣都是他們的,不過立委表示大部分的原住民還是認為與漢人共同管理這塊土地,遠比將漢人都趕出去地好,畢竟漢人也是台灣目前主要的人口。

「我們原住民不得不承認,民族、國家、政府早已存在。這是事實。我們是不可能回到四百年前,」Kolas繼續說到,「政府應該打開大門,讓原住民也有決策的權力,對我來說這才是轉型正義。」

其實在爭取土地共治權以及自治權的背後,交雜的是呼籲改善狩獵以及捕魚的聲音,立委目前正與政府管理森林以及國家公園的單位談判,希望可以建立新的合作管理模式。雖然Kolas堅持認為他們要求十分合理,也沒有要求自然資源的所有權,這個議題仍十分有爭議。在高度工業化的國家,保守人士對於生物多樣性已及國家公園能夠提供的保護十分地看重。

談到與官員們的交涉,Kolas說,「這其實蠻難的,都取決於每個長官,他們必須要打開心胸。」

許多案件中也可看到原住民被逮捕,顯示出傳統土地所有權以及環境法的執行,已造成衝突以及兩難。

「對原住民來說這並不公平,」Kolas說。「他們的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都曾在森林裡打獵、種菜、養豬、養雞,但現在這些行為都是違法的。」

其實並不只是台灣才有原住民權利以及環境保護之間的衝突。澳洲一位頗具知名度的原住民領袖以及土地權爭取者Noel Pearson ,為了保護昆士蘭的幾條河流,就曾多次攻擊州政府。紐西蘭政府原計畫在太平洋的Kermadec島附近,規劃一個大型的海洋保護區,但引起毛利人強烈的反彈,因為他們將失去現有的捕魚權。

kolas_4

建立支持

蔡英文的道歉雖然無法一時平撫幾百年來的傷痛,但對原住民權利的爭取者來說已有不同意義。Kolas舉國民身分證為例,過去她也報導過相關議題,在1990年代,台灣原住民終於可以在身分證上,使用他們自己的名字,但身分證背面,父母欄位一樣只能放中文名字,因為欄位長度不夠放原住民語的版本。

她說,「內政部的官員一點都不想要修正。」「我告訴他們:『你不要忘記總統已經跟原住民道歉了,那你為什麼還不讓我們放自己的名字在身分證上,就只是名字而已。

面對立委的指控,去年內政部已經捨棄堅持,而新版的身分證應該可以在今年問世。從這場辯論也看出,道歉可以在戰鬥中「作為武器」中改變官員的心態」。

「我們並沒有上街抗議,那是20年前的做法。」

但Kolas還是承認,總統的道歉不是萬靈丹,你無法馬上改變人的想法。

她也認為大家對於原住民族的歧視基本上是根深蒂固的,之後又缺乏對於原住民的了解,更無法去同理現在原住民所遇到的問題。採訪的當天,Kolas其實才剛結束與其他立委和官員的午餐,她說,在一般的情況下,她不免又被介紹為「最美的原住民立法委員」

她說,特別強調「美」以及「原住民」兩個詞同時也反映出我們對原住民潛在的負面看法。

曾擔任電視台記者多年,不斷提升台灣對於原住民的關注,立委也說到要教會台灣人自己國家的歷史,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她還是對大部分的漢人懷抱希望,期望我們可以多了解這塊土地過去是怎麼被使用的、以及影響到台灣歷史的重要戰役,這樣就會對原住民懷有更深的尊重。

她補充說「我們不可能在一夜之間改變台灣」,所以現在她也鼓勵非原住民族加入為原住民爭取權利的行列。

此外,原住民們本身也有一些「功課」要做,像是建立更有組織性的架構,利用蔡總統提供自治的機會,好好發展。

對很多人來說這可能很尷尬,但說實話我們內部的衝突還是要先解決,現在門已經打開了,那我們原住民要怎麼跳進?」

kolas_dali_3

台灣人身份和中國因素

對於原住民的討論就如同其他的政治對話,最終都會指向中國。

承認原住民的存在,以及他們的歷史,其實就可來駁斥中國聲稱有台灣主權的說法,這可是支持台獨的重要言論。

「這就是我的想法,這就是我所相信的。」Kolas說。

身為原住民又強烈認同台灣,Kolas不同於其他的立委或是政府官員,對於兩岸關係的敏感問題從不避諱。自上任以來,她已經會見了達賴喇嘛,遊說聯合國接受台灣,而她的辦公室發出了最近的新聞聲明,標題即為「中國勿強暴台灣」。

「對我來說,與中國切斷關係,支持新疆、西藏是很自然的,我可以親近我想要的任何事物。」

在整個台灣,有不少跡象顯示最近幾年的持續努力,振興各地的文化習俗和母語是頗有效果。台東都蘭部落的一間中學校長最近告訴關鍵評論網,學校課程已經納入阿美族語,特定的節日還會有額外的文化歷史課程。他說,阿美族文化和傳統遇來愈受到學生歡迎,青少年的文化認同也正在加強。

Kolas說,中國常指原住民為少數民族,其實害怕台灣接受原住民的身分認同。

「不管做為記者還是立委,根據我自己的經驗,中國痛恨我們討論自己原住民的身分,因為這樣表示台灣跟中國根本毫無相關,不管是從血緣、文化、還是歷史上來說,我覺得原住民身分是中國最害怕的東西。」

Kolas說她最近有會見總統討論原住民的議題,雖然總統的奶奶來自於排灣族,她也會比出正確的手勢,但是仍然需要各部會的努力及支持。

「我認為在她心裡面她是非常愛台灣人的身分。」Kolas這麼描述蔡英文,「你可以告訴她比前面幾位總統都還要關心原住民議題,但是我們希望她的官員們也有同樣的想法、有同樣的心。」

但她也意識到,如果拉到國家層面來討論,原住民權利在過去是被政治化了,自然而然就容易被忘記。在台灣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的總統陳水扁任內,不少原住民相關法案公告實施,雖然就像蔡英文在她自己的演講裡提到的,真的沒有多少權力給到原住民。

「有些人,像是非常左派的民進黨人,會利用原住民的身分來說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希望蔡英文可以面對原住民的問題,而不只是利用我們而已。」

總統有望在二月立院會期開始時,公告後續原住民自治區相關的訊息,隨著新法案移入立院審核,Kolas期待她可以發揮工作的價值,給予原住民更大的權力,但這也意味著當權者必須放棄部分決策權。

「一切都需要時間,不管是讓大家接受原住民的權利,還是跟大眾溝通,尤其是非原住民的人,都是很重要的。」

那如果黨內不支持怎麼辦?Kolas其實已經跟民進黨高層談過這個問題。

「我不知道這什麼時候會發生,至少現在還沒有發生,但我會繼續跟我的族人站在一起,他們知道這點。」

原文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標題〈My Party or My People? Indigenous Legislator on the Fight for Self-Determination in Taiwan〉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