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獵槍誤傷案談原住民的狩獵文化

從獵槍誤傷案談原住民的狩獵文化
Photo Credit: 2017/2/9 王光祿案最高法院直播畫面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住民的狩獵文化、槍枝安全管制、動物保護的議題上,該怎麼取得平衡?而在原住民文化保存、國家的角色地位、法案的推動狀況,又是如何呢?

文:法操司想傳媒

一起獵槍自傷案,發生於2017年1月23日凌晨。根據媒體報導,桃園市復興鄉黃姓少年(17歲)偕同友人上山打獵,誤扣板機,鋼彈不慎打入自己的胸口,送醫治療後已無大礙。黃姓少年為原住民,該獵槍是黃父合法申請持有的「自製」獵槍,此雖符合《槍砲彈藥管理條例》,但上山打獵仍需要申請許可。警方已通報農業局處理,少年出院後,可能會面臨行政罰的處罰。

本案的發生,讓大家又再次關心原住民擁槍權的相關議題。先前備受矚目的「王光祿非常上訴案」,也於今年2月9日以法庭直播的方式開庭審理。原住民的狩獵文化、槍枝安全管制、動物保護的議題上,該怎麼取得平衡?而在原住民文化保存、國家的角色地位、法案的推動狀況,又是如何呢?就讓《法操》帶大家先了解原住民的狩獵文化歷史,與現行制度如何保障原住民文化吧。

原住民土地及自然資源權利

狩獵文化是什麼?狩獵與原住民的生活息息相關,最初,它是原住民基於生存基本需求所為之行為,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所以狩獵是山上原住民取得蛋白質來源的主要方式。大家可能會問:現在科技進步,為什麼不在肉攤買肉就好了,還要去打獵?除了經濟考量、野生動物比較天然、有些人認為吃起來比較習慣以外,還有另個重點,就是「原住民與土地的關係」──這是對世界各地原住民的重要定義,如果把原住民族和土地分開,原住民的特殊性也就喪失了。

而狩獵是原住民與土地建立關係的方法,家族獵場的觀念,一直在原住民部落運行。透過狩獵和走動的方式,去認識自己的獵場、山林,狩獵在這裏扮演了一個不可分割的連結,無法獨立判斷。這也是《原住民基本法》第20條所保障的「原住民土地及自然資源權利」。

「最好的方式不是消滅獵人文化,而是讓好的獵人文化能更有效地運作」(註一)

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8條規定,對於保育類動物,不得騷擾、虐待、獵捕、宰殺或為其他利用。違反者可以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站在生態保育角度下,讓原住民獵捕保育類動物,似乎是對生態的危害;但其實原住民對於狩獵有一套自己的規則:區分可獵食、季節性獵捕;不殺幼仔,讓其繁衍;休生養息,不會在同一個獵場濫捕濫抓;以及平衡供需,獵食只為果腹,並非為了經濟上的利益。這些是原住民生活的自然哲學,做為一個優質的獵人,是具有生態永續的觀念的。

依《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政府為了管制野生動物捕捉情形,規定原住民在打獵前,需要先提出聲請,但這與原住民的打獵傳統不符合。原住民在打獵時,其實不確定自己會獵到什麼動物;且原住民的狩獵習慣是,獵人不可自傲地認為自己會獵捕到何種動物,因為過於自傲反而會空手而歸。

在種種法令的規範下,原住民非但無法光明正大打獵,在獵到保育類動物時,也無法回報給政府,需要躲躲藏藏,更無利於政府作保育管制區的判斷。若讓原住民保有自己的獵場,獵者更能掌握山林中野生動物的生態,可以探索到野生動物保護學者無法深入的地方,反而更有助於生態的研究與發展。雖然狩獵會犧牲個體動物的生命,但卻有利於族群生態的永續發展(註二)。

近年來,政府也漸漸看見「原住民傳統狩獵文化」與「野生動物資源保育」的平衡,在自主性高的部落中,採行資源自主管理的方式,不用事後報備,而是總量管制,定出監測模式與標準,並輔以調整部分野生哺乳類動物的保育等級。

taiwan_mountain_台灣_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獵槍怎麼樣才合法?

我們討論完原住民文化與獵捕保育類動物的爭議後,獵槍的取得來源、製造方式,都是取締違法狩獵會探究到的核心概念。例如《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第20條,就是為了保障原住民獵槍使用權而生的法條,藉由此條,讓原住民在登記後,使用獵槍得以除罪化。其立法理由並認同原住民使用獵槍是有其「生活上之需要」,以法律制裁持有生活必需品之行為,是對「原住民人權」之嚴重傷害。

所以,自製獵槍凡經過登記就可以用了嗎?其實現行法規仍有許多解釋空間,例如何謂自製、前膛槍與後膛槍區別、何謂「供生活所需之用」。另外,《槍砲彈藥管制條例》第20條也沒有關於子彈的規定,法院沒有統一的認定標準作為判決依據,也讓原住民無所適從。而警政署《槍砲彈藥刀械許可及管理辦法》第二條,對於自製獵槍擊發的火藥、子彈的材質等,都有非常嚴格的規定,限縮原住民以較進步的方式自製獵槍。在這樣嚴格的限制下,不但讓獵槍的功能不敷使用,亦會讓使用的原住民陷入危險。

法院若認為被告無罪,判決通常會以持有槍械但「沒有犯罪使用意圖」及「供生活所用」判決被告無罪。最高法院102台上5093判決中便提到:「『自製之獵槍』係指原住民為供作生活工具之用,而自行製造本條例第四條具有獵槍性能之可發射金屬或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而言,所自製之獵槍裝填火藥或子彈之方式,法律既未設有限制,無論『前膛槍』或『後膛槍』均應包括在內。」

原住民狩獵文化,憲法所保障

許多法規或管理辦法對於原住民擁槍做了諸多限制。若從最高位階的《憲法》出發,又是如何看待這件事呢?《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11項規定:「國家肯定多元文化,並積極維護發展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另外,《原住民基本法》第10條及第30條,規範政府應制定法律來保護、尊重之。同法第19條亦有提及,原住民得依法從事野生動物獵捕行為。這些都是原住民的基本權利。

立法院第九屆第一會期第四次會議案關係文書〉(2016年3月9日印發),提及「近年來,原住民狩獵問題,係由於司法機關對原住民『自製獵槍之認定』存有諸多疑義,導致原住民常因此觸法判刑。」為保障原住民獵人權益及尊重其狩獵之文化慣俗,提出了《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四條及第20條規定的修正建議。

台灣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在不同的種族間,有不同的文化與習俗。肯定多元文化,也是我們《憲法》的立國精神。透過對原住民狩獵文化的了解,大家是否會對於原住民擁有獵槍的權利有不同的看法呢?

人們可能會擔心:若未來開放可以使用更好的槍枝,會否出現更多濫捕、濫殺的情形,即便部落有自律的規則,但仍不免會有不受控制的族人,為了個人利益而違法濫捕濫殺?但我們是否要因為個人的行為,而去評斷全體的價值?找出利益的源頭,讓經濟利益消失在狩獵文化中,是否也是另一個辦法?對於環境資源的掌握,是否也會讓政府對保護區的設置、動物保育程度的調整帶來新氣象?

所有政策行為決定,都會有正、負面效應,重點是所追求的利益,是否大於其所帶來的負面效益。在原住民文化、社會安全、動物保育的動態平衡中,政府所扮演的角色也讓我們期待。而王光祿案的法庭直播,會是一個開端,讓我們繼續關心,《法操》也會持關心此案,為您帶來第一手的報導。

註解:

一、擷取自公視《有話好說》:沒有獵槍會被笑!布農獵人非常上訴!

二、【原民狩獵如何行】裴家騏:適當狩獵有助保育 前提為持續生態監測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本文獲法操司想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