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改撐林鄭? 勿過分解讀張德江南下 區分「欽點」之說

李嘉誠改撐林鄭? 勿過分解讀張德江南下 區分「欽點」之說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Philippe Wojaz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李嘉誠父子到中聯辦,此舉被坊間解讀確認張德江傳訊,李氏可能改為支持林鄭月娥,作者分析此說的可信性,以及聯繫各點剖析特首選舉形勢。

當下能斷定李嘉誠改撐林鄭嗎?

不久前,傳媒確認李嘉誠三父子親臨中聯辦「拜年」,比較確實的是李氏父子與副主任譚鐵牛互相問好,而譚鐵牛正是去年12月底,有指習核心直接委派至中聯辦,有意「架空」港澳辦派系提拔接任人的做法。這件事比較明確的訊息,反而不是估計李氏放下支持曾俊華的態度,而是中央藉新人逐漸主導中聯辦之後,有意宣示跟香港富豪「和解」的訊息,既然有和解之意,這40分鐘左右的會面,即使談及特首選舉,無法確切推斷出一貫「撐曾俊華」的李氏,必定依從最近張德江南下「宣告」唯一支持林鄭。倒是雙方先摸底交換意見較為可能,一方面李氏可從譚鐵牛身上弄清張德江南下的確切訊息,另一方面,譚鐵牛也可掌握李氏推曾俊華入閘有多大決心。

自張德江南下之後,前日,《多維新聞網》即有一篇立場曖昧的文章,繞了一些圈子之後,作者叫人留意若中央愈發放疑似欽點的消息,反而愈形成「拖低」林鄭月娥民望的效果,因為中央確切知道多年來「欽點」是參選人民望的負資產,香港人最反感。甚至,文章重提林鄭處理「西九故宮」一事,跟「梁振英再版」串聯起來。其實在2月5日,當林鄭跟民建聯代表會面的時候,表示「感覺有人刻意營造自己『被欽點』印象」,那麼,如果她認為任何欽點訊息有利在建制派中箍票當選,按道理她不會語帶貶意,倒應說些客套話,順勢令建制選委不敢逆中央意旨,在提名及暗票支持她。

解答爭議難題:「特首參選人入閘後的變數」(續前文)

目前社會輿論,不管各評論人及大眾解讀,分成兩派。一派指張德江以「政治局一致決定」南下宣旨,欽點的訊息清晰且毫無懸念,仍不相信似乎有點天真;另一派指,在提名期前破天荒傳遞欽點訊息,張德江又不明確提及習近平 / 習核心,依然存在懸疑之處,認為無法排除權鬥之嫌,而且,距離入閘後的投票日期還有時間,反對林鄭的一方依然可以有所動作,效果極不明智。

這兩派的解讀各執一詞,筆者建議先把沒有爭議的重點列出,再作推斷。

首先,我們比較肯定一件事,就是只要具競爭力的建制人選成功「入閘」,無論曾俊華抑或林鄭當選,均是中央「可以接受」,習核心不會冒險讓一個他斷然反對的建制人選勝出,這是權力的判準問題,沒有「萬一」。

第二,我們在梁振英棄選一事已見識過習近平「拍板」政治決定時的手段,如果我們愈肯定中央不再有派系權鬥問題,習近平大權在握,那麼,事前任何不直接以他名義的消息,必須有所保留,而一如梁棄選之事,突然一刻以特使拍板作「最終定案」。以此基礎來看,即使我們認為,習近平「知道 / 同意 / 沒反對」張德江以政治局一致決定宣示訊息,在提名期前夕傳訊,又沒有習之名義,張的做法顯然變成公開記名的方式,可以清楚知道有多少建制派(及商界)「鐵票」支持林鄭,在提名期完結之後,自然可以由習近平的名義最終拍板。

中央藉張德江及政治局名義傳訊,較合理的幾大原因

有甚麼理由要這樣做?現在正值曾俊華民望高企之時,若不以提名票清楚知道林鄭的「斤兩」,有沒有其他方面可以與曾比拼,純粹以一般入閘提名票數競爭,曾、鄭在暗票之下,曾的民望依然遠超林鄭,屆時即使以習近平的名義「宣旨」,這樣尷尬的局面無助中央威信,也無助日後當選新特首的施政,整次選舉淪為四不像的怪胎。

如是,一旦以「初步欽點」的強烈訊息要求提名時把林鄭的「鐵票」顯露出來,若林鄭確實取得>600提名票,在紛亂的局面中穩住了建制與商界的支持,即使同樣允許曾俊華入閘,習近平派特使要曾俊華表態放淡競選,讓商界再無懸念,完全不難做到。

其三,假如在張德江攜同政治局的名義「宣旨」,及後過了提名期林鄭依然不足600票入閘,民望更不可能跟曾俊華拉近,那麼,這段時期大有空間出現變數,以央媒及習近平名義在投暗票前最終「拍板」。這樣,習核心及民望在香港特首選舉的準則不變,而所謂「公平競爭」之說,變成提名票及入閘後民望的競爭,勉強保存,此外,以張德江名義向地方傳遞訊息的威信自此瓦解,中聯辦不久便由譚鐵牛或其他習派人選,完全接替張曉明,然後維持中央、新特首與香港商界的關係。

至於香港民主派的舉動,再也不是重點,無論民主派陣營之內有何做法,不論是泛民選委的方式,抑或聲討選委自行參選,以中央權力看待地方的角度,從傳媒簡單掌握民主派基本議論則可。實際上,中央已斷定民主派「分子」參與了這次選舉,民主派陣營撕裂既成定局,誰是新特首施政也未至於如梁振英一屆般困難,民主派在這次選舉中便成為較次要的因素。

上述各點,在近日兩派對立解讀張德江南下訊息,並無矛盾之處,既不是指習核心無法統合江派勢力,無須指勢均力敵的權鬥依然存在,連曾俊華也確實訊息可以代表中央。同時,由於「宣旨」的時期太早,在手段和效果上也有疑問,保留了存在變數的空間,相對來說,在提名期完結入閘之後,應以習近平名義或相同代表性的訊息作為最終解讀。

延伸閱讀:

  1. 〈形勢有變:政治局「唯一支持」林鄭的疑團與爭議〉
  2. 〈長毛參選特首之後,唯一可以解決「內鬥」的艱難辦法〉

核稿編輯:歐嘉俊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