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朗待了一整個月,都是溫馨的相遇

在伊朗待了一整個月,都是溫馨的相遇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apa已接待過近200名沙發客,我問他為什麼喜歡當沙發主,他告訴我說,「因為世界都說伊朗是個邪惡國度,所以我更要善待來這裡的每一個人」。

只有親自來到伊朗,才能感受到伊朗的友善熱情與安全。在伊朗待了一整個月,都是溫馨的相遇︰友善的沙發主、無數個不收我車資的計程車司機、主動幫忙的路人、一直受邀請參加的家庭聚會……窩心是每個人誠心的問候,他們將手放在胸口,微微鞠躬,然後說聲"Salam"(伊朗的問候語,有祝福的意思)。

IMAG2934
照片由作者提供

Papa是我在伊朗Kashan的一個沙發主,在到達伊朗前在朋友的推薦下所認識。但是人生路不熟,到達埗前我一直懷疑自己是否能順利在伊朗來趟沙發衝浪。在到Papa 家前更因為路上交通擠塞,晚了兩個小時才到。我借司機的電話打給Papa ,說我會晚點到,Papa只說:「Ok! Ok! Ok! No problem!」。但就我以往的旅遊經驗來說,當聽到「No problem」時,幾乎都不會有什好的事情發生。內心便暗暗在為今晚可能沒住宿地點做最壞打算。

沒想到一下車,已見有人站在路口向我揮手,Papa 早已在馬路外等待著我的到來;之前這樣想他實在有點慚愧。Papa 熱情的帶我認識他的家人,並帶我導覽整個Kashan,每到一個景點,總有他早已精心設計好的拍攝角度。Papa非常自豪自己的攝影師身份,常會開心的幫忙他接待的旅客們拍照。最搞笑是他常「搶」我的相機幫我拍照,也總覺得我的技術不濟,要教我些方法。有時甚至誇張地爬到屋頂上,專業的指示著我該站哪裡,臉往哪邊看之類。那活力實在很難讓人覺得他已經是個六十幾歲的老人。

年輕時的Papa-留著帥氣的爆炸頭-也說明了伊美斷交前伊朗的自由風氣
照片由作者提供

Papa已接待過近200名沙發客,我問他為什麼喜歡當沙發主,他告訴我說,「因為世界都說伊朗是個邪惡國度,所以我更要善待來這裡的每一個人」。這個答案也幾乎都是每個伊朗人的標準回答。每天走在路上,無數的伊朗人看到我都會熱情的跑過來問我喜不喜歡伊朗,並祝我旅途愉快。

其中一次最難忘是有一次在路上,有個帶著墨鏡的女人突然問我有沒有紙筆,很快在上面寫了她的電話與名字,告訴我需要幫助或遇到問題時記得要打這個號碼給她,然後便頭也不回地微笑走了。嘩,沒想到伊朗也有如此有型又帥氣的女生。

被誤解的地方總有珍貴的人情。想起我在喀什米爾的日子,人們因困頓更加珍惜彼此,相互扶持。城市的人們卻是相見不相識。

iran
照片由作者提供

當旅行變成了生活,那麼旅途上得到的善良,我想我可以成為傳遞下去的一份子。

有時回到家,坐巴士下車時,跟司機說聲謝謝和再見;給予擦身而過的人們一個點頭與笑容。也許一開始大家不習慣,但相信一句簡單的問候,也能為社會帶來多一點好心情。

許久沒有回去了,唯願我在遠方的朋友們一切安好。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刊於作者富衛博客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