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胡官就《基本法》第22條立法的問題

回應胡官就《基本法》第22條立法的問題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胡國興提出為《基本法》第22條立法,提出不同質疑和顧慮。

胡國興在其競選活動中提倡基本法22條本地立法,引起了一些漣漪,給人一些印象 ── 立法可保障香港事務不受大陸干預。

基本法第22條曾在回歸後不久的1999年引起爭議1,其主因是居港權問題所觸及的「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該次釋法的解釋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在內地所生的中國籍子女,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如未按國家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辦理相應的批准手續,是不合法的。」2

它與今次競選議題所觸及的「唔好被大陸搞」的情緒完全無關。今次討論焦點應為其第一款:「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3

胡國興在1月24日出席中環外國記者會午餐會時,認為「最好的方法是為《基本法》第22條立法,防止中央部門干預香港事務。」事實上,這十多年來,沒有人關心《基本法》第22條本地立法。其理由十分簡單,乃冇必要,也冇用。它純粹是選舉炒作,過後冇人理的。

五毛混水摸魚

幫港出聲貼文:「胡國興又說胡塗話? 竟要立法防中央干預港事務?」需要講清楚,幫港出聲最賤格,它將胡官主張曲解為唔畀中央干預香港。但22條是防止各省份乘機索油,與中央完全無關。

為何無用,無必要

它的立法原意是針對內地省份,但香港如何檢控內地高官呢!正如胡官自己所講的林鄭出口術,妄釋唔選她中央就唔委任,他不舉報是因為:一,當事人改了口;二,閉門會議的人唔肯合作。所謂內地省市搞嘢的,一則大多為所謂內幕,二則當事人都屬高官,那裡來檢控材料?因此,立出來也冇用。回歸至今,我們找到一件有可能進行檢控的個案嗎(無論其本地立法為何)?

它為無用,因為香港不能引渡大陸省長來港受審,那怕他公然干預。立法可能涉及中聯辦和港澳辦的名義角色。但這是沒用的。22條極難檢控,只要稍為改變表達手法,就冇哂符。所以,一直以來沒有人關注它。而且,港人最喜歡找內幕,問貼士,沒有了它們,是否要直接找習近平呢?當年李柱铭曾對民主派繞過特首,直接向北京要求修改附件,表示不滿,表示自我放棄「港人治港」原則,希望下不為例。

內地立法

其實這條應該內地立法。所謂內地立法當然不是內地為基本法訂立22條,否則整本基本法將完全失效。它是指內地應訂立不準省市搞嘢的相類似法例,放在內地的民法,或刑法之內。這在現實中當然不切實際。

蠢人的問題

胡官倡22條立法,最大的問題是:唔通22條本地立法後,唔啟動23條立法嗎? 建制的輿論機器實情很強,有明的,有暗的。他們會乘機話,大陸唔搞你,你也不能搞大陸。22條極難檢控,相反23條好易入罪。已經有些歪理講:「基本法23條愈早立法愈好。」在2014年爭普選期間,也有些講,不如先立23,後普選。所以,凡事不能只從有利自己的角度看問題。單從自已出發,很多時不會爭取到任何權利。這可能是雨傘後浮現的問題。

參考資料:

[1]立法會:律政司司長就解釋《基本法》動議辯論致辭全文

[2]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 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和第二十四條 第二款第(三)項的解釋

[3]《基本法》第二十二條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