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胡官就《基本法》第22條立法的問題

回應胡官就《基本法》第22條立法的問題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胡國興提出為《基本法》第22條立法,提出不同質疑和顧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胡國興在其競選活動中提倡基本法22條本地立法,引起了一些漣漪,給人一些印象 ── 立法可保障香港事務不受大陸干預。

基本法第22條曾在回歸後不久的1999年引起爭議1,其主因是居港權問題所觸及的「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該次釋法的解釋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在內地所生的中國籍子女,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如未按國家有關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辦理相應的批准手續,是不合法的。」2

它與今次競選議題所觸及的「唔好被大陸搞」的情緒完全無關。今次討論焦點應為其第一款:「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3

胡國興在1月24日出席中環外國記者會午餐會時,認為「最好的方法是為《基本法》第22條立法,防止中央部門干預香港事務。」事實上,這十多年來,沒有人關心《基本法》第22條本地立法。其理由十分簡單,乃冇必要,也冇用。它純粹是選舉炒作,過後冇人理的。

五毛混水摸魚

幫港出聲貼文:「胡國興又說胡塗話? 竟要立法防中央干預港事務?」需要講清楚,幫港出聲最賤格,它將胡官主張曲解為唔畀中央干預香港。但22條是防止各省份乘機索油,與中央完全無關。

為何無用,無必要

它的立法原意是針對內地省份,但香港如何檢控內地高官呢!正如胡官自己所講的林鄭出口術,妄釋唔選她中央就唔委任,他不舉報是因為:一,當事人改了口;二,閉門會議的人唔肯合作。所謂內地省市搞嘢的,一則大多為所謂內幕,二則當事人都屬高官,那裡來檢控材料?因此,立出來也冇用。回歸至今,我們找到一件有可能進行檢控的個案嗎(無論其本地立法為何)?

它為無用,因為香港不能引渡大陸省長來港受審,那怕他公然干預。立法可能涉及中聯辦和港澳辦的名義角色。但這是沒用的。22條極難檢控,只要稍為改變表達手法,就冇哂符。所以,一直以來沒有人關注它。而且,港人最喜歡找內幕,問貼士,沒有了它們,是否要直接找習近平呢?當年李柱铭曾對民主派繞過特首,直接向北京要求修改附件,表示不滿,表示自我放棄「港人治港」原則,希望下不為例。

內地立法

其實這條應該內地立法。所謂內地立法當然不是內地為基本法訂立22條,否則整本基本法將完全失效。它是指內地應訂立不準省市搞嘢的相類似法例,放在內地的民法,或刑法之內。這在現實中當然不切實際。

蠢人的問題

胡官倡22條立法,最大的問題是:唔通22條本地立法後,唔啟動23條立法嗎? 建制的輿論機器實情很強,有明的,有暗的。他們會乘機話,大陸唔搞你,你也不能搞大陸。22條極難檢控,相反23條好易入罪。已經有些歪理講:「基本法23條愈早立法愈好。」在2014年爭普選期間,也有些講,不如先立23,後普選。所以,凡事不能只從有利自己的角度看問題。單從自已出發,很多時不會爭取到任何權利。這可能是雨傘後浮現的問題。

參考資料:

[1]立法會:律政司司長就解釋《基本法》動議辯論致辭全文

[2]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 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和第二十四條 第二款第(三)項的解釋

[3]《基本法》第二十二條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