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國有寶地變掩埋場的層層黑幕:馬政府不敢蓋,小英政府不敢停?

揭開國有寶地變掩埋場的層層黑幕:馬政府不敢蓋,小英政府不敢停?
Photo Credit: 高清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南市龍崎區珍貴的世界自然遺產,因為政策不當,可能變成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退輔會轉投資的諸多爭議,引發出賤賣國土、國產遭稀釋等利益糾葛的黑幕。

文:張坤華|財訊雙週刊 第522期

去年12月15日,台南市龍崎區天氣帶有幾分涼意,約莫上午10點,牛埔里里長陳永和開設的螺帽工廠門口,突然聚集了近五十多位手持白色立牌的民眾,以黑色大字寫著:「毒工廠」、「說清楚、講明白」⋯⋯,這樣的場景,在一個人口才三百多戶的小村落,相當罕見,當然也引起當地媒體關注。

平靜小村籠罩不安氣氛
里長挺身 反遭惡意干擾

中午左右,抗議群眾又轉往里民活動中心,揚言要罷免里長,現場遭到警方攔阻,這群人撒冥紙洩憤後才逐漸散去。同一天,台南市環保局接獲檢舉,立即派員到現場勘察,發現工廠的排水口早已乾涸,檢測結果也無汙染情形,陳永和開放工廠讓媒體採訪,以澄清抗議群眾的謠傳與誤導。

事隔兩天,網路上流傳一篇〈當世界上最棒的里長被要求下台時〉的文章,很快引發網友共鳴和媒體關注,也才揭露這場抗爭事件背後的原因。該篇網文是牛埔里在地女大學生所寫的,她們同時拍攝微電影《〈溪〉守護台灣-二仁溪專輯》,成立「反對河川上游設立事業廢棄物綜合處理中心」粉絲專頁,呼籲社會大眾共同關心牛埔里的環境和即將面臨掩埋場入侵的威脅。

遭抗議的里長陳永和就是因為反對在里內原退輔會火藥工廠設置事業廢棄物固化掩埋場,因而被支持設置掩埋場的團體,採取一連串的反制行動,想逼里長下台,類似的「惡意檢舉」事件,去年已發生六次。

牛埔里該不該設置廢棄物掩埋場,爭議已有一段時日,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持續抗爭,但問題始終未獲解決,近來並招致支持群眾的「干擾」,為寧靜的村莊蒙上不安的陰影。

爭議的源頭,要從位於二仁溪上游的龍崎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基地說起。早年退輔會以國防需求為由,徵用民地興建龍崎火藥工廠,軍方長期設置管制區,使這塊基地蒙上一層神祕的面紗,後來兩岸關係和緩,國內環保意識抬頭,工廠也逐漸荒廢。

過去這個火藥工廠長期在軍方管制之下,外界很難一窺究竟。工廠荒廢後,文建會(文化部前身)曾經委託學者進行調查研究,發現廠區內具有得天獨厚的泥岩惡地珍貴景觀,未受人為因素破壞,認為是國家重要的觀光資源。1998年農委會也在當地設立為水土保持園區。

國家寶藏竟變甲級掩埋場
引發居民長期抗爭

環團人士指出,龍崎區有珍貴的自然遺產,是全世界除義大利及中亞細亞外,少數擁有白堊地形的地方。台灣從台南龍崎往南延伸到高雄田寮一帶,田寮的「月世界」,已是著名的觀光景點;但龍崎的命運卻可能是與惡臭的固化掩埋場為鄰。

對台灣生態環境有深入研究的東海大學教授陳玉峯,最近到當地勘察也說:「龍崎牛埔溪的自然特殊地景,地理學上稱之為惡地,屬於青灰岩的泥岩地形,具有快速腐蝕、乾旱的特性,在氣候寒冷與暖化來回交替的過渡期,反而成為次生物種賴以生存的保護帶,也是台灣基因庫最佳的保育場所。」站在生態保育的立場,陳玉峯認為,政府應該重視青灰岩在生態演化史的重要地位及其具有的國際觀光價值。

事實上,從2001年1月開始,退輔會龍崎工廠被選為南區事業廢棄物綜合處理中心場址後,地方反對聲浪就未間斷過;從2005年9月,退輔會與榮民公司舉辦說明會,當場有近百位高雄內門、田寮,以及龍崎等地的居民掀桌叫罵。至今爭議已逾十年,仍未獲妥適解決。

當地居民多數反對的壓力,讓行政部門遲未推動掩埋場案。2011年5月,台南市長賴清德在行政院院會要求暫緩執行,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指示,一個月內若無法取得地方共識,將不進一步推動。

2012年5月,龍崎區八個里陸續召開里民大會議決,仍全數反對固化掩埋場設置;不過,同年12月,當時擔任牛埔里里長的陳正印態度逆轉,突然從反對變成「有條件」支持固化掩埋場設置案,隨後支持興建的組織也跟著成立,聲稱成員有700人,但後來名單中被發現有兩歲的植物人和高雄地檢署檢察官的簽名。

2013年元月,由牛埔、龍船、石?及大坪四個里里長組成「龍崎區內四里里長聯合會」,推選時任里長陳正印為會長,隔年元月四里里長聯合會又成立「台南市龍崎廠周邊居民福利促進會」,支持設置龍崎事業廢棄物處理場。

2016年,包括社團法人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溼地保護聯盟、台灣要健康婆婆媽媽團協會、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台南社大等20多個環保教育團體,則組成「反歐欣聯盟」,雙方針對掩埋場設置爭議,持續隔空叫陣。

反歐欣事業廢棄物掩埋場 聯盟
Photo Credit: 高清南
與民間合資的利益糾葛
退輔會慢動作 股權遭稀釋

根據記者深入調查,發現從退輔會與榮民公司籌辦開發,到投資歐欣環保公司爭取設置事業廢棄物固化掩埋場,存有四大爭議問題和諸多疑點。

一、榮民公司與民間的歐多貝斯公司關係值得探究:榮民公司在尚未正式與台灣歐多貝斯簽訂投資合作龍崎事業廢棄物固化掩埋場計畫之前,卻先與該公司成立歐榮環保公司,投資金額2.5億元,出資比率分別為歐多貝斯公司52%、榮民公司48%。

2006年榮民公司以土地作價,與台灣歐多貝斯投資成立歐欣環保公司,同樣投資金額2.5億元,台灣歐多貝斯占60%,榮民公司占40%,且台灣歐多貝斯取得經營主導權後,退輔會又在一一年預算,編列4億8千萬元的「龍崎廠建廠費用」,當時榮民公司已進入清算階段,被監察院審計部認為有浮編預算之嫌,值得進一步追查。

此外,榮民公司前董事長歐來成、代理副總經理蕭敬止也是備受爭議的人物。根據監察院調查,歐來成及蕭敬止在2009年10月自公家機關榮民工程公司退休後,隨即赴民營化的榮工工程公司(新榮工)擔任相同職務,違反《公務員服務法》利益迴避規定。他們透過降低公股轉投資民營化後的榮民公司的持股比率方式,以規避《公務人員退休法》對轉投資事業達20%即停止領取月退休金權利規定,讓自己可以坐領雙薪,後來歐、蕭兩人均遭到監察院彈劾,並將全案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但因兩人已退休,公懲會只能作出不予懲戒的決議。

反歐欣團體質疑,歐來成任副總經理時主要推動榮民公司民營化,也極可能是負責龍崎工廠與民間投資合作的關鍵人物,這使得退輔會與歐多貝斯公司投資歐欣公司的利益糾葛關係,充滿想像空間。

二、退輔會未積極介入撤資,導致歐欣公司股權被稀釋:行政院於2014年7月同意退輔會釋股,但退輔會並未積極辦理鑑價,一直到去年520之後才開始啟動鑑價動作。這段期間歐欣公司不斷增資,使得退輔會原有股權由40%下降為目前24.82%,退輔會消極不作為,是否涉及瀆職,也有待調查。

三、支持興建固化掩埋場的組織是何方來歷?歐欣公司成立之後,雖在龍崎設立辦事處,但據了解,現場只派駐一名經理,另外雇用當地七、八名清潔人員,很少公開活動,或主動與地方人士溝通。而支持歐欣的地方組織,在成立後經常以辦桌、發禮金方式,拉攏人心,甚至有地方角頭參與其中,對反對方騷擾恐嚇,讓居民敢怒不敢言。

反歐欣聯盟總幹事高清南表示,支持歐欣的成員,除了少數是牛埔里里民之外,多數是外地人,他們的操作模式與選舉買票賄選很像,由樁腳組頭負責找人,一次出席走路工約800元,參加者實際領取400元至500元,組頭則每人抽300到400元不等,聚餐茶水還由福利促進會提供,兩年來至少花上數百萬元。

環團人士質疑,這些動員經費是不是歐欣增資來的錢?最後因增資稀釋退輔會股權,讓政府蒙受損失。他們認為,由於社團法人是非營利機構,哪來那麼多錢,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到是否與歐欣有關?

四、 事業廢棄物的固化掩埋場根本不應設置在國有寶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黃煥彰教授指出:「龍崎掩埋場集所有荒謬於一身:一、它是政府所公布的山崩地滑敏感區域;二、它是二仁溪水汙染管制區域,可能影響到3,000公頃的農漁灌溉;三、當地地形不穩定,有龍船活動斷層經過;四、掩埋場場址設在山谷,有66%是五、六級坡,政府花了上百億元整治二仁溪,卻又要在它的上游設置事業掩埋場,其中處理的「甲級」事業廢棄物,可能含有戴奧辛的集塵灰、重金屬汙泥、汞汙泥、毒性鎘化合物、六價鉻化合物、氰化物等有毒物質,難道這個國家瘋了嗎?」

台大地質系陳文山教授強調,921大地震,中央地質調查所發現,在西南部有很多潛移式斷層,後來始終沒有進一步調查公告為活動斷層,龍崎固化掩埋場兩側有龍船斷層經過,且應該屬於潛移式斷層(即一般稱為活動斷層),建議經濟部地調所應進行更精密的調查,以確定是不是適合設置固化掩埋場。

新政府應拿出明確態度
勿讓美和市案在台南翻版

當地選出的立委王定宇表示,目前龍崎工廠有三個部分仍待解決:

第一、釋股動作一定要完成,徹底貫徹行政院的決議;其次,歐欣公司一定要看最近美和市釋憲案,美和市原本要做的是台北市捷運新店機廠,後來轉為聯合開發住宅,大法官釋憲指出,有違《憲法》保障人民財產的規定。他希望該公司能好好思考,當初徵用民地,如今怎能移作商業用途?第三是政府決策問題,舊政府的行政院院會核定退輔會撤資,新政府態度要更明確,要解決事業廢棄物的問題,不是在牛埔農塘解決,環保署和經濟部有必要正式公開宣示,不再展延南區事業廢棄物綜合處理中心案。王定宇相信只有這樣,這一爭議十多年的問題,才可以和平落幕。

目前國內多數掩埋場多已爆滿,事業廢棄物處理問題層出不窮,任意棄置的廢棄物,汙染農田魚塭,早已不是新鮮事,政府有必要重新檢討失控的「再利用」和「零廢棄」政策,面對民間或國內無法處理的事業廢棄物,由政府出面和技術成熟的國家共同合作,或者以開國際標的方式,尋求解決;對於合法公司一再發生與清運業者勾串,任意棄置事業廢棄物,也要拿出鐵腕加以嚴懲,否則廢棄物處理的夢魘與環保爭議,將永無寧日。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