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安演習還是演戲?我對台灣核安演習的訝異與失落

核安演習還是演戲?我對台灣核安演習的訝異與失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一場演習耗費鉅額的金錢、時間、人力,產生的效益卻低到讓人害怕擔心時,這樣的演習是不是淪為年復一年、只為了讓全民「以為」台灣核能很安全的方法呢?

文:陳冠伃(地球公民基金會志工)

自身的防災演習經驗

記得從小到大,求學期間只要在學校,幾乎都有參與過地震跟火災的防災演習。防震演練每次約耗時數小時,全校師生暫停上班上課,到操場空曠處避難。火災演習時,每個學生由消防隊員帶領使用防生梯、滅火器,逐步熟悉逃生設備及逃生路線,確實降低災害發生受傷、身亡的可能性。

由於過去的防災演習經驗,去年9月受邀參加核三廠核安演習時,我相當期待看到「真槍實彈」的演習。看到核三廠如何在內部設備故障時,在有限的時間內調派人力、資源,進行一連串的防護與救援。也很期待看到核電廠周遭的民眾、遊客、業者,如何與地方政府及國軍配合,進行完整的疏散工作。

但在這次核安演習中,我一次次的期待落空,換來更多的是訝異與失落。

是演習,還是演戲?

第一天演習主要由核三廠負責,是以逐項逐點的方式進行。由原能會的工作人員依照時序帶領我們到各個演練地點,每個地點皆有一至兩位核電廠人員負責。

駐點人員每人身著制服、戴工程帽、神色緊張地一邊解說如何使用設備解決問題,一邊揮著長竿指著一旁的解說流程圖板。

解說完畢後,我滿心期待地想知道設備真實運轉的模樣,但這時原能會的工作人員卻將我們帶至下一個據點,準備「聆聽」下一個地點的演習。

我滿腦子疑問的跟著人群走,心裡想著會不會是下一個地點才開始演習。但走過一個又一個地點,聽了一次又一次的講解,我才震驚的發現,原來在核電廠內凡是需要特殊設備進行演習的(包含斷然處置中的反應爐注水、蒸汽產生器補水、緊急民眾資訊中心、燃料廠房噴灑等),一律都由內部人員口頭講解「演練過程」。其他會真正實戰演練的,只有直升機載送貨物、4.16KV電源車接電、消防車噴灑等,個人認為呈現於媒體上畫面會較為壯觀的設備。

第二天的演練來到核電廠外的社區─鵝鑾里,演練透過車輛進行巡迴廣播、住家商家的掩蔽疏散等。一下車抵達演練地點,遠遠就看到有一座大型舞台矗立在廣場不遠處,舞台上排滿鋪著絨布墊的椅子,天空徘徊著空拍機即時拍攝現場狀況,並投射到一旁的大型螢幕及音響,供舞台上的長官觀賞了解。

看到架著舞台的大場面,和攝影團隊揹著攝錄影機拍攝一旁用膠帶黏著耳掛式麥克風、按照劇本背稿演出的村民,實在是很難跟過去自身的實戰演習經驗相比或是結合。

核安演習最後一站位於獅子鄉體育館,為收容場所演練物資運送及民眾的收容安置。現場動員許多老年人扮演災民。我好奇地與兩個阿嬤閒聊,意外得知她們一早就從不同地方過來這裡集合。問她們知不知道來這裡的用意為何,她們都笑笑地說「毋知拉,村長講來遮有呷擱有掠,你看,阮坐遊覽車來遮,給阮呷便當猶有衫褲包包通提,哪有遮好康欸啦!」

20170116-15
Photo Credit: 蔡卉荀攝
獅子鄉運動館為核災收容所,圖為單身女寢區及參與演習的民眾。
失望過後,關注依舊

經過一連兩天的演習,對於核三廠危機處理應變能力多了更多的擔憂。當一場演習耗費鉅額的金錢、時間、人力,產生的效益卻低到讓人害怕擔心時,這樣的演習是不是淪為年復一年、只為了讓全民「以為」台灣核能很安全的方法呢?

核安演習第一天晚上演習結束過後早已夜幕低垂,一行人拖著疲憊的腳步緩緩步離核三廠。核三廠外的公務車已發動引擎許久、準備載中央長官至飯店休憩。車窗玻璃因車內車外溫差,在窗外起了一層薄霧,我走近輕輕的用手指在玻璃上寫了「NO NUKES」,注目許久。

本以為沒人發現時,轉頭發現一旁友人微笑的看著我,我也回以一笑。我想,我們都期待台灣能走向非核家園。而在此之前,我們更應該關心台灣核電現況,一同守護彼此深愛的這塊土地。

本文經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