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年撐林鄭力爭700票生暗湧 民主派撕裂的盲點

唐英年撐林鄭力爭700票生暗湧 民主派撕裂的盲點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唐英年日前公開支持林鄭月娥的立場,惹來外界揣測中港商界對特首選舉的看法,就此,作者綜合近期各方資訊,作出選情評估。

唐英年終表態力挺林鄭,背後有否玄機?

不夠兩日時間,傳媒一度傳唐英年(唐唐)會借林大輝或其他代表支持林鄭,雖然他曾經發聲明支持林鄭參選,此後一直沒有明確「站邊」。昨日,唐英年終於大動作表明全力支持林鄭做特首,並聯同不少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的「香港友好協進會」,向傳媒暗示百多票選委可能一致提名林鄭。

此番舉動並不尋常,多個月前,當梁振英看似有望連任之際,唐英年為倒梁高調與曾俊華合照,像連成一氣,現在梁振英倒下,終於決定支持林鄭,看來他不滿梁更多是其個人問題,而並非要對抗「梁振英路線」。唐英年家族背景與江澤民時代的政商界人脈密切相關,數年前唐英年參選特首,與被稱他多年好友的林建岳爆「美女助慶」選舉醜聞,當下唐的政治取態,令人無法避免重提「肖建華案」,會否影響了特首選舉形勢。

《眾新聞》日前報導提及,肖建華在2015年加入了林建岳為首的「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該會董事成員還包括楊受成、鄭家純、黃志祥、許家印等富商;梁振英及中聯辦更參與其中。目前,林建岳、唐英年跟林鄭站在一線,稍後李嘉誠到訪中聯辦後傳出的取態,對曾俊華入閘甚至當選的影響,便非常關鍵。

未知李嘉誠鐵定意向之前,肖建華案會影響特首選舉嗎?

更甚,肖建華案涉牽的固然不止中港商界,更與習近平新一輪「金融反貪」有關,《蘋果日報》在前日報導︰

「肖建華長期刻意保持低調,無論在中港股市,都不出現在股東名冊中,令外界難以追查其財富狀況。內地《新財富》雜誌曾歷時3個月調查,發現明天集團利用大量空殼公司持股,掌控9家上市公司,控股30家金融機構,其中包括12家城商行、6家證券公司、4家信託公司、4家保險公司、2家基金公司、1家期貨公司、1家資產管理公司,資產超過萬億。北京理工大學經濟系教授胡星斗向本報表示,肖建華是內地官場經濟的代表人物,其落馬勢必是習近平在金融反腐的第一大案。」

肖建華早前在香港突然被帶到內地,不少傳媒報導他長期在香港每月50萬包租多個四季酒店單位,以部分中央高層銀行家的角色,遙距處理中港兩地上市公司和資金,他被帶走一事,有傳關乎習近平未來反貪的重點之一,如何進一步防止中國資金外流等問題。

無論具體情況如何,一星期前,《紐約時報》指肖建華在2013年曾花240萬美元,收購習近平姐姐與她丈夫持有的一家投資公司50%股份,有指此舉令習近平不滿。最近BBC引消息指肖建華「涉多宗金融詐騙和刑事犯罪」。

從一系列事件來看,程翔早前把肖建華案跟香港特首選舉扯上關係,確有其理據,並不能排除事件令選舉存在暗湧的可能性,始終,中央最明確的訊號,應以習近平名義「拍板」方能消解所有懸念。

林鄭終透露更多政綱,回歸後建制派罕見如此對立

不久前,林鄭與民主黨代表見面之後,一直遲遲未露面的政綱,在政改及23條終有明確說法,基本上,她口頭承諾無迫切要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此外,不大可能在2018年甚至整屆任內重啟政改,而她指其他政綱不宜具體說明做法,間接批評曾俊華公布政綱時交代一些細節及準則的態度。

此刻,我們便知道建制派人選中,林鄭與曾俊華的政綱,在如此重要的「23條立法、政改」兩事上鮮明對立,可以正式視作香港建制派在管治施針上的對決,一如二人過去關於「大市場、小政府」的隔空爭論。當下選情依然曖昧,林鄭團隊指仍未有足夠信心取得超過600票;而曾俊華漸改口風,對於基本取得150票以上提名,暫時相當樂觀。建制派撕裂對立成勢,同樣,民主派撕裂對立依舊。

並非民主派雙方策略無法兼容,而是「起初」論述出問題

梁國雄(長毛)、朱凱迪等「人社自決派」代表,連日在主流媒體回應大眾疑問,長毛最強調是擔憂民主派選委投票之後,若曾俊華當選,今後民主運動再無「合法性」(legitimacy)反對曾俊華。

筆者依然以「善意」理解他的立場,卻無法同意,如果小圈子選舉因為「並非真普選」,令香港特首多年以來沒有「合法性」管治,長期要以「所謂諮詢民主」及「所謂民望」支撐若干施政,那麼,一個同樣沒有正式民主授權的「1200名小圈子選委」,這批選委本身已缺乏代表性,他們被迫按照實際情況投票,及後,如何「因此」令整個香港社會失去爭取民主的「合法性」?

如何令市民再沒有理由反對任何一位特首(包括曾俊華)的管治?試問,即使立法會「直選」議席,假如有一天全數表示投奔建制懷抱,那支持者曾經投予他們神聖一票之後,民間是否再不能組織動員,批評這些議員代表的做法?是否違反政治原則或倫理時,不能有任何「票債票償」的運動?

若「一開始」只把焦點放在公民提名,可商可議,會像今日如此撕裂嗎?

現在,無論我們抱持怎樣的立場,筆者倒是認為,最近民主派陣營內的嚴重撕裂,不在於「泛民主派」及「人社自決派」在實際策略上毫無兼容之處,而在於人社自決派在宣揚立場上,並不僅僅是標榜公民提名,希望各方授權長毛參選宣示對23條的不滿,以及對真普選的理念;還有是,他們的政治立場及提出的議論,一開始否定「泛民選委」策略投票的一切理據,沒有「各有各做,多元抗爭」的善意,而是以長毛參選表示民主運動的「道德基礎」,而「泛民選委」的策略則毫無道德基礎可言,甚至連今後的民主運動前路也徹底摧毀,是一種完全黑白正邪對立的判斷,沒有任何「可議」的餘地(實際上,筆者早前已撰文指出有兼容之處,並非全無可議之處)。

於是,認為泛民選委在被迫的情況之下,有實際必要推倒林鄭,可策略投予曾俊華的一方,便以高標準審視人社自決派在參選小圈子選舉的做法,是否能有充分的道德基礎,延續多年來一次又一次反映小圈子的不公義,正如人社自決派,嚴厲審視泛民選委,是否有充分道德基礎策略投票。

似乎,連民主派陣營之內,在兩種看來對立的抗爭做法上,也出現兩害取其輕的「lesser evil」問題了。最後,大家試想想,假如人社自決派,從一開始提出做法之時,只是高舉「由公民提名授權」的合法性,以此來界定參選小圈子選舉反映不滿的「策略」,同時,又強調是「更好」的做法,「相對來說」有道德基礎,而不是全盤否定泛民選委有一定理據策略投票,希望說服更多人支持他們,這樣做的話,會否演變成今日陣營之內勢成水火的撕裂呢?確實值得我們深思。

延伸閱讀:

  1. 〈李嘉誠改撐林鄭? 勿過分解讀張德江南下 區分「欽點」之說〉
  2. 〈長毛參選特首之後,唯一可以解決「內鬥」的艱難辦法〉
  3. 〈形勢有變:政治局「唯一支持」林鄭的疑團與爭議〉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