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中國、外島入侵以及韓戰爆發,台灣的命運因第七艦隊而改變

兩個中國、外島入侵以及韓戰爆發,台灣的命運因第七艦隊而改變
Photo Credit: U.S. Navy National Museum of Naval Aviation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於台灣的戰略性位置,美國與其盟邦坐視台灣淪入共產主義之手並非其利益考量。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在地理上的區隔促成了「兩個中國」的問題,並在政治上持續此種區隔迄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布魯斯・艾里曼(Bruce A. Elleman)

台灣海峽的戰略重要性

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分為二的分界線是台灣海峽而非長江,這甚至是比兩岸的分治並立都還要明顯的清楚的事實。兩岸的分裂大致上滿符合冷戰時的結構,如德國分為共產的東德與民主的西德;同時韓國和越南都分裂為北方的共產國家,南部則是名義上的民主國家。可是,由於這些分裂國家的另外一半或多或少在領土大小與人口數量上都有相似之點;國民政府的外島據點與中共所握有的廣袤領地和人口數相比,則顯得相形見絀。

對於許多外界的觀察家而言,中共似乎能隨意就戰勝台灣。不過,不能輕忽海峽所提供的海上安全。事實上,那道最窄之處大概只有二十一英哩寬,遠遠比台灣海峽更為狹窄的英吉利海峽已然證實為一道對抗拿破崙、德意志帝國和納粹的堅固城牆。台灣海峽也證明了其在保護國民政府免於被攻擊的重要性。

國民政府撤退至台灣正是因為這些歷史性緣由。十七世紀期間,國姓爺鄭成功試圖擊敗從華北入侵的滿洲人時,便曾立基於台灣。鄭成功運用包括了金門在內的許多小型外島,作為橫越台灣海峽的踏腳石。一六六一年,他將部隊駐防於澎湖,以利於進行海戰來驅逐台灣島上的荷蘭殖民者。一六八三年,清軍也運用了各個外島來擊敗這些效忠明朝的遺民,並拿下台灣。

台灣海峽向來是個重要的戰略區域,因為其座落於沿著東亞南北海運的主要航道。日本、朝鮮半島、華北與華中的貨品與奢侈品必須經由此海峽,方能運至東南亞,一如從南往北的原物料和商品也必須行經此海峽。台灣海峽長久以來都是個瓶頸之處,因此能掌握海峽兩岸的國家便能封閉其往來的國際船運。此種行動會迫使商船採取繞道至台灣東面航程更長,更為不安的航道。

台灣本身歷經了多次爭奪戰爭,包括十七世紀時的明朝遺民、荷蘭人以及清軍;十八世紀時,滿洲人鎮壓了地區叛亂;還有一八八○年代的清法戰爭。由於甲午戰爭,一八九五年簽署馬關條約,台灣永久割讓給日本。日本對台灣維持了五十年的掌控,一直到根據開羅與波茨坦兩項協議的條款,日本在一九四五年投降後,台灣才再次回到受國際承認的蔣介石與其國民黨政府的中國。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八日,蔣介石及其團隊正式將政府遷移至台灣;這一天(東京時間)也是日軍攻擊珍珠港的第八週年。

以更大的脈絡來看,台灣是北從阿留申群島起經北海道至日本諸島,之後穿越琉球與台灣,最後來到菲律賓的島鏈之一。無論是任何形式的南北向的入侵行動,這些島嶼都將扮演起重要的角色。共產黨控制台灣將會危及日本與菲律賓。比方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海軍規劃人員敏銳地察覺到,日本之所以能順利入侵菲律賓,就是從台灣發動戰爭的。倘使台灣落入中共之手,便能推斷解放軍會利用台灣作為攻擊此島鏈中其它島嶼的基地,以及干預國際船運之用。

因此,不讓台灣落入共產黨之手是至關重要之事。一九五五年,澳洲總理羅伯・孟席斯(Robert Menzies)簡潔地表示:「從澳洲與馬來亞的觀點而言,敵軍坐落於這島鏈上都是個致命傷,我方只能經由跳島的方式抵達印尼,且在此情況下,對於馬來亞與澳洲不論是在側翼,亦或後方都有極大的破壞性。」隔年,日本外長重光葵告訴美國大使:「日本會把台灣陷落至共產黨之手視為對其利益之威脅,因此支持美國預防此種可能性之政策。」最後在一九五八年,英國外相塞爾文・勞埃(Selwyn Lloyd)重申英國與美國抱持相同觀點,即是「共產黨威脅遠東地區」,以及必須劃出要包含日本、南韓、琉球、台灣、香港、南越和馬來亞的「遏制線」(containing line)。

基於台灣的戰略性位置,美國與其盟邦坐視台灣淪入共產主義之手並非其利益考量。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在地理上的區隔促成了「兩個中國」的問題,並在政治上持續此種區隔迄今。可是國民政府控制了大量的外島,部分島嶼就位在中國大陸的海岸邊,而非靠近台灣本島。這就是兩次發生在一九五○年代,以及一次在一九六○年代初期的台海危機之核心所在。

北京規劃運用外島入侵台灣

美國政府提供船艦與飛機協助其執行封鎖之前,國府的海軍軍力形同紙上談兵。雖然台灣所擁有的,來自大陸時期的海軍戰力依然龐大,可是這些船艦是用來防衛台灣的安全,而非用來支援封鎖行動的。

一九四九年夏秋兩季,國軍有力地捍衛那些作為支應封鎖行動的外島據點。最初在山東半島北邊的長山八島,部署有一團的海軍陸戰隊,以封鎖渤海灣和北方的港口,並強化舟山群島和馬鞍群島以封鎖長江。 與此同時,利用大陳島、馬祖、金門和靠近台灣的澎湖,靠近廣州的擔桿列島與萬山群島,以及離中國南部海岸只有十五英哩遠的海南島,封鎖了三分之二的中國海岸線。可是許多在外島執行封鎖的,都是與國民政府同盟的游擊隊。這些群體以掠奪來往船隻度日。 依據美國海軍情報辦公室的報告,國民政府在壓制這些行為上並未非常盡力,因為「這無疑地會喪失這些外島游擊隊的支持。」

在一九四九年秋季期間,態勢開始轉變。十月,共產黨攻擊國民政府所堅守的金門,遭到國民政府守軍頑強地抵抗,解放軍未能攻下此座島嶼。 可是,廣州城旋即失守,許多北方島嶼也淪陷,實際上縮窄了對華中與華南地區的封鎖力度。一九四九年十月初,前清海軍提督薩鎮冰推測封鎖或許無法長期進行。從一九五○年二月起至五月之間,共軍儘管在海空軍方面居於劣勢,但還是攻下了國軍據守的海南島;當年五月,拿下舟山群島;七月,攻擊金門大擔島。

一九五○年夏季,國民政府已經失去渤海灣和長江口的島嶼基地,還有海南島。喪失這些島嶼就去除了一半的封鎖區域。傳統上來說,海峽地區的離島是作為入侵台灣的前進基地。如此一來,國民政府認為持續控制這些島嶼是阻擾北京發動入侵的重要因素。

到了一九五○年春,共軍似乎準備就要入侵台灣了。解放軍開始徵集台灣海峽沿岸港市內的數千艘帆船,顯然準備要發動大規模的兩棲入侵行動。依據美國海軍的估計,共產黨能聚集七千艘船隻還有兩百架飛機,以運送二十萬名部隊橫渡海峽。此種情勢發展使得國民政府持續控制大量的沿岸戰略性島嶼益發重要。前第七艦隊指揮官查爾斯・庫克二世(Charles M. Cooke, Jr.)在一九五四年訪問台灣回去之後,畫出一張強調台灣位在「關鍵性海域」的地圖。

台灣位在「關鍵性海域」

解放軍在海南島的取勝關鍵,主要是利用小船隻組成的艦隊,在深夜中橫渡瓊州海峽。解放軍一旦登岸上陸作戰,就能戰勝國民政府的海空軍以及島上為數甚少的駐軍。如同一份美國海軍報告所推論般,「中共願以承受人員和船隻的巨大損失,證明他們擁有堅定的決心要解決這些對他們的安全和經濟造成巨大威脅的島嶼駐軍。」解放軍之所以順利攻下海南島,主要是因為海南島離中國大陸只有十五英哩;在海南島所運用之戰術要如法炮製在擁有六倍距離寬的台灣海峽之上,其成效甚微。事實上,北京要入侵台灣會需要中共海軍的全面性投入,包括徵集數百艘、或許數千艘的船隻,以及訓練數以萬計的軍隊。

國民政府為了阻擾此種企圖以及持續封鎖行動,特別仰賴正好位於福建省沿海的金門與馬祖這樣的大型島嶼,以及介於台灣與大陸半途間的澎湖。

國民政府控制下的外島

國府海軍在台灣海峽的優勢使其有能力執行攻勢策略,這包含攔捕開往中國港口的貨船,對中國大陸發動登岸突襲以及情報收集。根據美國海軍情報辦公室的報告,國民政府攔截中共武裝帆船的行動,曾引起「無數次的近距戰鬥。」

國民政府在一九五○年代所掌控的二十五個外島,始終存有爭議性。一九五三年七月三十日,美國海軍一份名為《中華民國政府現今所掌控之外島的安全性》的報告,把其中二十個外島分為三種類別。第一類:福州外海的四座(包含馬祖),還有廈門外海的四座(包括金門);守住這八座具有軍事價值的外島,可反制共產黨對台灣的入侵。第二類:對於防衛台灣與澎湖群島無關重要的;如大陳島附近的兩座。第三類:用來防衛第一類與第二類的其餘十座外島。

至於其餘尚在國民政府統治下的外島,美國海軍規劃人員認為,這點確定會遭受解放軍攻擊的島嶼,根本就不值得駐軍防守。另一份美國海軍報告即明快點出,如以軍事意義上的「絕對必要」來看的話,這些島嶼對於在防衛台灣和澎湖毫無重要性可言。除了「入侵前準備、突襲行動、情報蒐集、海上抵抗、破壞行動、逃離與迴避」之外,其對於國民政府的重要性主要還是在於精神層面的。

一九五○年春,解放軍在奪去國軍掌控下位於最北端和最南端的外島之後,便停下腳步。要奪取國民政府所掌控的剩餘外島,他們需要更先進的海軍裝備,例如兩棲登陸艇,而這在一九五○年代初期的解放軍海軍中是付之闕如的。解放軍陸軍和海軍要不以大規模的軍力拿下殘餘的外島,否則就得完全繞過它們直接攻擊台灣。解放軍很難隱藏此種入侵作戰的準備,尤其要避開空中偵察所探知。

隨著冷戰的發展,加上上述歷史背景以及台灣對於國共雙方所具有的戰略重要性,使得一九五○年代初期的中國東南海岸線,情勢依然特別緊繃。國共雙方軍隊在無數的島嶼上堅決捍衛各自的陣地,希望能改變眼前的戰略平衡。如同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指出,「對於美國而言,除非台灣遭受攻擊,否則這些外島並不重要。」除非它們作為「發動攻擊的踏腳石」之用。國民政府若再丟掉更多島嶼的話也會造成士氣低落,也會使得杜魯門與艾森豪政府面對「共產黨未入侵就先行撤退」的指控。正是這些原因,美國政府認為有義務支持蔣介石保有這些外島。

小結

一九五○年春,國共隔著台灣海峽彼此遙望。對於許多人而言,解放軍正準備規劃複製其順利拿下海南島的模式,對台灣發動大規模攻擊。由於杜魯門政府對蔣介石與其播遷來台的國民政府已然幻滅,美國極不可能冒著與蘇聯發生更大規模的戰爭風險,公開干預共軍的行動。與此同時,一九五○年一月六日,英國正式承認北京政府,也排除英國介入的可能。如果在當年春季或夏季發動渡海攻擊,台灣或許在一九五○年之時已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然而到了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韓戰爆發時,北京攻擊台灣的行動都不再可能了。兩天之後的二十七日,杜魯門總統下令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執行台海中立化行動。相隔一天,美國驅逐艦「布拉什」號(USS Brush, DD-745)駛進基隆港。 這是一九五○年一月杜魯門採取「放任」政策之後, 美國海軍軍艦首度造訪台灣。又隔一天,美軍航空母艦「福吉谷」號(USS Valley Forge, CV-45)在兩支驅逐艦分隊、兩艘潛艦以及數艘補給艦護航下,航經台灣以展現軍力。

聯合國立即譴責北韓的攻擊,同時聯合國軍開始進入南韓。由於韓戰隨時會擴散至台灣,一時之間台灣的續存對於軍事與政治兩方面來說都顯得更為重要。如果北京奪下台灣,便將能切斷聯合國對韓國戰場運送部隊和補給的主要海上交通線(SLOC)。為了預防此種情況,美國海軍派出一支臨時編制的部隊前往台灣;一開始是在基隆外海作業,之後也到高雄。由於美國的軍事干預,以及美國海軍船艦、飛機還有潛艦在台灣海峽執行的中立化行動,北京預定入侵台灣的計畫得延後至隔年執行,最終全都取消。在接續三十年的冷戰時期,台海巡防艦隊在維持東亞和平起到了作用。

中國與台灣之間的海上屏障:美軍台海巡防艦隊的軍事影響與政治、經濟衝擊

書籍介紹

看不見的屏障:決定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布魯斯・艾里曼(Bruce A. Elleman)
譯者:吳潤璿

1950年韓戰開打,台灣告急!美國政府立即派遣第七艦隊,成立「台海巡防艦隊」偵巡與協防台海,從而開始了美軍在台海偵巡、協助訓練中華民國海軍、軍援國軍的歷史。在大部分讀者所認知的歷史中,僅知道第七艦隊執行台海中立化的任務,進而打消中國共產黨解放台灣的意圖。關於其他細節、過程、所造成的影響卻知之有限。《看不見的屏障》首次披露這段廣為人們所知,卻不知其詳的美台關係史。

作者艾里曼長期專注於中國歷史的研究,本書的重點在於關注美國在台海的政策、戰略以及行動層級背後的利益。他利用英美已經解密的文件,填補這段台灣歷史至今未有系統性研究的拼圖,對美國在維護台海中立化的歷史,提供了非常前瞻性的剖析。作者站在美國的角度來敘述這段歷史,談論美國如何看待「台海巡防艦隊」對台灣不管是軍事、政治,甚至是在經濟上的影響。

(八旗)0UEC0012_看不見得屏障-立體300dpi_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