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報老編:我對新聞業整體依然很樂觀

泰晤士報老編:我對新聞業整體依然很樂觀
Photo Credit: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擔任英國《泰晤士報》資深編輯的的名作家George Brock,深入探討新時代線上媒體的通路和實驗,並分析未來的媒體走向

翻譯:吳玟潔

對新聞業而言,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當傳統型報業及新聞機構正面臨淘汰邊緣,新興傳媒平台及商業模式的出現,卻可望帶來轉機。曾擔任英國《泰晤士報》編輯二十多年的知名作家George Brock,目前任教於倫敦城市大學新聞系,在其新書《Out of Print》中,George Brock 為讀者揭開幾世紀來平面媒體的發展脈絡,深入探討新時代線上媒體的通路和實驗,並分析未來的媒體走向。

即便現今普遍不看好新聞業的言論漫天紛飛,Brock仍樂觀看待新聞業的發展。

「雖然我也擔心某些日報的生存困境,但對新聞業整體,我是抱持著樂觀態度。」Brock在書中發表對媒體現況的看法:「即使現在有些機構生存不易,新聞業的發展仍有其生存法則。新聞媒體目前無法重現20世紀的盛況是事實,但我們可努力在現今找尋新聞業的新出路。」

我有幸透過Skype和Brock聊聊他的新書。他談及為何他認為紙本未來將走下坡、為何香港都市日報與社群連結間十分辛苦,以及為何新聞人員會認為讀者需要付費。以下是整理過的訪談內容及採訪影片片段。

out-of-print-cover

《Out of Print》封面。圖片來源 : Amazon

Q:你在書中談到幾世紀來新聞業的發展,我們可以從中學會什麼教訓呢?

我想,比起可以學到什麼,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記新聞業的歷史:新聞業是快速前進且經常變動,而從業人員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試驗中,推敲出可行的方案。

我想強調的是,我不能誇大人們會記住新聞業歷史的重要性。人們會對20世紀後期新聞業感到不尋常的原因在於,其穩定的新聞環境有別於歷史上的其它時期,而人們會以為新聞業一直都是那樣子。

這種想法完全是錯的,因為如此狀態只發生在20世紀晚期。當時天時地利人和,平面及廣播媒體從業人員都擁有穩定收入,不過好景總不長,畢竟新聞業、民主、社會議題及市場皆關係甚密,因此,任何一點經濟或社會方面的變動都會影響新聞業,而讓新聞業徹底改變的因素,則是科技的發展。

Q:你在書中提到平面媒體過去過於安逸,他們安於現狀,習慣以一貫的方式做事。那麼,在數位媒體崛起的現代,平面媒體是不是早該有所改變,以因應現今的環境?

Brock:該從何說起呢?我也曾在權威報業工作,而我們其實並沒有做太多的「實驗」。讓我來解釋一下「實驗」指涉為何?對權威媒體而言,他們認為做實驗就是將一些人集合在一間「鍋爐房」,從一群「傀儡」中選部分來做研究,如果事情順利就進行大型行銷活動,然後就擺在一邊。但真正的實驗卻該是,將我剛提到企劃所需的金額分成十等份,各分給十個30歲以下的實驗對象。

假設一份預算為1萬英鎊,那麼總預算便是10萬英鎊,而你會知道其中八成的投資是不會回本的,但如果其中有2個計劃能成功,你便領先別人一大步了,如果僅有一個成功,成果也相當不錯。大媒體公司就是太晚了解這個道理,另外,也在了解數位發展及數位角色上無法先馳得點。他們也沒有好好將數位人才與傳統型新聞業結合,輸在動作實在太慢。如果我能再重來一次,我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抉擇。

(Brock在這段影片中解釋香港都市日報如何盡力達到讀者的需求,及因應廣播及電視崛起所做的調整。)

Q:關於書名,你特地把它取名叫《停止發行Out of Print》而不是《The Death of Print》。有些人會認為Out of Print在某程度代表報紙將要被淘汰,但我猜想你能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代表的是印刷不再是報紙呈現的唯一方式,而是會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存在。

Brock:我必須強調,我在書中明白指出我並不認為紙本報紙會就此被淘汰。我要說的是,紙本報紙受到的衝擊是無法阻擋的,而紙本報紙在新聞業占的比重也會越來越小,但是我仍然不認為紙本報紙會完全消失。

我認為雜誌業受到滿大的衝擊,但換個角度想,它們仍依舊存活。我想大部分的報紙不會消失,只是會減少以紙本形式呈現,另外書本也在這股浪潮中遭受波及,不過書本印製量仍為數不小。我不認為紙本中會消失,除非有人可以完全發明仿真紙張質感的螢幕,否則距離紙本完全被取代依舊有一段日子。

(影片 :  Brock認為付費牆模式的效應仍待長久觀察)

Q:許多人以為收費牆模式(註1、2)是一帖萬靈藥,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買單。我認為我們會走向極端的方式解決問題,而忘卻事情都是一個過程,也許讀者在某些情況願意付費,有些時候則不會樂意,因此不代表它在任何刊物、任何地區、任何國家或任何城市都能成功。

Brock:一般來說,新聞通常是無法回收成本的。但儘管如此,一些人們將其視為高價值的新聞,在某些狀況下會讓讀者願意花費。但這需要非常久時間來真正了解該如何發揮,因此我們對讀者心中的價值只有很基本的想法。

舉「新聞參與」為例,如果我弄了個BuzzFeed的列表,嚴格說起來這就是一種新聞參與,而如果我閱讀關於發生在埃及和敘利亞的事,這又是另一種新聞參與。我們只有很少的工具能在社群媒體世界中去衡量參與程度的不同。人們在Google上試圖做這件事,但即便是Google也都沒有很深入去衡量。直到我們開始嘗試衡量所參與的嚴肅議題,我們仍懂得不多。大家都在說寫新聞時必須要說點有趣的事,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當情況變化非常快速時,他們應要準備好說證據並未妥當。

Q:說到新聞的可信度,你在書中提到一點維機解密,以及許多新崛起的非傳統型新聞來源。就像著名的史諾登事件,以及自由記者格林華德(Glenn Greenwald)所做的一切。資訊來源越來越多元,是時候讓我們想想所謂記者的定義為何、怎樣的記者值得受到保護?請跟我們談談這個問題在數位形式呈現的看法。

Brock:首先,我並不完全信任現有的保護記者法條。一部份是因為,就像你說的,科技的進展改變了資訊傳播方式,和資訊被洩漏、揭發和取得的方式。因此我覺得關於新聞業的法條應針對結果而不是記者個人,會是比較有效力的法條。

(延伸閱讀:點這裡看Josh Sterns在MediaShift發表關於保護新聞業而非保護記者的看法

如果有一個法條保護新聞業,那我們當然會問,怎樣才算是從事新聞? 關於「公共利益評量」(public interest test)的話題已備受討論,許多人則將其稱為「公共價值評量(public value test)」。如果律師知道我提及這個話題,他們會抱怨說:「你怎能這麼說?這太隨風氣改變,太難以捉摸也太難解釋了,因此要成為測試的方式是比較難的。」英國多數會影響新聞業的法條都缺乏足夠的公共利益評量。你應該有注意到近幾年我們對電話竊聽的防治有點大驚小怪(註3),經由這些事件,應該建立更好的評量機制並制定可以牽制記者的法條,但這都並沒有做到。

6405379079_6c043dcb66_z

Photo Credit:Elvert Barnes CC BY SA 2.0

第二,在書中稍後的章節,我也試著傳達什麼能被稱為當代記者做的新聞。我列舉四樣新聞該有的要素,分別是事實驗證、建構事件原貌(記者必須統整未經分析、評論的資訊)、目擊證明(某些時候仍非常重要,甚至會讓報導更具公信力)、及調查報導所需的特殊技巧。我列舉的項目並非絕對,我在書中寫這些的目的是要告訴大家:「除非記者專注於他們的所作所為,否則報導只會詞不達意又模糊不清。」新聞真正的功用在於挖掘對民眾重要的事件,因此我認為我所列舉的四項核心任務是必備的。當記者朝這個方向做新聞,才是有價值的新聞,也才符合公共利益和公共價值。

(影片 :  Brock談到英國政府調查電話竊聽醜聞的情況,他認為執法者反應過度。)

Q: 您目前在倫敦城市大學帶領非常有趣的課程,我很好奇您會怎麼訓練未來的記者?要如何讓學生學到畢業後也能繼續派上用場的東西呢?

Brock:我們努力讓學生俱備平面和數位媒體記者該有的素養。不過更重要的,我們希望學生能擁有面臨各種改變的能力。我們不能保證學生畢業後會遇到哪些挑戰,但我們告訴學生這對他們來說是好的,尤其年輕時最有可能探索一切創新的事物。

大多數系上資深的教師從前都在電視、廣播或印刷業工作過,而在他們工作的那個年代,其上司或主管是完全了解這個產業。如今,新聞從業人員更需精通數位媒體,因此數位原生世代(註4)在新聞業越來越搶手。我們的研究生現在進行的所有課程中,大學部學生需參與我們說的「創業新聞學」(註5),藉以培養學生俱備面對未知挑戰的能力,讓學生初步瞭解企業的樣貌。可以這麼說,世界正在面臨巨大改變,學生必須擁有創新思維,並隨時未改變做好準備。另外我們經常做變動,每樣經修改的東西過一段時間就會再重新被審視。所以彈性思維和面對改變的能力是必備的。

改變是不斷上演的。不過我們的學生也並非只想要一個教授新型傳媒的課程。他們很清楚自己想上的課程,是要培養面對改變、困境、創新及未知等能力。但是他們也希望能學到不會被時代淘汰的技巧。我們現在有兩門碩士學程,分別是「報紙新聞學」及「互動新聞學」,兩門課有許多互相學習的地方。我教的是「報紙新聞學」,我問學生為什麼他們選擇這門課,而他們比其他新聞業前輩更精明,他們回答:「傳媒平台形式並不是最重要的,不管我們將來在怎樣的平台工作,最重要的還是『寫』報導的能力。」在某方面來說,學生早已領先我們一步。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註解參考資料:

  1. 收費牆與收費門:談紐約時報收費現象
  2. 看紐約時報 Paywall 的數據,線上付費看新聞的時代來臨了嗎?
  3. 世界新聞報電話竊聽醜聞
  4. 數位原生(Digital natives)和數位移民(Digital Immigrants
  5. 創業家新聞學(Entrepreneurial Journal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