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杯不是問題,問題是女性無法決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

月亮杯不是問題,問題是女性無法決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
Photo Credit: NicoleCarey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連一個女人使用侵入性的用具,都還要時時刻刻擔心自己的行為會不會引起某些人的不悅,或者是造成自己名聲的損害,你覺得女人在這裡究竟是被視為一個人?

我相信大家從小到大,無論你是看成人小電影,還是看脫口秀的葷段子,你都會看到總是會有人(特別是直男)認為女人解決生理需求的用具不外乎就是這幾種︰小黃瓜、香蕉、茄子、很大條的東西、有顆粒的東西、便宜劣質的爛按摩器等。

而事實上,關於這樣的實驗,還真的有女性親自試驗過,並表示無論塞什麼東西進陰道,這些東西對於助性都沒有任何助益。

儘管如此,也依舊還是有不少男男女女對於女人解決生理需求的想像,都是停留在黃色笑話般的荒唐印象。因此在男性主導的色情文化中,對於異物入侵照理來說我們不應該太過驚訝。特別是在月亮杯議題這方面來說,既然連未洗過的植物都可以放心的置入陰道,那麼月亮杯跟這些相比,實在是太沒什麼爭議點了。

然而矛盾的是,當前對於月亮杯的爭議,卻從來沒有因為我們對更奇怪的棒狀物塞進陰道這件事情感到習以為常,就覺得月亮杯的使用比較正當。反而當月亮杯出現的時候,我們反而是看到一個相當不尋常的反對反應︰「不行!這會傷處女膜!」;「不行!這會讓陰道撐大!」;「不行!這有感染風險!」;「不行!因為各種不行!」

而他們唯一不敢承認的是,他們對於月亮杯的否定,純粹只是來自於一個「不行!我不能讓女人決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

說到這裡,你覺得所謂的「月亮杯」疑慮到底是什麼?到底是因為會傷害身體?還是男人無法隨心所欲的傷害女人的身體?是因為月亮杯對女性身體有害?還是為了要照顧男人的感受,所以連一個杯子塞進陰道裡也是大忌。

這些問題要呈現的現象再清楚不過了。對於男性主導的性價值觀而言,女人的身體從來都是男人的附屬品。所以女人不可以為自己的身體做主,女人的身體是要受到男性社會審視的。所以女人要特別在乎男人的感受,不可以做讓男性認為「違背風序良俗」的事情。

月亮杯的問題真的是問題嗎?也許他背後有他的科學依據,但是真要深究其觀點,可能跟醫學研究毫無半點關係。反而這些研究有更多時候反而是為男性的性價值觀背書,以支持女性不能用自己的想法擅自將異物塞進自己的身體裡。

於是從月亮杯的問題可以得知,月亮杯的問題本身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在於男性無法支配女性身體的焦慮,所以月亮杯的問題才是個問題。否則各種千奇百怪還未必衛生的物品都可以塞進女人陰道,唯獨對女人衛生有益的月亮杯卻被視為一個禁忌。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令人感到荒謬的結果?正是因為前者滿足了男性對女性性慾的想像,而後者則是挑戰了男人在性別上的三觀。導致即使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杯子,都要引起眾多男性的恐慌。

其實從月亮杯的問題,我們就可以明顯看出女人在這個世界的位置。女人是人嗎?對於深信性別很平等的人來說,或許是吧?然而如果連一個女人使用侵入性的用具,都還要時時刻刻擔心自己的行為會不會引起某些人的不悅,或者是造成自己名聲的損害。這樣的權力關係,你覺得女人在這裡究竟是被視為一個人?還是根本就不是人?

我想這一切早就不言自明,只是沒有人願意承認而已。

既然這樣的脈絡在前,那麼我們應該也不難相像,在男性所主導的性價值觀裡,女性的身體是如何被對待的。對男人來說,性是一種愉悅,因為在性方面,男性擁有絕對的主導權,可以決定女人用什麼姿勢和心態去面對每一次的性關係,並告訴他們一切都是「自然現象」。他們甚至還可以決定什麼樣的性對女人是「爽的」,什麼樣的性是「不應該」的。即使女人拒絕,還要受到男人的白眼。因此在這樣權力不平等的性關係中,女人的位置完全是別無選擇。

於是這些男人當然可以很理所當然的想像(或實踐)把奇怪的東西塞進女人的身體裡,因為他們本來就不在乎女人的感受。他們只是純粹的覺得自己可以,女人也必須要可以。儘管塞進女人身體裡的都是一種莫名其妙,但是卻沒有人會教育男人(或女人)這種莫名其妙。他們只會用「情趣」做搪塞,並拒絕接受女人真正的感受。

月亮杯的問題乍看之下是個問題,但是剝開衛教的假象,真正的面目純粹只是男人無法支配女體的恐慌。然而你要說這樣來自心底的恐慌有解決之道嗎?我只能悲觀地表示這種病從來不是透過各種教育就能解決的事情。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除非男性能夠願意親自解開性別權力的死結,否則即使沒有月亮杯,凡是女人自主對待自己身體的問題,永遠都是問題。

老娘有了月亮杯何必要棉條?它可以用10年而且真的「零觸感」

本文由空心二胡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