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野望」及祖克柏的「駭客之道」

Facebook的「野望」及祖克柏的「駭客之道」
Photo Credit: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對Facebook所主張的「駭客精神」耳熟能詳,也知道這家公司網羅了各界的技術菁英,但顯而易見的是Facebook已經從昔日的一家網路公司,變成商業的巨擘。

文:鄭緯筌(台灣電子商務創業聯誼會理事長)

「野望」(やぼう)是源自於日本的詞彙,意思是野心、奢望。用「野望」一詞來描繪Facebook躊躇滿志、睥睨天下的近況,想來是相當貼切的。

如果我們先不考量實際的地理疆域,單用會員人數來看的話,Facebook儼然已經超越中國、印度,成為全球第一大國。來自世界各地的網友,無時無刻「活」在Facebook的國度裡。無論是在捷運中、辦公室裡,還是睡前時刻,大家都不忘在Facebook上留下生活的印記,一點一滴成就了使用社群媒體打卡、寫日記的生活日常。

回顧Facebook創立之初,這還只是一個被創辦人祖克柏用來「把妹」的社交網站。然而隨著市場版圖逐漸擴大,頻寬、人事成本、辦公室租金等各種費用的支出也相當驚人,因此,在Facebook股票上市之後,經營團隊不得不面對現實,加快商業化的腳步,想方設法要獲得更龐大的收益。

“In reality, hacking just means building something quickly or testing the boundaries of what can be done. Hackers believe that something can always be better, and that nothing is ever complete. They just have to go fix it — often in the face of people who say it’s impossible or are content with the status quo.”

實際上來說,駭客只是意味著快速的開發、建立某件事,或是測試、挑戰現存概念的極限與可能性。駭客相信事情總能做得更好,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已經完滿無缺。因此,駭客通常會去調整、解決那些人們總是說「不可能」或是傾向保持現狀的事情。

——祖克柏的駭客之道(The Hacker Way)

大家都對Facebook所主張的「駭客精神」耳熟能詳,也知道這家公司網羅了各界的技術菁英,但顯而易見的是Facebook已經從昔日的一家網路公司,變成商業的巨擘。Facebook的技術阿宅們不以現有的成就自滿,汲汲營營地想要謀取更大的利益和影響力。他們不但加速廣告業務的布局,也思考更多可行的商業模式,好比在塗鴉牆上插入各種廣告,或是開放社團可以直接購物等等;未來,還可透過Messenger直接進行支付。

此外,他們更覬覦龐大的影音商機,不但忙著和YouTube爭奪閱聽大眾的眼球,也利用廣告、贊助等方式來獲得收益。換言之,Facebook不甘於只做一個社交平臺,除了已經掌握大量會員和流量外,更積極想要將滿滿的流量和影響力,透過各種方式與形式變現。

去年十月下旬,Facebook的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與產品長克利斯.寇克斯(Chris Cox),連袂出席了WSJ.D Live大會。寇克斯公開宣佈,他們正在開發新穎的數位工具,讓影音可以更具有吸引力。寇克斯預估,到2021年時,影音將占Facebook行動流量的七成。從這段公開談話可以看出,Facebook雖然仍然堅持技術本位,但也不可避免地大量投資與影音有關的內容。

再加上Facebook在2015年5月推出「Instant Articles」服務,讓各家媒體可直接在Facebook平臺發表新聞,宣稱可以讓網友更快看到新聞、帶來更好的使用體驗,媒體也能擁有更高的觸及率。然而,這一連串的舉措,也讓人覺得Facebook是否撈過界,企圖成為一家能夠影響社會輿論的媒體公司。

那麼,Facebook的創辦人祖克柏,又是怎麼看待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社交巨擘呢?

他在去年12月Facebook Live直播活動上,對外表明了立場,他說:「Facebook無疑是一個新平臺,但我們不是傳統的科技公司,更不是傳統的媒體公司。我們的責任不僅限於傳播新聞,我們是公共資訊與話語的重要組成部分。」

最近,國外媒體也傳出Facebook買下了《紐約時報》大樓的某幾層辦公室,有意將負責「Instant Articles」服務的新聞產品團隊,從加州搬到紐約這個美國媒體重鎮。這件事,某個程度上也彰顯了祖克柏的野心。

對於接近20億的月活躍用戶來說,Facebook早已不再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社群媒體,而是獲得資訊與人際往來的重要平臺。這讓人想起知名電影《蜘蛛人》的經典臺詞:「能力愈大,責任就愈重」(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桑德伯格表示,Facebook目前有兩個目標,包括成為包容所有概念的平臺,以及矢志為所有網友闢建一個安全的線上社群。

眾所皆知的是,Facebook的能耐早就超越能夠飛天鑽地的蜘蛛人,但也因為近年來的發展過於迅速,讓營運團隊驚覺,無法單靠演算法來管控一些有爭議的內容,好比近來假新聞頻傳,就讓他們傷透腦筋。今年1月4日,德國便針對在Facebook散佈、流竄有關梅克爾總理的假新聞⼀事,對Facebook開罰五十萬歐元。

面對野心無窮的Facebook,廣大的用戶們該何去何從呢?我想,大家是時候該好好思索了,要如何善用這樣的社群媒介,但又不能被它所拘束和綁架了。

本文經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