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情:韓國的戀愛文化 港女一定比台灣、日本女人差?

談談情:韓國的戀愛文化 港女一定比台灣、日本女人差?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情人節,香港單身男女、兩性關係如常成熱話,今年作者透過分享異國戀愛文化,作出不一樣的隨談分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韓國男人多體貼,容易惹外地女生誤會?

「北韓男人會跟女生說,如果妳不答應跟我交往,我就馬上跳河給妳看,或是用傷害自己的手段,逼迫女生答應自己的求愛。南韓的男人則完全相反,要是女生給他碰一、兩次釘子,他們就會直接放棄轉而去追別人。對他們來說,反正世界上有一半是女生,何必單戀妳這一朵花呢?」

這段有趣的戀愛文化比較,是一位嫁了南韓男的台灣女生寫的,她的筆名叫太咪,2016年出版了第一本著作《愛上韓國歐巴,和你想的不一樣》,書中交代了她曾跟家人說「不想談異國戀!」,最終卻嫁到南韓的心路歷程。

當中值得談的點滴不少,不過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太咪向不熟悉韓國男生的女士們,釐清一些美麗的誤會。韓國男生不但對「追女仔」沒甚麼芥蒂,即使一般相識已很有風度,相處細節都很體貼。他們由噓寒問暖、開車門、先問女生愛吃甚麼、天氣冷在餐廳取毯給女生、看你咳嗽就買維他命C予你,如此種種,會很容易令外國女生誤以為韓男對自己有興趣, 原來,這種細心往往只是韓男慣常的做法,沒甚麼特別,不表示對女生有意思。

不過,韓男真的對女生有意思時,確實比較熱情一點, 必有一輪甜言蜜語。儘管二人根本就不熟稔,追求時已不斷說「一直很喜歡你、我覺得我們很契合(好夾)」,甚至會自彈自唱錄影片示愛。太咪還表示遇上不少韓男,很快主動邀約到他家共聚,意圖先以性「打關係」,或即使知道她已婚,還刻意了解她婚後跟丈夫感情好不好,聊聊心事,安慰安慰等等。

南韓北韓「追女仔」態度大不同 韓國最「男女平等」之處在哪?

說到熱情,倒是北韓男也許有過之而無不及。太咪知道一些離開北韓的「脫北女生」,到南韓生活後,在媒體分享北韓男人「追女仔」時的盲目和激動,認定了對象就不會放手,鍥而不捨,極端時可以發生上文引述那種自殘的情況。當然,太咪強調,所謂韓男體貼浪漫,一切都是相對而已,遠遠沒有韓國電影那麼誇張,隨著婚後生活,日子還是上班下班地過日子,而且要有心理準備韓男無法抗拒的「工作應酬文化」,無論自己喜不喜歡,上司要吃飯喝酒聊天,拒絕就會影響關係甚至仕途,一般男人無論如何也無法拒絕。

加上,南韓依然受著儒家傳統文化影響,還有「男主外、女主內」的心理包袱,絕大部分不可能接受男人做家務,認為女人做家務是天經地義。即使有幸像作者遇上偶爾做家務的丈夫,都會千方百計逃避,在漫長「過人世」的生活裡,這是影響感情好壞可大可小之處。

如果說韓國「最男女平等」的地方,或許只有一樣:樣靚!(長得漂亮)在男女聚餐吃喝之時,最能拋下男女誰付錢的心結,就只有外貌。韓男面對靚女(美女),固然樂意請客,反之亦然!當女士碰上俊男,主動付費請客,雙方不會感到尷尬,在「靚」的前提之下,假如有機會發展「姊弟戀」,年紀較大的女生向年輕的男生請客,更加顯得天經地義了!「靚」這項特質,看來就像打破全人類文化界限的音樂,在韓男韓女之間,成為唯一毫無心理包袱的溝通媒介。

隨談:重溫三年前TVB「送花男」看港男港女話題

我的朋友圈子沒多少真正在韓國長年生活或嫁到韓國,所以這些文化點滴,儘管不必以偏蓋全,不失為有助比較不同戀愛文化差異的軟性參考。這篇文章也算是我少有放下科研和社會統計角度的小品,接下來,輕鬆隨談一些港男港女文化,尤其在香港男人幾乎一面倒傾慕日本和台灣女生,我依然會投香港女生一票。說到這裡,且讓我重提一個小故事。

三年前的情人節,TVB有一幕經典報導「送花男」,就是一位帶點帥氣的已婚中年男人,被記者問及買兩束花的意圖,表情非常尷尬地稱另一束花是幫朋友購買,後來TVB沒有剪走他前後不一的說法,所有觀眾自然知道他鏡頭前展示唯一一束花很可疑,看來是不欲讓人知道背後藏有另一束,於是「婚外情之心路人皆見」,相信不少人對此事記憶猶新。

我算是認識這位男士,就是中學後幾乎不會碰面超過兩次的那種間接認識,極難得碰一次面會聊幾句。以「送花男」作為例子,有助我們探討爭論不休的港男港女問題,通常,不少人透過放大部分港女某些極端特徵,長期不斷標籤,然而,似乎這只能說明少數極端例子,難以符合實情。

例如,當不少港男放大港女拜金的特點,其實還是有程度之分(很有錢當然是一大優勢),比如那位送花男只是一般中產,無須動輒坐擁千萬、過億身家,也不難吸引女士,更重要在於他的性情,比較幽默、EQ高,多詢問和了解他人感受。我聽過不少女生提及所謂「平均值」,背後反映,未必很多港女都那麼極端拜金和片面,除非本身條件很有可能「釣金龜」,否則一般對男人要求都比較踏實。

即使硬要投票,港女不一定全輸日本和台灣女人

她們認為,錢少一點,言談幽默也不錯;又或者,錢、幽默感也一般,可是為人有責任感,專一可靠或性格穩重也有好處,並非不能選擇;甚至是平均值很普通,雖然各方面特點只屬一般,卻有誠意溝通,性情比較穩定,性情未算暴喜暴憂,還可接受。簡單來說,不少港女可能在擇偶方面,比不少男人更踏實,就是任何一個優點很突出,固然可接受,平均一點也沒問題,唯獨是最介意、無法接受一些男生,他們不在乎「基本」衛生、不整潔、性緒暴躁、極端偏執,無法「嘗試」了解對方、代入對方感受等等。而這些明顯缺陷,也不是唯獨港女介意,以美國為例,對這些男人反應,符合調查當地女性擇偶心理的一種看法,屬「(女)人之常情」。我甚至知道一個特別事例,那男人內外也沒甚麼優點(甚至是差,幾乎每一項特點都差),唯獨有一點例外:有誠意和耐性跟女方聊天,聆聽對方生活大小事,終於二人是還能夠一起。

而且,港男迷醉日本女人體貼、台灣女人嬌甜,相對來說,港女即使沒有這些文化底蘊,卻是率真有個性,男人少一點老練或觀人入微,也能知道對方真性情,一旦遇上合適的對象,相處起來猶如視之藝術品,沒那麼容易有另一人取替,或感覺難以比較。

有時,當我們感情經歷很不好受時,最簡單直接抒發的方式,就是遷怒外在因素,尋找一系列理由維護自己的不良遭遇,不可能自己出問題,也不會認為「剛好碰到的那個不適合」,反而「認定」是對方有問題,或斷定自己身處一個無法扭轉的社會形態,然後像數學公式一樣推演下去,得出「天下」男人 / 女人都是如此!

我曾經聽過一個美國笑話,在一個結識男女的交際場合,一位男士聽到某女士跟姊妹們說:別再說,世上沒一個好男人!這時男方不好意思地搭上一句:這位小姐,我很體恤你的不幸!看來你已結識過世上所有的男人。此話一出,眾人失笑。

昨日,看到台灣《聯合新聞網》報導香港「極速約會」(Speed Dating)找對象人數急升,我倒看到是個好現象,願意走「中庸之道」的港男港女還是有的,已不計較形式老不老土,如果港女港男的缺點像坊間說得那麼極端,大家深信不疑,依然妖魔化對方,還有誰會來參與這些約會?

太咪著:《愛上韓國歐巴,和你想的不一樣:太咪的異國戀真心話&韓國男女戀愛,結婚第一手觀察》,臺北市,時報文化出版,2016年9月,初版一刷。

情人節香港「極速約會」飆升30%(聯合新聞網)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