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二選一:「一夫兩妻」vs.「一妻兩夫」你怎麼選?

如果二選一:「一夫兩妻」vs.「一妻兩夫」你怎麼選?
Photo Credit: Ints Kalnin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部分人視「一夫多妻」為禁忌,強烈認為不能接受,那麼鎖定在「一夫兩妻」如何?作者認為社會沒多少人認真思考,適逢情人節,嘗試對此作出不同角度的探討。

歷史上「一夫兩妻」另一成功實例

撇開法律,在一般社會話題上,「一夫多妻」似乎是部分在現代城市生活的人無法接受的「禁忌」,不過,如果鎖定數量是一夫「兩妻」呢?它能否成為和諧的家庭配搭?這樣,無論生活開支與養育小孩均有更多人分擔;另外,「一妻兩夫」又能否同樣和諧共處?這些想法,看來沒多少人嘗試探討。

其實,20世紀初美國心理學家 — 威廉.馬斯頓(William Moulton Marston)也成功打造和諧的三人行家庭。他與妻子伊莉莎白(Elizabeth Holloway)和情婦奧麗芙(Olive Byrne)組成家庭,伊莉沙白是位律師,奧麗芙是馬斯頓的研究助理,她們分別為馬斯頓誕下兩個男孩。三人生活相當愉快,白天律師妻子出外工作,而奧麗芙一邊照顧孩子,也協助馬斯頓研究,馬斯頓任務重大,他是研究測謊機的三大專家之一,無論如何,連孩子長大後也認為這樣的家庭生活棒極了!1

這樣看來一夫兩妻家庭很不錯,此外,我們要細心留意,早年坊間「流傳」英國某一夫兩妻的個案,指稱那兩位女子均是雙性戀者,若屬實,不知會否對「一夫兩妻」的條件有些啟示?回到馬斯頓本身,他是個頗特別的男人,一來十分敬重和欣賞女性,二來絕非一心享齊人之福的大男人,成功組織三人家庭確實出於自願。即使一夫兩妻能否普遍依然成疑問,但相比「一妻兩夫」,馬斯頓粗略地表達一夫兩妻更易相處的説法,他認為男人先天有較強的性慾和操控慾,女人卻更能培養「愛的反應」,意思就是讚揚女人遠比男人互相包容,也更能軟化他人,他甚至預言幾百年後:「(美國)會開始成為某種亞馬遜的母系社會」,女人會指揮所有物種。亦由於馬斯頓對女人情有獨鍾,使他加入DC漫畫董事會後,質疑何以沒有女英雄,於是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就此誕生了。2

演化讓男人趨向專一,卻不完全

「一夫兩妻」確是頗為新穎的話題,它擲中了演化史最尷尬的灰色地帶,因為從人類學和演化生物的角度,人類社會正是遠古「一夫多妻」趨向「一夫一妻」的演化過程。

來自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心理學家 — 克里斯.弗瑞利(Chris Fraley)透過大量數據,以44種哺乳類動物、66種靈長類動物,分析哺乳類動物為何演化出較多愛的荷爾蒙:催產素(Oxytocin),以維繫一夫一妻關係。 最終發現,所有一夫一妻動物的共通點:牠們的下一代非常「脆弱」,發育期十分漫長,需要雄性和雌性成雙成對來照顧。

單親媽媽為主的動物,孩子誕生後相對健壯,發育期短。而人類嬰兒擁有比許多哺乳類動物更大的腦袋,要及早誕生,也確實更需要父母無微不致的照顧。

另一個人類趨向一夫一妻制的演化特徵,則是男人的睪丸尺寸較黑猩猩、狒狒小,然而陰莖較長,科學家認為睪丸縮小限制了雄性產生精子數量,難以像其他類人猿動物,雄性一天可跟不同雌性多次性愛,令對方懷孕;而男人長陰莖提供較靈活性愛的方式,增加女性性高潮和忠誠的傾向。3而且,戴蒙(Jared Diamond)在《性為何好玩?》(Why Is Sex Fun?)提出,人類男女體型比例反映了雄性求偶的競爭程度,即雄性體型愈大,愈反映演化上競爭更多雌性的表現;到了智人男女的體型比例,剛好就是男性稍大一點點。這些研究印證,人類從遠古一夫多妻的祖先,仍在「趨向」一夫一妻,卻未完全實現。是故現代基因研究亦顯示,擁有強烈忠誠基因的男人,仍屬少數。4

人類社會統計只有0.5%「一妻多夫」

上述分析符合了人類學家海倫.費雪(Helen Fisher)整理的統計發現,她在全球58個不同社會的離婚資料中發現,已婚之夫偏向婚後四年左右離婚,新婚感情最烈,有了孩子後仍能維持下去,到了夫妻共同養育孩子成長之後,假如感情一般,這是離婚的高危期。

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海倫引述另一位學者莫達克(George Peter Murdock)對二百五十個社會的研究,認為即使社會容許一夫多妻制,但最終實際情況,仍然是一夫一妻為主流婚姻;而容許一妻多夫更屬罕見,只0.5%的人類社會一妻擁有多夫。5

可見,以人類演化根源來看,「一夫一妻」實際上是人類社會的常態,「一夫多妻」相對較少,而「一妻多夫」則屬非常罕見,假如將來解放不同的婚姻模式,前兩者還是較為可行。至於一夫「兩妻」,暫時現代教育對忠貞和一夫一妻有強烈偏向,即使法律制度對此有新改變,大概數十年内也難以成為普遍現象,科學研究目前只能告訴我們,一夫兩妻至少比「一妻兩夫」來得順應天性,「相對」較少機會發生衝突。

參考資料:

[1]伊安.萊斯禮(Ian Leslie)著:《不説謊,我們活不下去》(Born Liars: Why We Can’t Live Without Deceit),臺北市:漫遊者文化出版,2012年,p.122 – p.124。

[2]The Free-Love Experiment That Created Wonder Woman

[3]達里歐.梅斯崔皮耶里(Dario Maestripieri)著:《人類還在玩猿猴把戲? — 演化生物學家揭開人類社交行為的秘密》(Games Primates Play: An Undercover Investigation of the Evolution and Economics of Human Relationships),臺北市:橡實文化出版:大雁文化發行,2014年11月,p.191 – p.202。

[4]男人偷吃早有定數?(泛科學)

[5]海倫.費雪(Helen E. Fisher)著:《愛慾:婚姻、外遇與離婚的自然史》(Anatomy of Love: The Natural History of Monogamy, Adultery, and Divorce),時報文化出版,1994年,p.61 - p.66。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