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左右派形同出局,中間派馬克宏能阻止馬琳勒龐登大位?

法國大選左右派形同出局,中間派馬克宏能阻止馬琳勒龐登大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費雍若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就是增加一個變數,畢竟他對左派選民沒有吸引力,未表態的選民也不容樂觀看待,等於提供左派支持者因為「歐洲政策」而轉投馬琳勒龐的理由,而這點就是馬克宏必須完全取代費雍的關鍵原因。

法國總統大選即將在4月23日迎來第一回合的投票,隨著左派聯合初選在1月29日決定候選人,目前有五位較具競爭力的人選浮上檯面。

除了老早就宣布投入選戰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主席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還有在右派聯合初選勝出的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前總理費雍(François Fillon),左派則是選出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的前教育部長阿蒙(Benoît Hamon),另有極左派的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以及異軍突起的中間派候選人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由於現任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的政績表現慘不忍睹,這場總統大選從一開始就被視為右派的戰場。不過近來諸多事態的發展,讓原本老神在在的法國右派危機意識高漲,使得大選的不可預測性大幅提高。

法國大選開跑!薩科吉回鍋總統夢碎,敗在右派假想敵是馬琳勒龐

費雍「妻子門」無預警突襲,「換雍」成為共和黨選項之一

費雍在去年的右派聯合初選,以黑馬之姿擊敗領先大半年的老將居貝(Alain Juppé)、前總統薩科吉(Nicolas Sarközy),風光成為右派新共主。費雍繼承薩科吉的路線,又掌握居貝溫和的形象,成為下一任法國總統應是毫無懸念之事。

原先評估在初選「頭過身就過」,能在大選力擋馬琳勒龐的費雍,近來卻深陷由妻子引發的醜聞風暴。費雍的妻子潘妮洛普(Penelope Fillon),於1998年至2002年擔任費雍的國會助理,並在2002年至2007年費雍入閣期間,被安插在其他議員的辦公室續任助理,總計取得83萬歐元(約新台幣2,800萬)的薪資。

親人任職國會助理在法國並不違法,但這件事情之所以引發關注,是因法國《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在1月25日踢爆潘妮洛普任職助理期間並沒有實際工作,等於乾領國會薪資達83萬歐元。

這起「妻子門」風暴迅速在法國政壇蔓延,費雍原先一片看好的選情應聲重挫。從「法國民意研究所」(Institut Français d'opinion Publique, IFOP)公布的民調結果來看,費雍穩操勝券的第一回合選舉已落居第三,雖然選情尚未至崩盤的程度,但很有可能無緣進入第二回合決選。

眼看大好江山可能拱手讓人,共和黨內部傳出要「換雍」的聲浪。雖然費雍本人不斷公開喊話,這是當局者對他的「政治迫害」,不過仍無法減低法國公眾的疑慮,調查有將近七成的法國人認為費雍沒有說實話,希望他能退選;而替代人選呼聲最高的是費雍手下敗將的居貝,然而居貝已多次表明無意再選。

目前「妻子門」仍在司法調查階段,若檢方決定起訴費雍,即使費雍不願意也會被撤換。由於居貝無意再戰,前總統薩科吉正在進行競選超支的司法訴訟,現階段共和黨幾乎找不到夠分量的候選人取代費雍,假如真走到不得不陣前換將的局面,共和黨棄守總統寶座不說,還可能進一步引發黨內風暴。

【法國總統初選】費雍成為右派新共主,人民渴望「戴高樂主義」復興

左派聯合初選,卻選出更分裂的「造反」候選人

左派各黨以社會黨為主體,在1月29日效仿右派舉行聯合初選,總計有七位來自各黨派的候選人。時任總理的瓦爾(Manuel Valls)原是呼聲最高的人選,就在他辭職投入初選後,局勢完全改變。

左派初選有三位主要領先候選人,除了瓦爾之外,還有前教育部長阿蒙與前工業發展部長蒙特布赫(Arnaud Montebourg),都是在瓦爾內閣任職。在歐蘭德宣布不再競選連任後,社會黨就形成瓦爾與蒙特布赫相爭的局面,不過瓦爾藉由擔任總理的高知名度,始終在民調上高居首位。

不料在三場電視辯論會上,瓦爾成為阿蒙及蒙特布赫攻擊的對象,尤其兩人都曾與瓦爾共事,讓他們對瓦爾政策錯誤、領導能力有問題的指控,顯得格外具有說服力。其實三人之間的恩怨情仇,在法國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因為阿蒙與蒙特布赫之所以會離開內閣,很大的原因就是不願為錯誤政策背書,在一番激烈的政爭後,紛紛選擇辭職,這也就讓瓦爾在辯論上屈居下風。

阿蒙在辯論會上憑藉著優異的口才,讓他成為最大贏家,先是在民調上超越蒙特布赫,直逼遙遙領先的瓦爾。在1月22日的首輪投票中,阿蒙意外拔得頭籌,以36.03%的票數進入第二回合決選,瓦爾以31.48%的得票率緊追在後。蒙特布赫在政治背景上與阿蒙是同路中人,因此兩人在第二回合自然結成盟友,最終阿蒙以58.69%的選票大勝瓦爾,取得左派聯合提名資格。

在社會黨的體系內,阿蒙這樣的政治人物其實不怎麼受歡迎。阿蒙在卸任教育部長之後,就在黨內不斷扯瓦爾後腿,形成對抗既有體制的造反人物;阿蒙的競選政見還包括每人發放750歐元的月薪、每週工時縮短為32小時、降低退休年齡等非常「社會主義」的項目,這對長期維持溫和左派的社會黨來說,是挑戰政黨綱領與路線的行為。

阿蒙出線後,雖然民調尚能有15%以上的水準,但仍沒有機會帶領社會黨殺進第二回合總統決選。即便如此,成為政黨候選人的阿蒙,他所提出的政見與構想絕對會影響未來的社會黨,如同法國代表性的左派報紙《世界報》所言,社會黨整場初選給世人們的印象,就是「撕裂的黨派,倒地的旗幟」,路線不但分崩離析,就連核心價值也丟棄在地。無論選舉結果如何,法國社會黨可能會進入很長的療傷期。

呼聲再高也沒用,從居貝到瓦爾通通淘汰的怪現象

本屆法國總統大選,左派和右派史無前例皆採行聯合初選的模式共推候選人,即便仍有部分政黨選擇「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不過已大幅減低參選政黨的數量。這兩場初選的相似之處還不僅如此,巧合之多令人不得不留意。

初選開跑後,雙方都出現一位明顯領先的候選人,分別是右派的居貝與左派的瓦爾,兩人皆曾出任總理之職;兩人也是外界最看好贏得初選的候選人。不過在電視辯論會上,兩人表現差強人意,反而把舞台讓給其他參選者,最後都被民調平均排在第三的候選人擊敗,即是費雍與阿蒙。費雍與阿蒙也都有共通點,他們都擊敗自己以前的上司,費雍曾擔任居貝內閣的資訊與郵政部長,阿蒙則是瓦爾手下的教育部長。

再來從政策面分析,費雍的反恐立場強硬,對內不但讓企業減稅、提高工時,還要大砍50萬的公務員名額,還因此被法國媒體拿來和保守的柴契爾夫人相提並論。阿蒙除了每人發放月薪、降低工時之外,還要擴大徵收富人稅,甚至自詡為「歐洲版桑德斯」,左傾現象更是明顯。

綜上所述,兩場初選都由原先沒沒無聞、支持度不高的候選人,擊敗主流政治的體制內人物,費雍與阿蒙所提出的政策綱領,也都向兩個極端傾斜。

由此可見,傳統政治勢力仍然在這波的初選遭到重創,雖然費雍與阿蒙不是政壇生面孔,但是他們的勝出,代表更為極端的政策綱領成為多數人接受的選項。

對既有的政治體制不滿、對傳統左右政黨失望,這些因素都使呼聲最高的候選人敗下陣來。從這點也就不難理解,為何極右派馬琳勒龐在民調上一直居於領先,只要沒有重大意外,篤定能夠進入第二回合決選。

現階段最有可能陪著馬琳勒龐進入決選的候選人,已不再是爆發「妻子門」的費雍,而是年僅39歲的中間派候選人馬克宏。

AP_17036351747117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馬克宏(Emmanuel Macron)

只有理想沒有細節,馬克宏政見是「沒本事說清楚」還是「不能說清楚」?

馬克宏原本隸屬於社會黨,在瓦爾內閣擔任經濟發展部長,於2016年7月自行籌組政黨「前進」(En Marche!),在8月辭去部長職位時,就有傳聞馬克宏有可能角逐總統大位。馬克宏果然在11月16日,以「超越左右黨派」為號召,標榜溫和、汲取左右派正向政策的中間路線,宣布參選法國總統。

原先這場大選的主角是馬琳勒龐與費雍,但在費雍深陷「妻子門」泥淖之際,馬克宏就順勢取代費雍,成為力抗極右派的新希望。馬克宏從來沒有競選過公職,因此相對傳統政治人物而言沒有過多政治包袱,加上年輕、清新的形象,與法國人興趣缺缺的老面孔形成強烈對比,這也讓馬克宏在民調上一直穩定成長。

隨著馬克宏取代費雍的領先地位,馬克宏開始成為各候選人攻擊的箭靶。參選至今,馬克宏透過一場場的演說大談願景與理想,卻從未公布具體的政策細節,對比先前公開144項政見的馬琳勒龐,馬克宏的最大罩門更被凸顯出來。

馬克宏號稱超越左右,就目前所知的政策立場來看,或許能發現馬克宏的危機所在。馬克宏對移民立場抱持開放態度,也是少數堅定支持歐盟的候選人,許多看法基本上與現任的社會黨政府差異不大。然而,即使他批評馬琳勒龐的政見不可行,卻一直沒有公布自己的政策細節。

此次大選的特別之處,在於左派政黨被歐蘭德拖累,幾乎沒有勝出的機會,若把政策立場過於貼近社會黨政府,可能會導致選情受到波及,這點或許就是馬克宏不願提起太多政策細節的原因所在,因為說得太清楚就會像左派一樣,也就無法標榜「中間派」,與阿蒙或梅朗雄作出選票區隔。

這樣「中皮左骨」的政治立場,還可以從社會黨的反應中得到證實。由於阿蒙本身是反體制的造反派候選人,對既有的社會黨結構產生不小衝擊,加上民調無法擠進第二回合決選,許多社會黨人士即便沒有暗中奧援,也對馬克宏參選持開放態度,包括2007年代表社會黨角逐總統的能源部長賀雅爾(Segolene Royale),以及重量級的外交部長艾侯(Jean-Marc Ayrault)。

不過以選戰規劃的角度來說,這其實是一步險棋。目前距第一回合投票還有兩個月之久,且費雍選情也還未到毫無希望的程度,加上各黨各派的政策主張都很鮮明,如果馬克宏在選戰後期成為與馬琳勒龐一決雌雄的代表,手上就必須有政策作為攻防的道具,也要向各界證實他具備治理國家的能力。

極左派投給極右派?看似天方夜譚,卻可能因費雍而成真

馬克宏需要完整表達政策的另一項原因,是要讓自己可以「完全」的取代費雍,而不是目前有點尷尬的膠著狀態。從IFOP所公布的民調來看,雖然馬克宏已位居第二,但是和費雍的差距相當有限;至於為何要取代費雍,原因和「法國脫歐」(Frexit)有關。

國民陣線反歐盟、反移民的立場眾所皆知,馬琳勒龐還在日前宣布會就法國是否續留歐盟舉行公投。縱使民調顯示不管是誰進入第二回合決選,馬琳勒龐都會被擊敗,但民調交叉分析後可發現,費雍在左派選民心中的吸引力還是嚴重不足。

當選就讓法國脫歐!馬琳勒龐仿效川普喊出「法國優先」

許多選民的支持對象在第一回合被淘汰後,第二回合會投給立場比較接近的候選人,這裡即可看出相當有趣的現象。

根據IFOP在2月2日公布的民調,費雍若與馬琳勒龐對決,能以62%:38%輕鬆獲勝。但是進一步分析可發現,立場極左派的梅朗雄,其支持者僅有19%會轉而支持費雍,多達16%會轉投馬琳勒龐,剩下65%的選民竟然無法決定人選。若換成社會黨阿蒙的支持者,有33%轉投費雍,9%導向馬琳勒龐,仍有58%選民尚未表態。

另一份2月10日的民調,則顯示馬克宏能以62.5%的支持度領先馬琳勒龐,總體結果與費雍差異不大。交叉分析後的結果,馬克宏在極左派的支持度高達45%,社會黨更是有71%的選民會轉向,相對馬琳勒龐只能在極左派取得12%的支持度。

極左派的梅朗雄目前看來不太可能取得決選門票,但參選至今的支持度都有在10%到15%,梅朗雄正式將歐洲懷疑論加入競選政見之中,認為去年英國脫歐(Brexit)成真,是德國政府和資本主義的失敗。

英國脫歐與泛歐主義末日:一個左右撕裂的歐洲,正是恐怖分子所樂觀其成的局面

由此可發現,極左派的梅朗雄與極右派的瑪琳勒龐,都對歐洲區域統合提出質疑,才會導致梅朗雄的支持者沒有明確選擇費雍,因為馬琳勒龐在這方面的立場和他們其實比較近。即便馬克宏非常支持歐盟,但比起費雍,左派選民還是比較能接受馬克宏的政治立場。

去年至今,什麼選舉都有可能翻盤,費雍若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就是增加一個變數,畢竟他對左派選民沒有吸引力,未表態的選民也不容樂觀看待,等於提供左派支持者因為「歐洲政策」而轉投馬琳勒龐的理由,而這點就是馬克宏必須完全取代費雍的關鍵原因。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