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背後的鬼怪(二):高麗到日據時代鬼怪篇

《鬼怪》背後的鬼怪(二):高麗到日據時代鬼怪篇
《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普羅大眾韓國人來說,鬼怪最鮮明的形象,莫過於是「被教育、改造」出來的形象。這就得從第一次出現在教科書內的日據時代鬼怪故事談起。

《鬼怪》背後的鬼怪(一):新羅鬼怪篇

韓國鬼怪的形象,來到高麗時代(918-1392)漸漸形成百姓人們信仰的對象,也逐漸昇華為如同之後朝鮮時代(1392-1897)張繼弛(장계이)《海東雜錄》(해동잡록) 內所記載,言「鬼怪」(도깨비)為「民間信仰中,具有超自然能力存在的一種」(此外,鬼怪還有諸如「獨腳鬼」「狐魅」「虛主」「虛體」或「魍魎」等名稱)的形象,它是匯集了山川與大海靈氣,由草木土石幻化而成。但到後來韓國百姓普遍相信,人們日常生活中的物品,如杵、鑰匙、掃把等,若沾染上人類的血液,特別是女性經血,也都可能變成鬼怪。

這也成為《鬼怪》此劇一開場,以沾染上千人鮮血寶劍為開場之理由,且也難怪劇內女主角池恩晫欲拔孔劉身上的劍時,總是擔心鬼怪會不會變成「掃把」之緣故。同時,朝鮮時代的鬼怪形象,已經漸漸脫離如新羅時代牛鬼蛇神聚眾之「群體」形象,以「愛開人們玩笑」(장난꾼)、「財(物)神」(재물신),以及動不動「馬上跟人們摔起角」(대뜸 씨름을 하자)的「個人」樣態出現。

而這個高麗、朝鮮時代的鬼怪形象也出現在《鬼怪》劇內,如人物設定就是「個人」鬼怪的身份出現,且常愛與陰間使者鬥嘴、比高下。第八集還穿插一段,孔劉上門用鬼火焚燒欲在家上吊自殺者的繩圈,且贈予金錢的劇情出現。這並非是偶然的角色與情節設定,而是作家金銀淑自己意識到,她所要創作、打造出來的是一位具有濃厚韓國味的鬼怪。

此外,出現在朝鮮時代的鬼怪,最有趣的特色,乃是鬼怪愛吃玉蜀黍年糕(수수떡) 、蕎麥涼粉(메밀묵)與酒(술)。雖然在《鬼怪》劇內,常見鬼怪愛喝酒,也常發酒瘋,但少見鬼怪吃蕎麥涼粉,但金銀淑卻很巧妙地把此韓國元素混入到劇內,如第九集透過鬼怪慌張地找尋失蹤的女主角,脫口說出「蕎麥君」(메밀군)一語,來喚醒觀眾們這是一位韓國鬼怪的集體潛意識。

繼之,朝鮮時代鬼怪的特徵,還有出沒的時間多為日落時刻,且常常化身人的形象出現,混入人群中,且在深夜鬼怪也經常故意被人目擊,以口耳相傳的方式,將他的形象與傳說傳播出去。而朝鮮時代鬼怪也繼承新羅時代精於土木工程的形象,與人間農事相結合,即鬼怪常會利用人間的農具,來幫助農夫耕種收成,若能得鬼怪之力,當年度農事必定豐收。

上述簡單地提到新羅到朝鮮時代的鬼怪形象之變形,但對普羅大眾韓國人來說,鬼怪最鮮明的形象,莫過於是「被教育、改造」出來的形象。

這就得從第一次出現在教科書內的日據時代鬼怪故事談起。

韓國當地不分男女老少,一跟他們提到鬼怪形象,十位就有九位會提到《臉頰長瘤的老爺爺》(혹부리 영감,即《摘瘤爺爺》)一故事。這個故事臺灣民眾也很熟悉,主要是記載很久很久以前,某地住著兩戶老人家,其中一位善心、熱於幫人的老爺爺,但在他的右臉頰上長著大瘤,另外一位貪婪壞心的老爺爺,他則是左臉頰上長著大瘤。

一日夜晚,好心爺爺因在外面休息睡過頭,正巧碰見鬼怪們正在舉辦宴會,且他也被鬼邀請前來參加,在酒酣耳熟之際,好心爺爺跳起舞來,炒熱宴會氣氛,最後好心爺爺的舞姿得到鬼怪首領的青睞,首領「砰」的一聲,就把好心爺爺右臉頰上的大瘤給摘了下來,且送與好心爺爺一堆禮物,讓他開心回家。

隔壁的壞心爺爺,聽聞這件事情後,也想如法炮製,想辦法請求鬼怪摘瘤獲得錢財寶物。因此,壞心爺爺也來到鬼怪將會舉行宴會的地方睡到晚上,遇到鬼怪邀請他參加宴會派對,但怎麼知道壞心爺爺的舞姿實在太差勁,一下子讓鬼怪宴會氣氛冷到最極點,但是壞心爺爺卻還不知趣的左搖右擺,直到鬼怪首領忍不住,一氣之下,「砰」的一聲把他之前從好心爺爺那裡取下的瘤,貼到壞心爺爺的右臉頰上,讓壞心爺爺左右兩頰都長滿了兩個沈重大瘤。

Japanese_Fairy_Book_-_Ozaki_-_277
Photo Credit: Kakuzō Fujiyama Public Domain

《臉頰長瘤的老爺爺》故事原型,普遍被學者認為來自於日本民間傳說的《こぶとり爺さん》,除了故事雷同之外,其中出現的鬼怪形象也太過相近,鬼怪具有虎背熊腰、全身赤紅皮膚、頭頂兩隻尖角、睜大雙眼的瞳眼、嘴巴上有兩隻外露的鬼尖牙、且在身上或腰部上,綁上諸如禽獸虎皮的皮革當作衣飾,且最大的特色,就是手拿一根大鐵鎚或狼牙棒,這樣的鬼怪形象原型,乃也就是日本「鬼」(おに)的形象。

更為重要的,來自日本原型「鬼」形象,透過教科書大量且強力地傳播出去,灌輸給韓國百姓,構成韓國人認知的鬼怪形象。鬼怪傳說故事首次登上教科書,為日據朝鮮時代(1910-1945),分別於1923年刊登在普通學校《朝鮮語讀本》(조선어독본),以及1941年《初等國語讀本》(초등국어독본)。

目前,韓國許多學者已經漸漸反省,日本人之所以《臉頰長瘤的老爺爺》的鬼怪形象擺入教科書,乃是試圖透過教育方式,洗腦朝鮮半島的朝鮮人民,簡單的來說,就是一種統治手段,建構出兩個國家一起共有、共享的民間傳說,甚至是歷史,日本與朝鮮同為一體的「內鮮一體」(내선일체)之主張。

換句話說,登上韓國教科書的日據時代鬼怪的形象,帶有強烈政治意涵,等大韓民國獨立建立後,洗刷殖民主義下日本鬼形象,直到2007年,才又出現於《初等學校2-2國文寫作教科書》內,而其中這半個世紀以來,鬼怪的形象也經過改變了。

根據中央大學民俗學系「鬼怪百科全書博士」金宗大(김종대)的研究,近年來韓國的試圖脫殖民化之努力,鬼怪的形象改變成它的頭上沒有角,身體雖然龐大,但全身卻穿著人裝,隱約可以看到雜亂的手毛,身上有著黃狗的味道,且帶著竹編斗笠,而手中不再是帶著大鐵鎚或狼牙棒,而是用樹木做成的木棒槌,且喜愛人類,想跟人們一起生活著。

而金宗大教授也針對出現在《臉頰長瘤的老爺爺》(혹부리 영감)的鬼怪,於2016年底搭上《鬼怪》順風,集合他多年研究的成果,出了一本《鬼怪,我們拋棄的神》(도깨비,잃어버린 우리의 신),來喚起被韓國人遺忘的鬼怪,且當地媒體也以聳動的標題〈出現在臉頰長瘤的老爺爺故事內的鬼怪是假的?〉(혹부리 영감 속 도깨비가 가짜라고?) 來試圖重新洗滌日據時期,教育韓國民眾的日本鬼怪形象。

但是我們不得不說,新的晉級又進擊的韓國鬼怪形象,乃是透過流行大眾文化媒體威力,才漸漸成形。

而這樣的改變,得從《鬼怪》女主角池恩晫在首爾書店內,翻閱的鬼怪童書講起……。

(待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