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斯音樂節後記:在都蘭遙想台灣的「族群共生」

阿米斯音樂節後記:在都蘭遙想台灣的「族群共生」
Photo Credit: Kenzo / The News Le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台灣多元族群的「理解」從何培養?透過阿米斯音樂節這樣對外開放的盛會,也許就是最輕鬆、「自冉」能浸淫於原住民文化中的方式吧!

2016年11月初,整個台灣仍被酷暑籠罩,赤道以南的台東都蘭部落更宛如盛夏。阿美族歌手舒米恩在都市打拼多年,2013年開始在故鄉辦「阿米斯音樂節」,到2016年堂堂邁入第三屆。這場對外推廣部落、對內團結族人的盛會,每屆規模都超越以往,到2016年則再創紀錄,吸引超過3,000人到場。《關鍵評論網》有幸躬逢其盛到場同樂,並記錄當天的精彩片刻。若想知道當天的大概狀況,還請參閱我們於去年11月所製作的圖文報導

雖然舒米恩一向被外界視為籌辦活動的代表人物,不過,2016年這場音樂會能辦得如此盛大,除了舒米恩的創意團隊夥伴和親朋好友外,一位地方教育者的投入也不可忽視。都蘭國中(下簡稱「都中」)校長卓世宏在部落服務已近13年,去年接任校長一職。當舒米恩於2015年9月登門尋求合作可能時,他便積極協調與說服師生、家長響應。最終,學校不只出借校地,支援音樂節籌辦的工作更被納入該年度的學校課程計畫中,並經縣府教育處核准。我們很幸運能在當天傍晚同學們撤完場、準備返家的時分,在教學樓「堵」到卓校長,他也相當樂意與我們分享一年下來的籌備過程。

在還未與卓校長碰面前的當天下午,他和舒米恩站在「都蘭小巨蛋」──都蘭國中體育館的舞台上,暢談彼此如何是認識,又與都中有著什麼樣的淵源。卓校長說,因為經費不足,很多事情都必須自己處理。他指著館外的臨時洗手台,笑說:「這裡的水龍頭都是我們自己接的!」後來我們當面問起這件事,校長解釋,由於全國學校拿來支付水、電、行政雜支等的業務費,都是中央政府按學生人數和班級數分配;比起都市裡的學校,都中自然相對弱勢,每年的業務費合計大約是60萬元,平均每個月只有50,000元來維持學校的基本運作,自然得非常節省。而這也不是都中獨有的現象,事實上,台東的小型學校都面臨同樣的困境。對此,舒米恩事後也說,籌備期間就有遇上學校操場照明燈損壞問題,團隊曾考慮自行架燈,但討論後認為,這種單次開銷也是花錢,且不能為部落改善什麼,索性就負擔了學校部分修復設備的開支。

不過,卓世宏打趣道,正因如此,都中的學生都非常愛惜公物,反而會弄壞東西的較可能是外人。

amis festival_阿米斯音樂節_都蘭_卓世宏
Photo Credit: Kenzo / The News Lens
卓世宏校長。

談起和舒米恩的結緣過程,卓世宏一直都知道舒米恩是都中校友,只是在籌辦這次音樂節之前,他倆素不相識。之所以會一反前兩屆單純只出借校地的低度參與,調整成讓都中師生扮演積極投入的角色,卓校長說,他認為音樂節是可持續舉辦的活動,對都蘭的發展將有正面幫助。另外,他也希望透過這場部落的大事,讓師生在工作過程中獲益。細緻的分工不只提供孩子們跨團隊合作經驗;在師長的帶領下,也能藉此提升同學對於辦理大型活動的知識與概念。而都蘭本就是相當團結的部落,舒米恩與族人在前兩屆的努力,已讓音樂節受族人認可,故計劃的推行也未遇上太大阻礙。

我們也請卓校長聊聊學校的民族教育工作。他說,都中的108名學生中,阿美族原住民佔了62%;全校17名老師中則有一位是原民。民族教育課程是目前教育局積極推動的項目,主要在寒、暑假進行;學期間則開設阿美語課,授課對象不分漢人及原住民。

卓校長的話讓我們憶起,重建「民族認同」一直是台灣原民權運動中的重要目標;而我們在踏入都蘭後,便對此有具體感受。一如開頭提及的圖文報導所述,音樂節團隊設計的「阿米斯國旗」高懸部落四處,甚至部分由漢人開設的店舖亦然;而音樂節開場時,所有參與者亦共同在都中操場上見證了升旗儀式。這面新旗幟不只是音樂節的識別圖騰,事實上已成部落凝聚群體意識的象徵。

amis festival_阿米斯音樂節_都蘭
Photo Credit: Kenzo / The News Lens

回想2016年幾場由中華民國中央政府舉辦的大型活動——520總統就職、8月總統向原民道歉,以及雙十國慶,在在發生讓原民感到莫名其妙的橋段。「族群共生」口號言猶在耳,官方節目卻依然讓許多人認為只是對原民的消費,漢族社會潛藏的優越意識似改變無多。當我們後來有機會和舒米恩再次見面時,聽他聊到早年都蘭原民和漢人彷若住在兩個世界,少有往來;甚至部落舉辦豐年祭時,竟曾遭漢人嫌吵而報警(反之,漢人在春節放鞭炮,原民卻未這麼做),讓身為漢族的筆者頓覺無地自容。不過,舒米恩也說,部落的原漢關係近年已有改善;而後來陸續有喜愛原民文化、以及純為衝浪而來的外地人遷入,也給部落的文化發展帶來新的契機與挑戰

訪問完卓校長,對民族關係的探討卻還未結束。時間軸往前拉到當天稍早,遠道前來音樂節交流的日本沖繩讀谷村渡慶次青年會會長大城誠二,向我們分享了在沖繩當地經營民族文化保存社團的經驗。

amis festival_阿米斯音樂節_都蘭
Photo Credit: Kenzo / The News Lens
渡慶次青年會的演出場景。

讀谷村在二戰期間,因被美軍選為登陸點,歷猛烈海、空轟炸,幾被夷平,戰後又被劃為基地,連同整個沖繩接受美軍統治至1972年5月。而「渡慶次」則為讀谷村下的一個轄區。大城說,由於二戰後的經濟發展,青年人忙於職場,沖繩當地對傳統文化消失的憂慮近年日益升高。即便如此,關注相關議題者仍屬少數,而真正投入保存和復育工作者,又是這些少數中的小部分人。

談及民俗舞蹈等文化的重建,大城表示,主要是戰後靠著長老的口述,配以簡陋器材,使之逐年完備。後來當然也有嘗試融合傳統與創新的表演,提高年輕人、乃至日本本土居民對其的認識。大城還說,因為公演頻繁,日本民眾對他們的舞蹈已不感新奇,反而在結束音樂節當天的首場演出後,發現台灣觀眾反應熱烈,著實受到鼓勵。而此次的海外行程,除了青年會成員外,渡慶次自治會和讀谷村公所都派代表前來,並拜會部落耆老,由此深化了兩地的文化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