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預言書——《未來簡史:從智人到神人》

不是預言書——《未來簡史:從智人到神人》
Photo Credit: ynharari.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神人》中,赫拉利預言人本主義將會臣服於大數據,「我們的身份將會由工程師逐步貶為處理器及數據,最終將會如一片泥塵,在數據洪流中消失。」

「21世紀最後一班前行列車即將從『智人』站開出。」

地質年代上的人類世趨近確立之際,史學新星Yuval Noah Harari推出 《人類簡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的續篇 ”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he Future”。在《神人》中,赫拉利預言人本主義將會臣服於大數據,Dataism——數據主義 ——的幽靈正在人間遊盪。(另有中譯本名稱為《未來簡史:從智人到神人》)

「要在列車上預留一席,人類必須明白21世紀科學。」遠比現代機械工業強大的生物科技與電腦演算法(algorithm)將會改造身體、大腦和思維。21世紀新人類能力的提升,遠甚於人類和近親尼安德塔人的差距。人類的精英將會演化成Homo Deus——神人。

可是,當科學將人類的情感、慾望和意志化約為與動物共通的生物演算法(biological algorithm)產物,以及機械智能和生物意識分道揚鑣之後,新人類擁有的自我改造能力將會動搖人本主義的根基。赫拉利預言,賦與無神的現代人一切意義的自由意志權威,將會被數據取代。數據主義者視宇宙一切為數據的流動,人的使命將會在建成「萬有互聯網——Internet-of-All-Things」後終結。一個只崇敬大數據的新宗教已在矽谷胎化。

在數據主義的透鏡下,人類大歷史始自七萬年前生成大量個人數據處理器的認知革命。農業革命後,處理器多元化,形成區域網路的誘因;文字和貨幣的發明繼而促成處理器之間的大量接連,人類得以合作無間,開始建立全球網路;及至三百年前,現代人通過自由市場、科學群體、法治和民主政制的散播,打破數據自由流通的最後屏障。人類成為贏家,全因不斷改善全球數據處理系統。

一直和人本主義合作,策動現代人離棄上帝及征服全球的各個知識領域,將會完成視一切生命和自然現象為演算法產物的科學典範轉移。在大一統的科學信條領導之下,邁向全知全能的全球數據處理系統將會掉轉槍頭,威脅人本主義視為最神聖的個人內心世界。

在大數據年代,「誰能明白我?」不再是自己。亞馬遜無止境的推介早已秏盡讀書人的新書預算,臉書的廣告隨著投其所好的資訊直達內心,慾望和意志同樣地不由自主。當谷歌的演算法比司機、醫生和律師更稱職,我們還會介意人工智能有沒有意識?為了趕上最後一班列車,越來越多人跟隨那些例如為免患癌而切除乳房的勇敢先行者,將一切決定交託予大數據。

今天的互聯網已複雜得沒有人能明白,亦無須明白,因為大數據的無形之手將會修補一切。我們獻上個人主權,讓互聯網搜集每一個按讚和留言以及追隨每一天的行踪和行為,在成就萬有互聯網全知全能的供奉當中,尋回存在意義。「數據流動自由」將會成為數據主義世界的核心價值。

「我們的身份將會由工程師逐步貶為處理器及數據,最終將會如一片泥塵,在數據洪流中消失。」

《神人》並非預言書,除了忠告人類善待動物及不要沉溺在「快樂跑步機」(編按:hedonic treadmill)之外,對未來的想像不帶道德判斷。赫拉利只以〈認識自己〉及〈數據洪流中的漩渦〉兩段結語回應《人類簡史》最後一句「有甚麼比一個既不知足又無責任感,卻不知自己想要甚麼的神更危險?」,顯然不認為數據主義是人類唯一的出路。年輕教授希望讀者繼續思考,生物是否全屬演算法?智能還是意識更重要?如果無意識的高智能演算法比自己更認識自己,人類又該如何自處?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刊於《蘋果日報》What we are reading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