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症絕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他們和世界的連結遠比外表看起來還要深

自閉症絕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他們和世界的連結遠比外表看起來還要深
Photo Credit: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閉症患者和這個世界的連結,可能遠比外表看起來要深。他們只不過活在一種極度混亂的感覺當中。

兩種不同的行為,分屬感覺障礙評量中兩種不同的子類型,以坐在她對面的你看來,至少應該如此。但如果你是活在內在的生命裡的卡莉,這兩種反應其實來自相同的根源:感官過載。太多訊息了。

活在一種極度混亂的感覺當中

狄托在他的書中也提供了類似的場景。他描述自己走進一個陌生的房間,他會先四處看,到房間裡各個不同的角落打轉,直到發現一樣吸引他的物體。

「我首先看的是它的顏色,」他寫道:「我會先認真思考,定義它是否為『黃色』,在心中將所有我知道的黃色東西列出來,包括我七歲時擁有的一顆網球。如果不是,接下來我會看那物體的形狀。」那物體上有一個鉸鍊,他可能發現了,也可能沒看見。但如果他注意到的話,那麼:「我可能先會被槓桿功能分散一陣子的注意力。不過,我會將注意力拉回來,開始好奇那個上面有著第一類槓桿零件(所謂的鉸鍊)的黃色、長方形、大大的物體,究竟有什麼功能。」

為什麼那個使用槓桿原理、黃色的、長方形、大大的物體會出現在那裡?我立刻在心中給出答案,「它讓我能夠進到房間裡,可以打開和關上。除了門之外,它還會是什麼。」我的歸類工作就此完成。

然後,他移往房間裡的下一個物體。

狄托還寫到他參觀一間房子,被一本雜誌迷住的過程。他非常喜愛翻動和碰觸「那些平滑、有光澤的書頁」,他還喜歡聞它們的氣味。不過,後來當他母親和他討論參觀的經過,提到蕾絲窗簾上的粉紅色玫瑰、鋼琴、錶著銀框的畫等等,他才發現自己因為太沉迷在那本雜誌裡,完全沒注意到房間裡其他所有的東西。

從外界看去,他在這兩種狀況中的行為似乎是不同的。呆站著,盯著門看,狄托的樣子像是漠然地心不在焉。嗅聞雜誌的時候,他看起來又像是過度專注,過於執迷。但就像在咖啡館裡的卡莉一樣,雖然外在可觀察到的行為不同,但心裡的感受卻是相同的。

這些自陳式的敘述強化了我長久以來的假設,有些不能說話的自閉症患者,和這個世界的連結可能遠比外表看起來要深。他們只不過活在一種極度混亂的感覺當中,無法有效能地體驗這個世界,更別說將自己與世界的關係表達出來了。

書籍介紹

《我的大腦和你不一樣:看見自閉症的天賦優勢》,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天寶.葛蘭汀、理查.潘奈克
譯者:殷麗君

世界知名的自閉症患者天寶博士,將在本書中帶領讀者參觀自閉症的大腦,並走一趟自閉症基因解碼之旅。

天寶博士以自己的大腦核磁共振造影(MRI)為例,除了闡述自身經驗,也解說多次腦部掃描所帶給她的啟發。這些掃瞄為她童年時期的語言發展遲緩、恐慌發作和解讀表情的障礙,提供了可能的解釋。

此外,自閉症的基因有如一片深不可測的沼澤,控制大腦發展的基因碼有許多微小的變異。到底引起自閉症的是負面的風險基因,還是會受環境影響的中性基因?天寶博士以淺白的語言,為讀者介紹最新的遺傳學研究。

既然大腦、基因都是先天的條件,自閉症患者和親友在後天能做什麼努力呢?

天寶博士從最新的研究中發現,人們的思考類型應分為三類:語言思考、圖像思考,以及她最新發現的模式思考。了解自己是哪一類的思考者,除了幫助我們尊重自己的侷限,更幫助患者善用自己的優點。如此,患者就不會被不斷改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貼上不斷變換的標籤。擺脫標籤、認出每個人的細微差異,才能發掘每位患者真正的長處、找到有意義的工作、活出最滿意的人生。

未命名
Photo Credit: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