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關於愛情的五套電影

編輯精選:關於愛情的五套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情人節不一定需要約會,看套電影,平靜窩在沙發,也是一種浪漫。

文:Ho Chit Ying

「你是醫我的藥」。張愛玲的《傾城之戀》,范柳原對白流蘇附耳說了這一句。

現實世界是殘酷,適逢情人節,身邊沒有藥的話,不妨考慮看電影解愁。不論有伴侶的、單身的、複雜的、多元的、曖昧未明的關係,都歡迎進入光影世界。電影如萬能藥劑師,即使未必藥到病除,也能暫解千愁。香港編輯推薦幾套愛情電影,且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的藥?

初戀潛水艇 (Submarine)

灰暗色調的愛情故事向躁動不安的青春歲月致敬。

男主角Oliver是怪人,與其說他被孤立,不如說他排擠了所有人。喜歡上愛吸煙與愛欺負人的女主角Jordana,邊緣青年的愛情故事就此展開,說是愛情片,不如說是一個少年的成長自白。神經質的他又自以為懷才浪子,面對初戀的甜蜜、失戀的愁苦與自己父母面臨婚姻危機,15歲的他像潛水艇深潛於六英里的心海。

電影場景大量意象呼應「潛水」,是人面對挫折的離愁狀態,能否上水重生?不知道。電影裏男女主角於火車橋下,拿著拍立得自拍加接吻;常常到廢墟與海邊遊玩,臥在廢棄浴缸說無厘頭的對話,場景帶點頹廢美。這套戲既不特別快樂,也不特別悲哀,沒有美化初戀的美也沒沉溺於失戀的痛,恰到好處。

戀夏500日(心跳500天,500 days of summer)

愛情開始的時候,Tom發覺Summer的所有都是如此美好。愛情枯萎的時候,Tom開始怨憤,厭惡Summer的髮型,她的笑,她的胎記。

500天是男主角從熱戀到失戀,再邂逅Autumn的愛情紀錄。電影的敍述以男主角為主軸,亦是如此,我們把主體投射到Tom身上,無法得知為何Summer在某一天不再對The Smiths的歌有興趣,不再熱衷於與Tom逛IKEA。愛情的驟然殞落,撕毀美好幻象。為甚麼是幻象?情投意合時,我們總過份放大與對方的共通之處,視之為「合拍」。

Summer與Tom看了《畢業生》,各自不同的反應,那刻她便回到現實生活,戳破粉紅泡泡,而Tom仍沉醉於關係當中,「看」不見眼前的分歧。電影最峰迴路轉的,是Tom與Summer分手後互相調轉了彼此的愛情觀。Tom在電影開頭認為愛情是“You know it when you feel it”,然而Summer不相信愛情;電影結尾兩人相遇,Summer找到她的〝the only one”,但Tom倒轉,認為“Nothing is meant to be”。愛情雖痛,但總有成長。500日之後,我們都期待Autumn的來臨。

愛情失控點(Irrational man)

喜歡Emma Stone的人,除了La La Land外也推薦這套由Woody Allen執導的愛情電影。說是愛情電影有點勉強,它感覺是有點像「撒尿牛丸」,撈些哲學、愛情與人生的荒誕,結局離奇,有請觀眾自行觀看。

中英的戲名頗有趣,愛情失控點,是指飾演女大學生的Emma Stone對教授無可自拔的迷戀與激情,然而關係的背後預設是欺騙與背叛,其實又何來甜蜜浪漫?而Irrational man,指的是男主角Abe。他到大學教授哲學,過程不斷傳播厭世思想,又對存在的意義感到悲觀無望。機緣巧合,男主角策劃一場罪案,精心殺人,伸張正義。這個突然出現的場節,正是訴說著命運的偶然性,男主角因偶然性尋回人生意義,與此同時又走入了命運的荒誕。論命運外,還有男女主角對於正義的辨證,殺一救百的道德兩難,孰是孰非?

戀10,000公里的愛(10,000 KM)

遙距10,000公里,用科技產品談戀愛,會是怎樣?試過Long Distance Love的人想必深曉其痛苦。

雅麗斯與沙治熱戀,正當打算展開新生活,命運之神到來強行擋著這份熱切的憧憬。雅麗斯選擇了事業,到洛杉磯駐外工作一年,靠視訊通話,與相隔10,000公里,留在巴塞隆納的沙治談情。起初的思念之情,變成後來反覆的猜忌,既是一段關係的考驗,也是電影帶出對科技的質疑:它使我們跨越地域的阻隔,還是拉遠了彼此的關係?導演毫不顧忌把視訊對話螢幕的粗糙畫質呈現眼前,反而令情節更真實。Long Distance Love的情侶們、親人們又何嘗不是單憑看著照片/影像的噪點,依稀勾勒思念之人的輪廓?

雅麗斯與沙治重聚,一場歡愛之後,沒有重逢後的耳鬢斯磨,雙方自行整理衣物,無神茫然地看著面前。開放式的結局,彷彿是在問,關係變了,該如何走下去?何以我們會如此依賴對方在身旁的存在感?這種「希望對方在身邊」的愛情模式,誘發我們以缺乏安全感為由,不斷用工具、消費來填補這份填不完的感情空洞。社會的工具理性與變幻無常,反而剝奪了我們思考情感的空間。

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如果愛情記憶能通通洗掉,你願意試嗎?感情由相識、相愛、感情變淡、彼此生厭到結束,需要力氣去面對與克服,而這個過程必然是痛苦,但也是人蛻變的關鍵。電影裏Joel與Clementine曾是情人,因為一次爭執,Clementine決定找洗腦公司洗掉與Joel的所有回憶,Joel因憤憤不平也跑去進行洗腦程序,中途卻發現自己仍深愛Clementine,於是用盡方法逃離,但仍難逃一劫。我們幻想在周而復始的愛情循環能躲避傷痛,電影的設計是告訴我們,即使抽空記憶,也不等於解決了問題。我們無法面對自己,從經歷中汲取教訓,往後還是可能走上舊路。

電影安排Joel與Clementin重遇,彷彿在說人生有一定軌跡——個人的喜好、習性決定了未來方向,去自己喜歡的地方,做喜歡的事,與擁有共同興趣的人相遇,再相愛。倘若我們只去逃避愛情的傷痛,而不確切檢討自己,所有關係終將難以恆溫,只有不斷的錯過。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