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跟父母(子女)溝通? 也許你可以嘗試這五個做法

無法跟父母(子女)溝通? 也許你可以嘗試這五個做法
Photo Credit: dr_zoidberg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擁有自己獨特的優質世界,我們應該先去認同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更不是其他人的附屬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和一個社工朋友聊天,她跟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初嘗禁果的小孩

故事是有個女孩在高中交了一個男朋友,發生了性關係,但後來卻被女孩的媽媽知道了。

首先,大罵和毒打一頓是不可少的,而在發生這件事之後,每天接送上下學,更叫老師限制男孩不准來找他女兒,還請其他同學幫忙一定要阻止他們見面。只給女孩只能接的預付卡手機,而且叫女兒交出所有密碼,監控女兒的手機、電腦和所有通訊的器材。因為在學校的時候沒辦法顧到,她更是希望女兒轉學,並告訴女兒,如果她不轉學,就要和男方法庭見,因為16至18歲的性行為是非告訴乃論。

女孩本來覺得打罵完後,等風頭過再偷偷找男孩就好了,沒想到媽媽開始緊迫盯人,女孩覺得非常不開心。後來還拿告男孩這點希望女孩轉學,因為不願看到男方被告,只好答應媽媽的要求,最後轉學了,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而母女的關係卻越來越糟…

兩人心思

會知道這件事情是因為媽媽找人幫忙,希望能夠透過社工朋友來和她女兒「曉以大義」。希望讓她知道高中談戀愛跟本就是不對的,這時候應該要認真衝刺學業,男女之間的事情現在還太早,會干擾到對方的學業。女兒怎麼不懂媽媽的用心,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女兒。何況女兒生得這麼美,男方並沒有很好的條件,現在好好充實自己,未來會有更多的好男生給女兒挑,那才會是一生的幸福。

因為感覺是媽媽派來的說客,社工更是花了很多時間和女兒建立關係。誤談的過程之中,女兒覺得媽媽這樣很過分,不但限制她的自由,還用威脅的方式拆散她和男朋友,一點也沒有顧慮她的感受。並且一直威脅男朋友要求賠償。覺得媽媽好可惡,念書也對我沒意義了,乾脆就放著爛吧。一點也不想看到媽媽,我還是把自己關在房間就好。

誰是案主?

當然,因為不是正式接案,我朋友只是想幫忙她們,沒有結案或是處遇的壓力。最後她和那位母親說,我想我大概了解狀況了,我覺得妳要做的事情不是找人去說服你女兒,而是去了解妳的女兒,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然而這位母親一再的強調她真的是為了女兒好,我朋友就笑笑的說,我想妳可以跟她多溝通,她會感受的到。但她在和我說明的時候不斷搖頭,她覺得其實在這個事件中,真正受到創傷的是這位母親,應該要改變的也是她,女兒反而是被母親的方法傷害。

接著我們討論到為什麼好的出發點,卻不被別人理解。

不能理解的好意

現實治療大師William Glasser提出了優質世界的圖像理論。優質世界就是每個人的獨特世界,存在每個人的心中,不僅僅是價值觀之所在,更是你看世界的理解方式。

例如我們夢中情人從長相到她可能會為你做的事情,我們最想擁有的經驗和事情,信仰中對神的看法等等。我們都內心中勾勒出優質世界的圖像,並用來定義現實。

在媽媽的優質世界中女兒圖像是長得漂亮,成績又不錯,音樂的方面也是超棒的,我要好好栽培她,讓她未來成為一個優秀的美女,再幫她物色一個好老公。

而女兒的優質世界覺得,我好希望遇到一個對的人,談一段很美好的愛情,如果能夠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

因為兩個人都沒有互相了解對方的優質世界,這兩個世界便相互衝突。

權力不對等

媽媽和女兒的這層關係造成了權力不對等,也因此媽媽發現自己的優質世界的女兒圖像破壞後,必須馬上修正。

這是一個擁有權圖像的概念,因為媽媽認為,女兒是她的所有物。但這樣的修正卻造成了女兒優質世界的破壞,媽媽的圖像也此改變。而權力不對等的情況,女兒卻完全沒辦法做任何事。而她無法和這樣的媽媽相處,因此她就選擇了和媽媽保持距離。

到了最後,本來互相牽引的兩個世界,就因為不斷的互相破壞而毀滅。

我們可以這樣做

那麼,當我們的優質世界產生衝突的時候,該怎麼做呢?

  1. 每個人的優質世界都是獨特的,在溝通時,我們應該先認可對方的優質世界,而不是強迫別人接受自我的優質世界(例如這位媽媽)。
  2. 我們應該覺察自我的情緒,當情緒存在時(如憤怒),我們會做出很多情緒的反應,反而使得事情更難收拾。嘗試練習在每次的情緒下覺察,例如生氣時深呼吸,問自己生氣是否對事件有幫助,並且讓自己的姿態不像個攻擊者。(媽媽的表現,讓女兒覺得被威脅)
  3. 先不要急著反駁,更重要的是理解對方的完整訊息。(媽媽覺得女兒根本就不懂苦心,而女兒覺得媽媽只想拆散他們。)
  4. 不要對著對方用權力說教,像是我是妳媽,我是為你好,這樣不會讓孩子理解,只會讓她認為媽媽是蠻橫的存在。應該分享你的價值觀,並且舉出例子,告訴她為什麼。
  5. 如果真的不能說服,也絕對不要壓制。在這個故事中,女兒的情緒並沒有平復,而是有更大的反彈。如果這件事情不違法,我們可以試著去理解,並且讓她去試試看。我想如果故事中的媽媽不要用這麼極端的方法,而是詢問女兒男朋友的情況,帶回家認識後再做討論,在一旁支持,這樣會不會反而得到更多訊息,而女兒也能夠和兩邊維持良好的關係呢?

最後,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擁有自己獨特的優質世界,我們應該先去認同每一個人都不一樣,更不是其他人的附屬品。很常看到新聞上的控制狂,恐怖情人、直升機父母等名詞,都和優質世界有關。

這些人可能都想透過強迫別人接受自我的優質世界,卻忘記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比起強迫別人,去欣賞別人的優質世界,產生交流,進而產生共鳴,發覺這世界上每一個不同,不是一件更美好的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