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爾探問「外星生命是否存在」文章重見天日 

邱吉爾探問「外星生命是否存在」文章重見天日 
Photo Credit: Cecil Beato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當前有政治領袖刻意迴避科學,邱吉爾的科學精神更是令人感動。

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當上英國首相的前一年,即1939年,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一年,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在太空中我們是孤獨的嗎?」,透露出他對外太空生命的好奇。

這篇11頁長的文章,相信原意是投稿到當時一份星期日報章News of the World,但不知何故沒有刊登,一直放在編輯Emery Reves那兒,到最近才在美國邱吉爾博物館(National Churchill Museum)重現。

據Nature.com報道,Emery Reves的太太Wendy Reves在1980年代已把手稿交給邱吉爾博物館收藏,近日被博物館新委任的負責人Timothy Riley偶然在一堆文件庫中發現,並把手稿交給以色列天文物理學家Mario Livio分析。

「第一次看到手稿時就想到,邱吉爾和外星生命這課題連在一起,實在太有趣了,果然沒有失望。邱吉爾就是會問這種問題的人,他對科學、科技充滿好奇和熱誠,在他的事業中一直有支持科學發展。」Timothy Riley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說。他希望盡快把這份手稿開放給公眾閱讀。

邱吉爾充滿好奇心,對知識渴求。年少時雖然性格叛逆,成績也不大好,但很喜歡閱讀,22歲時隨軍隊調往印度期間,讀了大量書籍,當中包括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1920年代,他寫了很多科普文章投稿到報章雜誌,由核聚變到演化都談。他是首個委任科學顧問的英國首相,又經常同科學家聚會,包括當時射電天文學先驅Sir Bernard Lovell。

WAAF_radar_operator_Denise_Miley_plottin
邱吉爾支持科技發展,當中包括改寫戰爭遊戲規則的雷達系統研發。Photo Credit: Goodchild (Flt Lt), Royal Air Force official photographerpublic domain

Mario Livio在Nature.com撰文,披露了邱吉爾文章的內容;他最初把文章標題定為「在太空中我們是孤獨的嗎?」(Are We Alone in Space?),到1950年,他在法國南部探訪Emery Reves時,又把文章微調,標題改為「在宇宙中我們是孤獨的嗎?」(Are We Alone in the Universe?)。他首先定義生命是指有繁殖能力的生物,而「所有我們已知的生物都需要水才能生存」,所以液態水是尋找外太空生命的重要線索,姑勿論是要到火星、木星、土星的月亮以至更遠的地方去探尋。而最大機會是那些不太冷不太熱,令水不至於完全蒸發或凝固的岩石行星,換句話說,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宜居帶(habitable zone)。除了考慮到行星跟恆生要有適合距離,邱吉爾又談到大氣層和重力的重要性。討論過生命的條件後,邱吉爾相信,在太陽系內最有希望找到生命跡象的是火星和金星。外行星太冷、水星朝太陽一面太熱,背太陽那面又太冷。月球和其他小行星則重力太弱。

要知道當時尚未發現太陽系以外行星(exoplanets,50年後我們才知道有系外行星),但邱吉爾的想像已超越我們的銀河系。他寫道「太陽只是我們銀河系內的一顆恆星,外面有著千千萬萬個太陽」,然而他相信行星是由兩顆恆星相遇,產生巨變分裂出來的(1917年天文學家James Jeans提出的理論,後來已遭否定),由於這機率太低,那我們的太陽系可能是唯一擁有行星的星系。不過他始終存疑,表現了科學精神:「這揣測是基於行星形成的假設理論,而這理論有可能不是真的,我們已經知道外面有著百萬計的雙恆星系統。」「我沒有足夠自信認為,我們的太陽是唯一擁有行星家族的恆星。」

面對當時瀕臨戰爭邊緣的歐洲亂局,邱吉爾在文章有如此感慨:「對於人類文明的成就,對於要想到我們是無邊宇宙中唯一會思考的生命,又或者我們是遼闊時空中一切曾出現過具備身心發展的生物中的最高層次,我,實在不敢恭維。」

邱吉爾曾說過:「我們的世界需要科學家,而不是科學家的世界。」他主張科學要服務人,不要把人變成科學的僕人,「假如以當今科學的所有資源都無法解決飢荒問題,我們所有人都責無旁貸。」

Mario Livio指出,文章反映了這位偉大的領袖對科學和科技的熱忱,並深思科學在人類價值觀和社會發展議題下的角色,「在現今政治環境下,領袖們當仿傚邱吉爾,好好委任科學顧問,善用這些人才。」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