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衣著】賈桂琳:將風格作為手段的第一夫人

【權力衣著】賈桂琳:將風格作為手段的第一夫人
Photo Credit:Bliss M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賈姬的歐洲風格,見諸她的服飾,比如她那些各種粉色系的香奈兒套裝,這在在正是她政治上的選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方太初

身穿粉紅色香奈兒套裝的女子在鏡前戴上同色藥盒帽(Pillbox),畫外音說︰「人們相信童話故事。」那是一座三面鏡,左中右照出了女子三個面向。這是即將上映的《第一夫人的祕密》(Jackie)預告片最初數個鏡頭。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飾演的第一夫人不是即將卸任的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也不是接任的梅蘭妮亞(Melania Trump),而是第35任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的妻子賈桂琳(Jacqueline Kennedy),第一個被明星化的第一夫人。

甘迺迪是當選時最年輕的總統,暱稱賈姬(Jackie)的賈桂琳當上第一夫人時才32歲,風華正茂。這個女性看來如此可親,是屬於眾人的第一夫人,世人都記得她香奈兒套裝、盒狀軟帽與三層珍珠頸鏈,以及她與甘迺迪總統那些如同童話故事般的幸福家居畫面。但賈姬是誰?她是總統身旁的女人,是大眾視野裡的第一夫人,還是賈桂琳本人?預告片裡那座三面鏡裡的碎片臉容,不正就是賈姬真實人生的隱喻?

比總統更受歡迎

攝影師馬克.蕭(Mark Shaw)替賈姬與甘迺迪拍的一輯家居相,相片裡她穿粉紅色連衣裙、珍珠鏈,甘迺迪西裝藍領帶,一個穩重一個甜美。時值1959年,甘迺迪還未當選,但這對政壇明星夫婦早已進入大眾眼光。賈姬有時站在丈夫背後,有時輕倚丈夫身旁,夫唱婦隨。其中有那麼一張照片,焦點全放在畫面前方的賈姬,她身後的甘迺迪十分模糊,如同變成妻子的配襯。

兩年後的5月,也就是甘迺迪當選後四個月,他們出訪巴黎,因為賈姬太受歡迎了,他還調侃說自己是夫人出訪巴黎的陪同,他說︰

總覺得自我介紹有些不恰當,畢竟我只是陪同賈桂琳.甘迺迪出訪巴黎而已,我很享受這個身分。

I do not think it altogether inappropriate for me to introduce myself. I am the man who accompanied Jacqueline Kennedy to Paris and I enjoy it.

賈姬 和 小約翰甘迺迪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人熱愛賈姬遠勝過甘迺迪總統,她的居家生活也留下了許多照片,在這些相片裡,賈姬充滿風格、魅力,他所選擇的套裝、圓頂平帽以及珍珠項鍊,從此有了無可匹敵的代言人。

事實上一個受人歡迎的第一夫人可以更配襯總統。倒過來說,在僅有的少數例子裡面,第一先生都不理政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先生就是這樣了,他是個化學教授,只對科學研究感興趣,不會老跟在梅克爾身後,連就職典禮他也不在場。

但無論賈姬如何搶風頭都好,她都恰如其份,她總是對外說,女性不應該參與政治,因為女性太情緒化之類。她說過︰

我怎麼會有任何政治意見呢?我覺得女人不該攪和政治。

How could I have any political opinions? I think women should never be in politics.

但她真的只是一個沒有自己想法,覺得女子不應插口政治的人嗎?

2011年,甘乃迪圖書館開放舊檔案,有些錄音證明賈姬的確吹過枕邊風,可能影響過甘迺迪在政治、軍事、民生、外交等方面的政策。不過,也沒有哪個第一夫人不會吹枕邊風吧,倒想說賈姬並非淺薄女子,她的名聲在於她深懂品味與形象的感染力,她通過重新設計白宮的裝飾來改善甘迺迪政府的形象,且以充滿歐洲風格的魅力橫掃美國本土與她出訪諸國。

把歐洲帶到美國

賈姬的歐洲風格,見諸她的服飾,比如她那些各種粉色系的香奈兒套裝,這在在正是她政治上的選擇。貴為美國第一夫人,她卻喜歡歐洲文化,自小深受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紀梵希(Givenchy)和香奈兒(Chanel)的影響,唸大學時曾到巴黎遊學一年,這是為何美國人覺得她有著「非美國」氣質。

美國人喜歡她的歐洲氣質,卻又不願意自己的第一夫人只穿他國的時裝。賈姬深明此點,於是用了拆衷方法-由美國設計師根據法國名牌給她設計衣飾,她聘來了在巴黎出生的卡西尼(Oleg Cassini)為她訂製服裝,這還曾惹得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公開指摘他抄襲。

jackie劇照2
Photo Credit:Bliss Media
即將上映的電影《第一夫人的祕密》由娜塔莉波曼飾演的賈桂琳,得到影評高度讚譽。

但更多時候,她擅於拿捏分寸,1961年出訪法國那遭,她一直穿美國設計師的服裝,直到在凡爾賽宮才穿紀梵希晚禮服配鑽石髮夾;她在西班牙戴傳統安達魯西亞的曼緹亞(Mantilla)面紗;去梵蒂岡則穿一條設計得有點像聖袍的晚禮服,以衣裝來致敬當地文化。

美國人也喜歡她在藝術和歷史方面的修養,她將那些慈善酒會、慈善午餐這些半政治活動,全部交給副總統夫人,自己就去收集歷史文物,支持文藝和文化的活動,以及籌備、設計和設計甘迺迪圖書博物館。

隨丈夫住進白宮時,她第一步就是改變白宮的形象。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甘迺迪花園(Jacqueline Kennedy Garden),那是白宮東邊的一個花園,原本一片荒蕪,雜草叢生。她在花園中種滿玫瑰,這個形象一直維持至今。她買來名畫,家具放在白宮裡面,突出歷史與文化的面向-說穿了,她所要宣示的,是大美國精神。美國立國時間短,本就希望如同歐洲般有深厚的文化底蘊。

難怪《Vogue》前主編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曾評價賈姬說︰「她讓品味真正地成為了品味,而在此之前,美國人根本就不在乎這個。」那是冷戰的60年代,那是嬉皮的60年代,那是翻天覆地的60年代,賈姬在60年代之初以優雅與甜美,以童話故事的美好,對應雲譎波詭的時代。

賈姬_染血的套裝-0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63年11月22日,美國總統甘迺迪造訪德州達拉斯時遭槍手刺殺,當時賈姬就坐在丈夫的身旁,它的粉紅色套裝染上了丈夫的血。她堅持穿著染血的服裝參與了副總統緊急宣誓就任(圖左),並在小叔小甘迺迪的陪同下目送丈夫的遺體(圖右)。這套服裝在賈桂琳過世後,由女兒捐贈給美國國家檔案局。

但時代總是殘忍的。賈姬的粉紅套裝之所以著名,更在於它記錄了童話的幻滅。1963年11月22日,甘迺迪遇刺,鮮血濺在粉紅色套裝上,旁邊的人全叫她換掉染血的衣服,她拒絕︰「讓他們看看,他們做了些甚麼!」

她如此明白原本充滿魅力的服飾染滿鮮血後的景象,比言語更加震撼。她就這樣參加了副總統詹森(Lyndon Johnson)的就職宣誓,在歷史上留下看眼難忘的一幕。正如她自己在歷史上永遠不止是配襯。

本文獲「一物」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