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邊緣化所以「很好用」的太監與包衣,是滿洲統治者的宮廷理想奴僕

被邊緣化所以「很好用」的太監與包衣,是滿洲統治者的宮廷理想奴僕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清朝發明了解決不服管束的太監問題的巧妙辦法。他們利用另外一個地位較低的團體──包衣──控制和監督太監。藉由把包衣引入宮廷管理體系,清朝統治者擴大了宮廷的監管和平衡機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羅友枝(Evelyn S. Rawski)

太監

在整個中國歷史上,漢人王朝依靠太監而統治,因為太監在帝王與官僚系統之間圍繞政治控制權力展開的長期鬥爭中一直是皇權的代言人。太監是被閹割的男子,他們是賤民,因為他們無法履行儒教社會最根本的一項個人責任:不能傳宗接代。讓他們成為賤民的原因同時也讓他們對統治者很有價值。正如陶博(Preston M. Torbert)指出的:「太監……願意執行最卑劣或者最該受天譴的命令,同時又不對帝王構成任何威脅。」在整個中國歷史上,對一直與母系姻親或大臣的政治影響力作鬥爭的帝王而言,他們是「理想的奴僕」。但是,唐代特別是明末太監專權亂政的臭名昭著的事例又給滿洲人敲響了警鐘。

滿洲人進入北京後,繼續使用明朝皇帝的太監。多爾袞攝政時期,太監被禁止經手皇莊的收入,被禁止參加朝會,但一六五三年順治皇帝福臨創辦十三衙門,取代內務府成為管理宮廷的一個機構。福臨也許是想利用太監制衡旗主的獨立行事權。他對明朝的制度做了改動,讓包衣和太監共同掌管宮廷事務,再委派滿洲人大臣掌管十三衙門以控制管事太監。他駕崩以後,十三衙門被撤銷,但是太監繼續在宮中留用。

據說雍正皇帝曾規定,旗人不得充任太監,但檔案材料顯示這項禁令從來沒有被完全遵守。從一七四零到一九一一年昇平署(又稱南府)的太監名冊上可以看出,許多太監是旗人。一八一一年,嘉慶皇帝抱怨說,宮中太監的數量雖然有所減少,但當太監的旗人卻越來越多。他試圖藉由提高補償金的辦法從漢人平民中招募更多太監。

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國搜集的一些太監的生平資料顯示了人們當太監的種種原因。慈禧太后最喜歡的太監李蓮英一八四八年出生在直隸南部的一個村莊,是八個孩子中的第二個。雖然他們的祖上有人當過官,但他的祖父是個商人,父親是個皮匠。一八五四年,年僅六歲的李蓮英掉到一個洞裡扭傷了膝蓋,成了瘸子。當地的大夫治不好他,父親便帶他來到北京。北京有他們家的一個皮貨店,名叫永德堂。看病的大夫說李蓮英「不是凡品」,將來不是皈依佛門,就是進宮當太監。父母發誓說,如果李蓮英被治好,他們就遵從大夫的建議。

李蓮英的故事附和了送兒子當和尚的慣常說法。生病的男孩可能被父母承諾送給神佛以表示對治好病的謝意:父母的想法似乎是,脫離正常的生活圈子是這些孩子的「命」。莊親王府上的太監于春和出生於河北東部的一個村莊,他的例子是另外一種模式。于家數代都是王公祖墳的守墓人。于春和被村裡的大家族趕出村後,於一八九八年流落到北京找事做,結果受騙被閹,當了太監。于春和落入這個圈套的直接原因也許是天真無邪──據他自己說,當他表示同意閹割時,他根本不知道閹割意味著什麼,但根本的原因還是貧窮,以及沒有其他謀生之道。

多數人都認可當太監的原因是「命」和貧窮,但是,也有一些人是主動選擇當太監的,為的是獲得權力和財富。張祥齋似乎就是在這個動機的驅使下當太監的。他於一八九一年進宮,先後伺候兩位皇太后達二十年之久。張祥齋於一八七六年出生於河北南部的一個村莊。在一八八八年的大旱中,他和兄弟逃難到一戶人家,戶主碰巧是宮裡的太監。當他發現這個家庭何以如此奢華舒適時,就說自己願意受閹當太監。他的決定顯然引起了一陣轟動,因為這個地區雖然盛產太監,但此前從未有男孩主動追求這種命運的例子。

並非每個太監都能立刻進宮。當張蘭德發現自己被閹後卻進不了宮時,他就到一個旗人家裡當差做雜役,每月掙兩盎司散碎銀子,直到三年後宮裡有了空缺。儘管禁止奢靡的法令禁止普通人雇用太監,但似乎沒有人告發這家人。

一七五一年的一道聖旨規定宮中的太監以三千三百名為限。實際上,太監數量視宮中皇室兒童和后妃數量的變化而定。每個后妃、皇子和公主都能按照爵位高低和年齡大小分到一定數量的太監。王公和公主成婚後仍被允許使用太監。乾隆時期宮中太監數量達到最高峰。太監數量最大幅度的減少發生於十九世紀下半葉,當時後宮的規模因數位幼帝登基而縮小。

太監社會等級分明。等級頂端的是太監官員,他們於一七二二年獲授官銜。一七四二年以後,任何太監都不能升到四品以上,以「防其干預朝政」。在十八世紀,宮中大約有三千名太監,其中只有百分之十(約三百名)屬於太監菁英,擁有官銜。

作為太監的領頭,敬事房總管太監處在太監圈子的頂端。敬事房負責處理皇上關於宮廷事務的諭旨。除管理太監外,敬事房還負責舉辦慶典和在內務府各部門之間傳送檔案。總管太監通常由入宮超過三十年的資深太監擔任,這個人往往是把親王伺候成皇帝的老太監。儘管受到內務府的管轄,而且會計司掌控著財務管理權,但總管太監還是享有很大的自主權。掌管著四十四名太監,包括能讀寫滿漢字的滿漢文太監筆帖式。總管太監往往格外受寵,常常獲得禮物和宮外住宅等賞賜。

低級別的首領太監(七品和八品,共有一百二十四名)被分派到紫禁城的各個城門,以及御園、別墅、重要的壇和廟、皇陵、宮殿和倉庫等處。他們還被分派到御藥房、御茶房和御膳房。另有首領專門負責皇太后的茶、藥和膳食,以及高級別太妃的事務,並掌管皇帝兒女的僕從。還有首領看管狗舍和鳥舍。這些首領太監向總管太監負責,總管太監則向內務府大臣和皇帝負責。

與官僚品級制度並行的還有地位等級制度,它是根據與皇帝的親近程度而定的。負責皇帝寢宮養心殿和如意門的高級太監擁有相當大的權力,經常能與總管太監分庭抗禮,因為他們經常能陪伴皇帝左右。負責皇帝經常駕臨的其他宮殿的太監也形成了一個菁英團體,地位高於侍奉皇后、妃嬪和皇室子孫的太監。雖然伺候王公的太監在宮中的地位相對較低,但是,如果他們的主子當上皇帝,他們就可以一步登天。

宮裡的太監比派往各處的太監的地位高。普通太監分為三級,各領一定數量的銀子和米麵作俸祿。有些太監是理髮的,有些是按摩的,有些太監被培養成了宮裡的大夫。還有一些太監成了藏傳佛教的喇嘛,有些則成了道士。太監輪流侍奉皇上,皇上就寢後,也有太監「值夜班」,以備皇上隨時招呼他們傳遞資訊、取放東西或傳召大臣。太監是必不可少的,因為他們是唯一被允許在夜間留在內廷的男性。

包衣

清朝發明了解決不服管束的太監問題的巧妙辦法。他們利用另外一個地位較低的團體──包衣──控制和監督太監。藉由把包衣引入宮廷管理體系,清朝統治者擴大了宮廷的監管和平衡機制。包衣是征服者集團的一個組成部分,並因此與降服的漢人明顯地區別開來。由於他們在旗人中地位最低,他們被禁止(至少在法律上)與其他旗人通婚。他們在清代社會處於邊緣位置。大清皇帝發現包衣有用處,正是因為他們的邊緣化使得他們只能完全依靠皇帝而生存。

滿洲的包衣(屬於某個家庭),是世襲的在旗奴僕。包衣的地位與奴隸的地位差別不大,後者在滿語中被稱為阿哈(aha)或者包衣阿哈(booi aha)。在清代,包衣和阿哈在法律上都屬於奴僕。他們大多數是征服時期被俘虜,並像其他戰利品一樣分配給八旗貴族的漢人或居住在東北地區的其他居民。阿哈在田間幹活,包衣做家事工作。在征服時期,他們中的一些人拿起武器,與主人一同作戰。到一六三六年,他們作為單獨的作戰單位被編入日益擴大的各旗。

當上三旗──鑲黃旗、正黃旗和正白旗──被皇帝掌控以後,三旗中的包衣成為皇帝的家奴。在追隨滿洲人四處征戰的過程中,他們的行動「從家庭的層面上升到國家的層面」。包衣被編入特殊的包衣牛錄中,由管領(滿語為包衣大,booi da)和佐領掌管。按照完整的建制,一個包衣旗由二十九個(後為三十個)牛錄組成。包衣管領(及其下屬)被派去管理皇帝后妃和成年皇子的事務。皇太后和皇后每人有三十名管領,他們輪流值班。皇子夫婦有一名管領。其他的管領則在皇帝和後宮出巡承德、往祭祖陵和駐蹕御園時處理相關事務。尤其在清初,由包衣組成的護軍營被派去守衛紫禁城內的不同區域。

包衣在宮中的職位 拜唐阿(baitangga)一詞最初顯然是指「適用的、有用的」,而後來詞意發生變化,專指「跑腿的、打雜的和下屬」。葉志如認為,這個詞泛指政府部門中無官銜的小吏、工匠和大夫。許多拜唐阿是包衣。檔案材料顯示,拜唐阿的差事是多種多樣的。

宮中人數最多的一個團體是做日常雜役的勞工,即蘇拉(sula)。蘇拉是個滿語詞匯,意思是「無所事事的、無業的」,特指沒有官職的旗人。從十七世紀末開始,蘇拉也指依附於包衣牛錄且能領到少許薪俸的職位。一七零八年,每個管領下設立了一百五十個蘇拉職位,一七三五年減少了一半。儘管薪俸很少,但還是有許多人謀求蘇拉的職位。蘇拉是短期雇用的,工期按天計算,承擔各種雜務。一七五七年以後,內務府大臣每月報告一次雇用蘇拉的人數。

宮廷還根據季節雇用一些臨時工。農曆正月事務繁多,有大臣一年一度的宮廷朝會,有招待蒙古貴族的宴會,有春節,所以一般都需要大量人手。皇帝、皇后和皇太后的生日慶典也是如此。夏季「三伏天」(編:通常是一年中最溫熱的一段時間,要用農曆計算。)需要增加勞力除草。冬至前後皇帝要祭天,每年的最後一個月宮廷要舉辦許許多多慶典,所以,這段時間清宮需要的人手更多。

分配給宮中皇室成員的宮女一般是紫禁城的短期住客,她們的地位取決於她們的男女主子的地位。皇室的每位成員都分配有宮女。宮裡地位最高的女性是皇帝名義上的母親──皇太后,她有十二名宮女,皇后有十名宮女,依次遞減,級別最低的妃子──答應可能只有一名宮女。宮廷檔案顯示,儘管有一些例外(如慈禧太后有二十名宮女),但在清王朝的大部分時間裡,這些規定都得到了遵守。孀居妃嬪的宮女人數可能少於配額。例如,一七五一到一七五二年度壽康宮的主子和奴僕名單顯示,慈宣皇太后(乾隆皇帝生母)擁有滿額宮女,但豫妃只有六名宮女而不是額定的八名,幾位答應只有一名宮女而非名義上的三名宮女。

宮女的數量取決於皇室成員的數量。在后妃和子女比較多的時期(如康熙朝),宮女的數量也多。檔案材料顯示,一七三四年宮裡有五百多名宮女,是歷史最高峰。在乾隆朝,隨著皇帝的老邁,皇室的規模也越來越小。到十八世紀九十年代,宮裡的宮女只有一百名出頭。嘉慶朝以降,宮女的數量有所增加。十九世紀下半葉慈禧太后當權時,宮女數量在一百五十到二百名之間浮動。

宮女是由內務府主持的每年一度的選拔活動中挑選出來的,備選者都是上三旗包衣的女兒。牛錄佐領每年都要將本牛錄中年滿十二歲的女孩向上報告,並帶到宮中備選。一七三五年後,離京城很遠的家庭可免於報選。一八零一年後,皇室奶媽的女兒可免於報選。父母越來越不願意把女兒送到宮中,有材料為證:

我們的女兒中選入宮後……就一直杳無音信,直到二十五歲被允許回家。如果她們能力差或者反應遲鈍,就會受到嚴厲懲罰。她們可能染病而亡,但我們甚至得不到她們的死訊。如果她們很能幹,得到主子的讚賞,她們就會被留在宮裡,我們可能再也看不見她們,再也聽不到她們的音信了。

儘管如此,應召前來參選的女孩還是非常多的。一七三六年共有二千零九十二名旗女參選,一七四二年是一千一百六十五名,十八世紀七零年代至一八三一年在六百五十到八百五十名之間浮動,此後降到五百名以下。

入選的宮女按規定的期限在宮裡侍奉主子,在此期間,她們能得到俸祿和食物。宮女一般都在十三到十五歲之間。除極少數成為皇帝的妃子(儘管這是受到禁止的)外,宮女做滿五年(後來是十年)就離開皇宮。康熙皇帝命令讓三十歲和三十歲以上的宮女都回父母家準備嫁人。雍正皇帝把宮女出宮年齡下限改為二十五歲。宮女出宮時可以得到二十兩銀子的恩賞,回父母家備辦婚事。有時候,皇帝會親自為旗人和宮女配婚。

包衣社會也很複雜,且等級分明。上三旗的包衣可以參加護軍和前軍。他們可以成為八旗軍官,參加科舉考試並進入官僚體系,還可在內務府擔任重要職務。由於蘇州和杭州的織造工廠受內務府管轄,所以包衣並不全在北京當差。一些包衣位高權重,富甲一方,且蓄有家奴。清代小說《紅樓夢》(又名《石頭記》)描寫了這類包衣菁英的生活方式。其他包衣則處在僕人的位置上。內務府包衣旗民中地位最低的是官奴,或曰辛者庫(sin jeku)。

前往地下世界挽救死者的靈魂,這種神志恍惚的旅行就是薩滿教的精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最後的皇族:滿洲統治者視角下的清宮廷》,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友枝(Evelyn S. Rawski)
譯者:周衛平

傳統歷史教育中的中國史,都是採用以「漢族」為主體,將中國歷史視為朝代興衰更迭的過程。事實上,「清」之所以是歷史上最偉大的帝國,原因正在於「它並不是漢人的王朝」。滿洲人的統治在許多政策上都與中國王朝完全相異,這些「滿洲的統治特色」才是大清帝國之所以成就的關鍵。本書描述和分析了大清滿洲宮廷,除了服飾、語言、文化政策等鮮明的滿洲風情外,也非常深入地剖析了清廷內部的權利體系和組織運作,指出滿洲統治者在哪些地方承襲了中國王朝制度,哪些地方強烈捍衛自己原本的政治制度,又在哪些地方進行折衷和變通,而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強化自己作為少數族群如何對多數漢人族群加以統治。

把大清視為古代中國邁向近代國家的一個階段的觀點,是中華民族主義的奇特思想,不符合大清統治者的真實樣貌。清的統治模式不是民族國家,統治目標也不是建構一個單一民族認同,而是允許多元文化在一個鬆散的帝國之內共存。清的統治之所以成功,關鍵是針對帝國之內亞邊疆地區的少數民族,採取富有彈性的不同文化政策的能力。只有重新用滿洲統治者的視角瞭解「清」,才能理解「中國」為何是現在的樣貌。

(八旗)0UAH1016最後的皇-立體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