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即轉機:一次搞定高雄氣爆、南北失衡與黨產

危機即轉機:一次搞定高雄氣爆、南北失衡與黨產
Photo Credit: PoYang_博仰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提議在每年繳交的1,100多億石化稅款中,其中要有1~3成提撥至『高風險預防暨福利補貼帳戶』,回饋給高雄當地居民作為風險補貼。

從這次的高雄氣爆事件可看出,台灣整體發展畸型與重北輕南的產業型態,已然衍生出失衡且不公的發展模式。島內在近幾天來,被中央與地方政府互相指責的口水給淹沒,以致沒人能真正提出問題的解決方案。

如果回想一下近幾年來,高雄所發生的重大事故,終究擺脫不掉重污染產業的後遺症。像去年日月光的K11廠排毒事件,一直到上週的氣爆災難,在在刻畫出南部港都不爆則已、一爆絕對驚人的厄運。

也許是命運使然,高雄的發展一向以重工業為主,其中又以石化業為主要稅收來源。一旦將大型工廠從港都撤出,影響到的生計卻又是動輒上幾十萬人。這令任何一個民選政府,都無法輕易選擇關廠這條路。

類似的重大公安事件,幾乎很難在台中以北的城市見到。雖然新竹也有許多半導體、面板等製造大廠,但廠房通常較新穎、先進,新竹市是在1970年代後期才開始大量興建土木,政府買下整個寶山地帶從零開墾,工業與住宅區間隔分明,因此從未聽聞發生大型公安事件。

桃園亦然,區域內遍佈火力電廠、石化工業區,但如高雄氣爆等級的災難事件也從未發生過。這意味著桃園工業化程度,尚未嚴重到岌岌可危的程度。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因此,高雄目前應正視的問題是先停止口水戰,立即解決輸送管的鋪設問題。畢竟,每年1兆多產值的石化業,不是能說關就關;倘若將丙烯及乙烯的運送方式由槽車取代,反而會更增加運輸風險。

比較好的作法是將既有通過住宅區的高風險輸送管,採梯次式淘汰。離住宅密度較高的高風險輸送管先行封存,然後依次關閉風險性較低的管線。至於以後的管線該怎樣連結,我想如果連槽車都能規劃專用路線,為何輸送管不能繞道而行?或是將運輸管埋在更深層的地表下,隔絕曝露範圍。

接下來的就是高雄市民飽受高風險的補貼問題。一個每年往中央繳交1,100多億營業稅的石化產業,好處均為企業與其他縣市佔走,獨留高雄市民背負風險,這怎樣也說不過去。

所以我提議在每年繳交的1,100多億石化稅款中,其中要有1~3成提撥至『高風險預防暨福利補貼帳戶』;當地石化業者每年也必須提撥淨利的1~3成至該帳戶內,以求回饋與補償。

最後,在各縣市每年所貢獻的稅款中,中央須提撥一筆『高風險產業特別統籌分配款』,資助高雄市的『高風險預防暨福利補貼帳戶』中。這些款項的提撥,一來供建構安全的高風險產業機制;二來回饋給高雄當地居民作為風險補貼。最後,該帳戶亦可補貼居民的健檢與醫療費用。

畢竟,丙烯及乙烯均為無臭無味的有毒物質,很多人在吸食多年後不知,恐累積過多毒素於體內,何時爆出疾病也很難知道。所以提供一個『高風險預防暨福利補貼帳戶』,供市民醫療保障,也是個不容或缺的要項。

建構好高風險帳戶後,中央與地方也無須再為日後的重大公安事件互踢皮球,因為已有個現成的災難補救款項應急,平常時期該帳戶可投資在資本市場上,甚至與四大及國安基金、以及最近剛解套的國民黨黨產結合,共同籌組主權基金,投資於國內外具戰略性質的產業。

畢竟,災難並非每天發生,與其讓這個帳戶內的資金閒置,不如投資在獲利穩健、安全十足的3A證券市場內。

當然,台灣具高產業風險的縣市,不僅止於高雄市而已,尚包括新北市、桃園、新竹、台中、雲林、彰化、台南、屏東等地。『高風險預防暨福利補貼帳戶』也可延伸至這些縣市內。

累積起來的帳戶資金,只能用於該等地區內。如果運用得恰,這可是具財富轉移效果的另類財政措施,能夠同時間弭平南北失衡與分配不均的問題。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王大師論壇

Photo Credit:  PoYang_博仰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PoYang_博仰 CC BY 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