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平溪天燈老師傅:他們不懂環保,但都努力讓天燈不再是「環境殺手」

專訪平溪天燈老師傅:他們不懂環保,但都努力讓天燈不再是「環境殺手」
Photo Credit:barakbro @ Pix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0年代,天燈帶著平溪走出煤礦產業沒落後的經濟蕭條,如今,天燈卻成為千夫所指的「環境殺手」。要是沒有天燈,平溪居民是否就必須跟多數偏鄉一樣,面臨人口外移、產業蕭條的窘境?而環保與商機,真的只能二選一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年來,每逢元宵節,新北市平溪天燈的環保爭議總會引起話題。尤其在2013年,英國保育類貓頭鷹被天燈鐵絲纏繞而死的照片在網路上被媒體瘋狂轉載後,每次都大量施放上萬盞天燈的平溪天燈節,更遭到民眾撻伐。

但不可否認的是,天燈確實為平溪這個早期的煤礦山城帶來無限商機,數萬盞天燈齊發的壯麗情景,的確也讓平溪天燈節受到國際矚目。2008年起,包括Discovery、CNN新聞網,以及全世界最大旅遊書出版社Fodor' s,都曾先後將平溪天燈節評選為全球前幾名必遊節慶景點。

七年前,首度到訪平溪的我,與朋友在那裡施放了人生第一顆天燈;四年後,在天燈環保爭議鬧得沸沸揚揚的同時,我與同一群朋友再訪平溪,不敢再放天燈了,只能坐在老街頭的一家咖啡店三樓聊天。居高臨下,我們看著鐵軌上一顆顆天燈載滿祝福沉重的上升,然後在遠遠的山坡上掉下來,遠山的樹梢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天燈屍體。

今年,我忍不注思考,當我清楚的知道平溪天燈的環保、動保問題後,除了消極的「不放天燈」,我還能多做什麼?也不禁想像,要是沒有天燈,平溪居民是否就必須跟多數偏鄉一樣,面臨人口外移、產業蕭條的窘境?而環保與商機,真的只能二選一嗎?

從環境、動物到人,天燈帶來的「全面性」危害

天燈不只對於飛行中的鳥類有所影響,也影響環境,掉落後,甚至可能危害附近住戶人身安全、財產安全。天燈之所以容易釀禍,主要是因為天燈隨風向飄盪,無法預測它會掉到哪裡,另外,很多天燈掉下來時,仍有餘火,也容易引發火災。

  • 人身、財產安全

餘火未盡的天燈掉下來,可能燒毀民宅或農田。2014年中天報導,十分寮便曾有天燈飄降在住家的透天厝,引起火災,雖然沒有人員傷亡,但因為施放天燈的店家太多,最後也因為找不到主人,求償無門。

  • 環境危害

天燈最常見的飄降地點就是平溪的山頭,若久未下雨,便可能引發森林大火。中時報導,2016年平溪地區甚至10天內發生八起由天燈引起的森林火災。此外,大量遊客湧入平溪、十分,也帶來巨量的垃圾,2016年,網友Zeal Chou有感平溪山間充滿燒盡的天燈,號召網友前往淨山,卻發現山道上的垃圾量遠比天燈還要多。

  • 危害動物

環境資訊協會報導,2011年平溪天燈節翌日,與平溪相隔40公里的關渡自然公園竟然也出現上百個天燈殘骸。此外,台灣動物新聞網也報導,天燈未完全燃燒所形成的廢棄物會殘留重金屬,可能對動物的棲地、水源造成汙染。而大量的施放天燈,也可能對夜行性動物造成干擾,讓貓頭鷹、飛鼠等對光敏感的動物放棄築巢。

針對天燈的危害,新北市政府祭出不少環保政策,包括「天燈回收」、「一燈一證」、「減少燃料」等,想要平衡觀光發展帶來的危害,但難以實際成效仍難以確知。

為此,我實際走訪新北市平溪鄉最熱鬧的十分寮,訪問當地的居民、店家及天燈師傅胡民樹、林國和,想知道平溪天燈環保政策落實得如何?因天燈而揚名國際的兩位老師傅又如何看待天燈爭議?

十分老街的天燈傳統,源遠流長

曾有人質疑天燈並非傳統,只是商業操作,不必以「維持傳統」之名特別保存。對此,胡民樹跟林國和兩位老師傅都說,天燈是他們從小的記憶。

林國和表示,天燈是過去先民從福建地區帶過來的習俗。當時先民從淡水河口登陸,想要前往傳說中有大片良田的「蛤仔難」(今日的宜蘭),但途經山區時發現這裡有處山間平原,便在此定居下來。

而天燈其實是三國時代「孔明燈」的演化,孔明燈原是軍事警示用途,等同今日的信號彈。由於平溪、十分地區多山、多盜賊,因此會固定派村民在山巔守衛,若來者是敵人,就放「一顆」天燈作為警示;而若來者是親友或村裡的人,則放「兩顆」天燈報平安,「就是古代的大哥大啦,」林國和這麼形容。

久而久之,天燈成了此地的節慶習俗,就像台灣其他地方會元宵時會提燈籠、新年會放鞭炮一樣。

但胡民樹表示,他小時候,天燈其實並不是平溪鄉每位耆老都會的技藝,「當時,整個十分寮只有不到十戶人會作天燈,連平溪人也不知道天燈。」只有與十分寮一河之隔的「南山坪」地區同樣有人會作天燈。

當時每逢元宵,兩地擅作天燈的人家便會做天燈來放,甚至隔著基隆河「鬥天燈」,「這裡放一個,對岸看到了也放一個,我們這裡看到了再放一顆,還會在天燈下面加鞭炮,比哪邊的天燈飛得比較高、比較遠。」

胡民樹回憶,那時村中有家雜貨店的老闆會作天燈,那總會跑到雜貨店去, 才七、八歲的他,踮起腳尖著視線才剛好看見雜貨店的錢櫃3,他總是在那觀察老闆做天燈。而在那個資源貧乏年代,想做天燈,他也無法去買特製的宣紙,能蒐集「紅龜糕」下面墊著的饅頭紙,或是報紙,自己摸索著做天燈。

做好了天燈,胡民樹就點燃它、看著它升空,燒完了、掉下來,再撿回來,換油再點一次,直到天燈飛到河床、撿不回來了才罷休。「當時,窮山裡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玩,有個天燈可以放就很新奇了。」胡民樹說。

1980年左右,胡民樹呼朋引伴帶朋友回到十分地區放天燈,原本只是朋友間的聚會,但某次受電視媒體報導,「平溪天燈」的名氣大增,隔年,引來了上萬人湧入平溪,胡民樹只好自掏腰包製作天燈、辦流水席,讓大家同樂。「當時我每年都花超過50萬,做天燈、辦桌給大家玩。人後來甚至多到只能去借十分國小的廣場。」

林國和補充,當時,救國團營隊也將天燈當作平溪特色,因此每次到平溪辦營隊,總會教導上營的年輕人自己做傳統天燈,「有年輕人看見自己親手做的天燈升空,甚至感動到流下淚來。」

平溪以天燈打出名氣後,胡民樹看見平溪的商機,創辦了「天燈民俗文化發展協會」,並邀請附近店家提供吃的、喝的,才逐漸有平溪「天燈產業」的興起。2000年左右,新北市政府才開始舉辦「平溪天燈節」。

天燈老師傅:胡民樹敢於創新、林國和堅守傳統

現在的林國和及胡民樹,都仍然在製作天燈,只是一位致力於製作造型特殊的創意天燈,一位推廣意義深遠的傳統天燈。

胡民樹善於製作造型特殊的創意天燈,有「天燈國寶」的稱號,每年平溪天燈節,胡民樹都和新北市政府合作,製作比人還大的造型天燈,曾製作出愛心形狀、雞的造型,甚至龍的形狀的天燈。

而林國和則堅持製作傳統「五片式」的天燈。林國和表示,天燈過去除了有警示的功能,與「添丁」相似的發音,也讓放天燈成為祈福「求子」的傳統。林國和說,傳統的天燈由五片宣紙結合而成,除了四面,另外最上面還有一片正方形的紙,而下方放置燃料的鐵絲,則由三根鐵絲呈放射狀開展,口字型的宣紙與丁字型的鐵絲,象徵求子「男丁女口」之意。

P1440420_JPG
Photo Credit:李修慧
天燈師傅林國和堅持製作傳統五片式的天燈,上方的口字型紙片,有求生女孩的意涵。

此外,宣紙的顏色,也大有玄機,五片天燈顏色分別是黃、紅、粉紅、橘、藍,分別代表中國金、火、水、土、木五行,而口字型的宣紙與丁字型的鐵絲,除了「男丁女口」之外,也代表了「陰陽調和」的意義。

P1440415_JPG
Photo Credit:李修慧
天燈下方的放射狀鐵絲,看起來像「添丁」的「丁」字,代表求子。
改良天燈避免火災

除了天燈的展望及傳統,對於天燈燒毀民房或引發人身安全的問題,林國和與胡民樹兩人都有自己的因應方法。

胡民樹的方法是改良鐵絲。大部分商家的天燈,是將燃料金紙夾在兩根鐵絲中間,但胡民樹則是用三根鐵絲,將金紙摺成三角形,夾在鐵絲中,一來金紙不容易掉落,二來金紙從下面點燃,在熱空氣往上的狀況下,金紙就能夠完全燃燒,降落時就不容易有餘火。

P1440361_JPG
Photo Credit:李修慧
胡民樹特製的天燈骨架,讓金紙呈L型卡住,能讓天燈由下往上完全燃燒。

另外,胡民樹也使用「天燈身分證」,若天燈不幸釀禍,受災戶就能找到索賠對象。他所做的天燈,全都貼有耐高溫、防水的銀龍貼紙,貼紙上不僅印有自己的姓名,還有聯絡方式。

胡民樹說,有次,他的天燈就燒到一戶人家的紗窗,那戶人家就是靠著天燈身分證找到胡民樹,他也第一時間就找人修繕、賠償損失。但胡民樹也說,天燈身分證不容易推行,因為很多店家會「偷跑」,就算不貼連絡方式,也無法可管。

P1440368_JPG
Photo Credit:李修慧
胡民樹自製的天燈身分證,防水而且耐高溫,就算跟著天燈燒過,也可以清楚看見上面的資訊。

而林國和則靠著傳統的智慧,避免天燈釀禍。林國和說,傳統天燈是將底部的一根鐵絲,穿過要燃燒的金紙來固定,除了穿過金紙的鐵絲會離地20公分,避免降落時燒到落葉,一疊金紙不僅要展開,也要由外面向中央撕開,並且向內摺,藉由增加受熱面積,讓金紙完全燃燒,掉下時沒有餘火。

P1440417_JPG
Photo Credit:李修慧
天燈師傅林國和示範,將燃燒的金紙撕開向內凹折,才能夠完全燃燒,避免釀成火災。

雖然兩位師傅都努力,改良天燈,讓火災不容易發生。然而,採訪結束後,我還是看見許多樹林冒出濃濃白煙。

不是每個平溪人都歡迎天燈帶來的商機

兩位老師傅對天燈的傳統及展望津津樂道,但被問及天燈的環保問題,兩人臉色明顯較為陰沈。

胡民樹說,天燈衍生的垃圾,在政府的規範下,已經改善取多。根據2012年訂定的《新北市天燈施放管理辦法》,平溪菁桐一帶,是政府特許的天燈施放區,另外包括天燈的大小、使用的燃油,也都有規定。

此外,新北市政府也長期宣導,建議商家燃燒的金紙在10張左右,讓天燈不致飛得太高太遠。胡民樹與林國和也都強調,「十分寮地區就像個碗一樣」,屬於盆地地形,天燈無法飛過山頭。

另外,新北市政府推行「天燈回收」機制也很久了,附近民眾若撿拾一個天燈基座(底部用鐵絲及竹片製作的部分),可以用6-7元的價格賣給店家,讓店家回收再利用。而天燈的宣紙, 回收後,也能向環保局換取專用垃圾袋、衛生紙等。除了回收、限制高度,在每年天燈節過後,新北市環保局也會舉辦淨山活動。

P1440371_JPG
Photo Credit:李修慧
胡民樹的天燈工寮裡,堆滿村民回收而來用過的舊天燈。胡民樹自己為了提高天燈回收率,會以一個8塊跟回收者買。

在我們訪問的期間,胡民樹經營的空闊停車場,就有兩個天燈飄落。不久一位身著雨靴、頭戴斗笠的老奶奶,跟胡民樹寒暄幾句後,就用好幾公尺長,類似釣魚桿、能深縮的長鉤,輕易的將掛在樹枝上、掉落停車場的天燈勾下帶走。

但不少天燈落在離山道很遠的樹林間,或是河床上,看起來很難撿拾。胡民樹卻強調,「很多人可以在樹林裡鑽來鑽去撿天燈,回收天燈在這已經是全民總動員的活動,而且回收率已經高達九成。」

然而,當我問「九成的回收率」怎麼算的,胡民樹卻回答:「用看的。」且在我實際走訪十分寮地區訪問其他居民後,發現天燈回收並不像他說的那麼「總動員」。

一位停車場管理員告訴我,當風向往停車場這邊吹的時候,會有許多人先到停車場這裡,等著撿天燈,他有時候也會跟著撿,但撿到了也是給那些「專門」回收天燈的老人家。而山裡的天燈因為撿不到,只能等它自然分解。

另外,我訪問了在軌道旁一家天燈店內,會撿天燈回收的老阿嬤。阿嬤對回收流程瞭若指掌,但被問到那些飄降山裡的天燈怎麼辦,阿嬤也不確定的說,「應該是清潔隊會撿吧。」

親自走訪十分寮地區的結果,幾乎所有人都對回收流程略知一二,但以回收維生的人卻寥寥可數,且大多都是老人家,因此能在交通不便的山林裡為了幾塊錢的天燈鑽進鑽出,並不可信。飄降山裡的天燈,可能就只有等著腐化一途。

除了回收狀況不盡理想,面對天燈產業,也不是所有平溪人都支持。林國和表示,不少人家因為不是住在老街第一排,無法分得天燈帶來的觀光效益,大量遊客以及節慶時放天燈、放鞭炮的嘈雜狀況,甚至讓許多老人家不敢把孫子帶回來照顧。

天燈可能自然分解嗎?

而那些無法撿到的天燈,究竟有沒有自然分解的可能?

林國和表示,他的天燈不同於一般店家使用鋼線做為骨架,而用不那麼堅韌的鐵絲,他說鐵絲腐化只需要半年,時間比鋼線短一半。而天燈紙都是宣紙,取之自然,因此也可以在大自然中腐化。但林國和也實際示範過他的天燈紙多麼堅韌,用力扯也扯不斷,若是在山林裡自然分解,可能也要花上不少時間。

胡民樹則表示,他正在研發可以自然分解的天燈,類似文化銀行所製作的,所有的骨架不用鐵絲,直接用傳統的長條竹片。但胡民樹表示,他親自試放發現,這樣的天燈因為掉落時仍有火,更容易引發火災,因此還要繼續改良。

「環保」與「吃飽」同樣重要

近年來,有不少環保團體,直接殺到平溪、十分,在火車站或老街上舉牌呼籲遊客不要放天燈,對此,林國和與胡民樹都不太有好感。

胡民樹認為,世界上有太多東西會產生污染,包括工廠、車輛、用電等,只抓天燈當作箭靶,簡直是雞蛋裡挑骨頭。而動物因此受影響的說法,對胡民樹來說也難以接受,他直接的說「鳥看到天燈會閃啊,他怎麼可能被套中,光害的問題更是荒謬。」

對胡民樹來說,天燈是養活整個山城的產業,不僅不該禁止,甚至應該越辦越盛大。實際走近十分寮,我的確看到天燈的商機遍布此地:平日每小時一班的火車,載滿了慕名而來的國外乘客;老街上小吃店、飲料店、餐廳、民宿;車站旁招攬乘客的計程車司機;還有那賣出一顆就能賺上百元的天燈攤販。

P1440453
Photo Credit:李修慧

林國和則說,他親自看過環保團體到十分車站舉牌抗議,言行激烈,「好像法輪功一樣」。但他坦承:

天燈在這裡的確有環保的問題,這個不能騙人。
但是環保的「保」,與肚子的飽的「飽」,要怎麼平衡,這才是重點。

平溪過去是個煤礦山城,在天燈還沒沒無聞的時候,東部、南部的人遠到而來,犧牲自己的勞力、健康,領礦工的高額的薪水。「平溪是個悲情的城市,」林國和說,「20多年前,煤礦產業走到盡頭,平溪鄉一片蕭條,是天燈帶給這邊新的希望。」

「煤礦蕭條的危機,因為天燈的興起成為轉機。現在天燈又因為環保遭遇危機,必須再轉。」林國和說,「如果大家沒有這個遠見的話,有天政府會直接禁止,到時候對地方的影響更大。」

因此他建議,季節性的施放天燈,在天乾物燥的五、六個月暫停施放,「讓動物休息;讓大自然的空氣休息;讓地方的人有休息;也讓天上眾神明也休息,不然每天看你的願望都看不完。」林國和笑著說。

天燈隨風飄的特性,讓它的環保問題至今無法完全解決。但至少整個十分地區的人,因這項產業受惠的同時,也都了解這項產業的負面效應,兩位老師傅,也藉由改良天燈解決部分問題。

而身為遊客的我們,下一回去平溪,除了消極的「不放天燈」,或許也可以試試比較環保的天燈,或是聽一聽老師傅講解天燈的歷史與文化,甚至在天燈節之後加入淨山的行列。但無論如何,做些什麼,總比在螢幕後謾罵、指責更有意義。


[註1]今日的宜蘭,古稱蛤仔難。先民想從淡水河口到達宜蘭,必須經過雪山山脈,從山地一望而去,扇形的沖積平原形狀就像蛤蜊一樣,而蛤蜊在閩南話稱作「蛤仔」。加上此地在原住民噶瑪蘭語中稱作「噶瑪蘭」(Kebalan,原意「平原之人類」),因此稱為蛤仔難。

[註2]南山坪,今日南山社區,平溪鄉靜安路三段一帶。

[註3]以前雜貨店放錢的鐵櫃,鐵櫃上方會開一個小洞,店家收到錢就把錢投進去。

延伸閱讀: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