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東南亞手札(一):檳城大叔與他的NO PARKING狗

【插畫】東南亞手札(一):檳城大叔與他的NO PARKING狗
Photo Credit: CandyBir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塗鴉藝術家在檳城的街頭遇到的大叔聊了起來,「你從那裡來?台灣噢。檳城就是這樣組阿,這排老房都很貴啦,愛情巷那個啦。以前噢,很多Royal 的啦,有錢的馬來人養了很多女人,都藏在那邊,噢很多是幫傭啦,後來都跟老闆談戀愛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IMG_2072
Photo Credit: CandyBird

午後悶熱,檳城此時的節奏,正好與此地房產價格暴漲的速度相反,一位黝黑大叔在咖啡店前緩緩寫著黑板,三輪車滑過發燙的路面,觀光客忙著自拍,旁邊的日產小車逕自開走,大叔轉頭碎念:「這裡no parking啦,就在等你開走。」他牽來腳踏車,上面綁了一支吊滿中國新年裝飾的雨傘,另外抬了一尊沉重的no parking的鐵牌過來,拴住它的鐵鏈延伸到牆角。

「市政府管很嚴低阿,他不開走也沒辦法啦,right?」他看了我一眼,隨後拉了板凳在我對面坐下,在抵達檳城不到24小時,我開始收聽連珠炮似的、宛如電台主播的大叔演講。

「你從那裡來?台灣噢。檳城就是這樣組阿,這排老房都很貴啦,你看隔壁是書店,賣book的,我看沒人沒生意啦,我才不會賣啦哈哈哈,那個love LINE也很貴啦,愛情巷那個啦。以前噢,很多Royal的啦,有錢的馬來人養了很多女人,都藏在那邊,噢很多是幫傭啦,後來都跟老闆談戀愛啦。」

兩位金髮洋妞走過看著黑板,「coffee and tea噢,cake and beer噢。」大叔語調瞬間變的諂媚溫柔。

「你看那邊那個印度女人,每天都來sing song啦,有夠可憐,她已經發瘋了,每天下午噢。」不遠處穿著傳統印度服飾的女人,如街角的廣播器般,獨自站在T字路口仰天唱歌。「你看她很怪啦,聽說是不正常啦,大概都是下午三點後就會來。」我看著這邊講華語的廣播器傻笑。

「你ㄧ定知道蔣介石吧,他跟這裡的Royalㄧ樣,他把錢敗光了逃去台灣right? 台灣我也是了解啦,雖然了解不多啦,」他推推眼鏡。

「這裡不只有瘋子在唱歌啦,還有剛剛那個亂停車的啦,或是有tourist偷用我們的wifi啦,來這裡抓Pokemon啦,pokemon你know吧,就訴那個要抓怪物的啦。店老闆是我朋友,所以偶來幫忙啦,有時候是這樣啦會有奇奇怪怪的事,你都不知道額,不過檳城還好啦,現在比較安全,阿你晚上還是要小心的額,不然被抓去love巷那邊的阿哈哈哈,要被藏起來。」

天色漸黃,疲倦之餘,起身查看他的腳踏車,「你的車蠻酷的,竟然還有LINE的熊大。」

「對啦,我喜歡LINE LINE熊啊,LINE LINE熊你know吧,這裡也有。啊這台叫發財車啦。」

綁在車頭的LINE熊,沾滿了灰塵發著呆,上方的恭喜發財獨自晃阿晃,旁邊no parking鐵牌像隻失去自由的狗,鐵鍊與它相依為命。我離開了電台大叔,走入熱氣奔騰的檳城街道。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