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我會送一顆蘋果,但是用Hermes的絲巾包起來」:專訪《GQ》總編輯杜祖業

「情人節我會送一顆蘋果,但是用Hermes的絲巾包起來」:專訪《GQ》總編輯杜祖業
Photo Credit: Readmo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同雜誌一般,對杜祖業來說,獨立書店的特別之處不只有它的選書,還有在店裡擺放的邏輯。網路書店的運作規則,讓讀者只能看到相似類型的書。但是到了獨立書店,可以在尋找同一本書時,發現更多不一樣的書。

採訪/蔡瑞珊(青鳥 Bleu & Book);撰稿/史比野塔

閱讀一本書,就像發現另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每一間獨立書店,藉由不同的選書形塑生活切面。走進青鳥書店,九個不同的視角帶領你重新認識這個世界。因此接下來我們將專訪九位選書人,以不同的角度閱讀這些面向生活的獨特眼光。

「有些事情你一看就可以穿透他的表面,看到他的核心是什麼,其實他裡面就是這樣子,不要被雜七雜八所迷惑,本質就是這樣而已。」

這就是杜祖業。當他談到時下社會景況,總能看透事件表象而直往真實的精準。乍看是穿著摩登的紳士,但他身上所散發的風格並不只從外表而來,「Think Different」讓他擁有不凡品味。搜羅世界各地的美好事物,挑選那些意想不到的驚喜,他知道在翻閱雜誌時,默數三秒後讀者臉上將露出讚嘆的神情。而他樂此不疲。

挪威音樂家Varg Vikernes曾說過:「人們就像一本本書,而這世界就像是個圖書館。(People are like books, and the world is like a library.)」我想若要形容杜祖業,應該會是一本雜誌吧。這不僅僅是因為翻開他的一生,多半是作為雜誌編輯度過,更重要的是他能以宏觀的角度看待生活,同時保有精準的眼光。

說起最早與雜誌的相遇,國、高中時杜祖業就因釣魚、汽車等興趣而接觸相關雜誌。到了大學則受學長影響開啟了大量國外雜誌的閱讀。「雜誌像打開一扇窗,你會看到不大一樣的世界。」杜祖業回想,當時曾有男性雜誌介紹「史上必聽的25張爵士樂唱片」,想知道到底是哪幾張唱片的求知慾,促使他不斷閱讀下去。即便那時的唱片行根本買不到這些唱片,他仍享受著找資訊與知識的過程。

回憶起當時的閱讀軌跡,杜祖業的眼中立刻散發童稚的光芒:「會看很多雜誌跟報紙,像是聯合或中時的理想性都還蠻夠的,時報一個禮拜有一半的時間是週報,一落會有兩大張或三大張來講某種主題,談旅行、閱讀、出版動態、人物採訪,我覺得蠻厲害。」二十多年來對雜誌的敏銳度與即時的大量閱讀,讓他在要跟不要的取捨間,建立了一套屬於自己的編輯風格。「好的雜誌接近發行時間,你會有期待感。」

而影響杜祖業最深,從思考、價值觀到美學的一本雜誌,則是早期的《Wallpaper》。該時期的《Wallpaper》創造出不同於同時代lifestyle雜誌的樣貌。一般時尚雜誌多半會劃分性別,甚至是因國家不同而編輯不一樣的內容。然而《Wallpaper》關注與服務的對象不分性別,並試圖找出即便是不同國家的人也會關切的議題。在《Wallpaper》裡,可以看到lifestyle的內容以一種摩登、時尚的方式串聯起來。甚至創造了所謂「Wallpaper generation」。

相比另類雜誌,杜祖業對主流雜誌的涉略較為豐富。主流雜誌的視覺與編排上相對有邏輯,一般人可能會認為是框架,但對他來說反倒習慣那樣的模式,畢竟更能夠幫助讀者進入內容。汲取各國雜誌的思維邏輯,也貫徹實踐在杜祖業之後經手的《GQ》雜誌與《GQ Business》。

有了生活風格雜誌,然後呢?《GQ Business》的出現與結束

翻開《GQ Business》,有著台灣微型創業團隊的故事、國外展覽與新創模式的探討,同樣是以生活風格為主題,《GQ Business》討論更多的是背後的商業模式及發展背景。最初在接觸時尚、生活風格領域時,讀者想要接收的是流行訊息。然而慢慢的,會開始思考造成這些現象的原因,《GQ Business》的出現,代表著編輯團隊希望能引導讀者往下一個階段前進。

當讀者隨著《GQ Business》發問、思索答案時,或許生活的意義才能顯現。就像對一般消費者來說,今天為何選擇去這家咖啡廳、而不是去巷子口的那一家,其中必然有原因。也許是因為空間陳列、咖啡沖泡方式,甚至是播放音樂的不同,這些看似微小的改變,都能左右決定。至於對設計團隊、創作者來說,更有思考的必要。「如果要宣揚一種生活風格,需借由business。」唯有拉近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才有可能實踐美好生活的想像。

然而這樣的一本雜誌,卻在運作兩年多後收起來了。杜祖業提到,收益的確是個問題。現在網路上充斥著太多免費的資訊,變成你需要每天、甚至數個小時就要維護一次,而雜誌多半是每月發行一次。因此如果想要做到跟平面雜誌一樣的影響力,反倒需要多花三、四倍的成本。另外不同於剛開始在做《GQ》雜誌時的親力親為,在《GQ Business》上杜祖業因為繁忙沒能夠花上一樣多的心力製作,他似乎感到有些遺憾的說著,「力有未逮啊。」

170210bluebook_interview_with_du_02-687x
Photo Credit: Readmoo

好的內容物與對的容器一樣重要

這一次受到青鳥書店店長蔡瑞珊的邀請,為青鳥書店挑選「風格設計」類的書,杜祖業說,台灣市場的設計書目前多半是日本翻譯而來,他觀察到日本創意人習慣把設計想法、概念以有系統的方式歸納起來。

像是佐藤可士和所寫《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術》,看似是收納狂、近乎潔癖的他,卻把這樣的一個習慣運用在創意上。比方在面對客戶時,可能會遇到什麼都想要或者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客戶,在這樣混亂的時刻,所需要的就是「收納」。

在去蕪存菁後,便能幫客戶找到最重要的事。在台灣雖然也有設計人出書分享,但多半是談案例,鮮少提到概念,杜祖業認為非常可惜。

如同雜誌一般,對杜祖業來說,獨立書店的特別之處不只有它的選書,還有在店裡擺放的邏輯。網路書店的運作規則,讓讀者只能看到相似類型的書。但是到了獨立書店,可以在尋找同一本書時,發現更多不一樣的書。「杯子可以裝水、也可以裝酒,重要的是要有對的容器收納這些東西。」因此他也期盼,青鳥書店能夠一直保持著好的容器的狀態,讓各種可能在這個空間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