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沂事件說起:不要讓言論自由,變成網路霸凌和干涉他人自由的藉口

從陳沂事件說起:不要讓言論自由,變成網路霸凌和干涉他人自由的藉口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溝通的基礎,是建立在雙方都有意願,而非單方向的強迫接收,當批評刪除個人臉書留言和封鎖就是一言堂時,等於也否決了個人擁有在私領域中,選擇接受觀點的獨立自主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晚看到幾則網路文章和討論串,主要是網友批評網路紅人陳沂過去的言論,引起她的不滿,因此拒絕了文化大學性別研究社的邀約,也封鎖了部分網友,經過一番論戰,陳沂在自己的臉書PO文道歉

其中,最吸引我注意的文章是這篇〈被攻擊就刪留言、封鎖人的「網紅傲慢」──各位網紅,別把自己常掛在嘴邊的民主進步忘了〉,文中指出:

於是,為了維持自己在言論市場的地位,在自己的版面上,怎麼可以出現任何雜質?封鎖、解好友、刪留言、找粉絲護航、圍攻異議者,都是防止網紅權力貶值的方式。

陳沂的反應,其實就是網紅的焦慮。這時候,自己平常掛在嘴上的民主、進步、溝通什麼的通通都忘記了。

雖然我主張歧視性的言論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份,但同時我以為網紅的責任就是要想辦法溝通,去反駁它、挑戰它,用以對抗歧視性的言論。絕對不是以取消它作為對抗歧視性言論的方式。

話又說回來,我自己很少封鎖人,哪怕是被罵翻、被戰翻,我也還是承受這一切。我的想法很簡單,聽聽別人的意見,也許那真的是我的盲點,是我未曾思考過的面向。

有些攻擊真的很惡意,通常會被我定位為hater,可是我也沒有封鎖過他們,久了也就習慣不同意見的評論、惡意批評。

之後,我看到陳沂臉書的公開留言上,也有一段討論串:

screenshot-www_facebook_com_2017-02-17_2
言論自由與網路霸凌之差異

看到這些言論我不禁莞爾,因為前陣子我才寫了一篇文章〈社群時代更要記得「敲敲門」,別讓自己成為轟炸機〉,這篇文章表達網路時代,應該有的禮儀,以及給予他人空間。

毫無疑問的,一個尊重民主和自由的社會,本來就應該尊重個體的差異,並且廣納不同的聲音,所謂言論自由

我國憲法第十一條規定:「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這四種自由,總稱為意見自由,其中言論自由乃現代民主社會的基本支柱,沒有充份的言論自由,就不可能實現民主政治。

聯合國一九八四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明定「人人有主張及發表自由之權利。此項權利包括保持主張而不受干涉之自由,及經由任何方法不分國界以尋求、接受並傳播消息意見之自由。」但在第十二條、第二十九條第二項亦明定:「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住所或通訊不容無理侵犯,其榮譽及信用亦不容侵害。人人為防止此種侵犯或侵害,有權受法律保護。」、「人人於行使其權利及自由時,僅應受法律所定之限制,且此種限制唯一之目的應在確認及尊重他人之權利與自由,並謀符合民主社會中道德、公共秩序及一般福利應有之止義要求。」

可見言論自由應受法律之規範,此一問題已成為國際社會上之共識。因此,各國在保障言論自由的同時,亦常因公益或私益的原因,對言論自由予以相當的限制。

解嚴後,台灣的言論自由和開放程度,已不輸任何民主先進國家,但伴隨而來的是,許多人卻錯把雞毛當令箭,高舉言論自由的名義,將對他人的公然污辱和毀謗合理化,而網路霸凌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

以陳沂的狀況,先不評論她過去個人的言行,即便她真的有錯在先,不代表他人就有資格對她人身攻擊。人們可以評論自己對任何事件和觀點的想法,但不代表可以辱罵與自己觀點不同的人,否則就算對方有錯,這種集體霸凌,也算是私刑,更從來不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內。

除此,公眾人物就必須笑罵由人,喪失隱私,絕對是一個畸形、錯誤的觀念,只是公眾人物多半無法逐一提告,也不願與大眾敵對,因此才會造就這個社會,不把公眾人物當「人」來看待。

言論自由的分界

即便是不涉及人身攻擊,言論自由保障了每個人表達的自由,卻不代表人們可以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言論。我所謂的強迫,包含要求對方要看到及回應,都算是強迫,不准對方刪文和封鎖,自然也是強迫的一種。我的上一篇文章〈社群時代更要記得「敲敲門」,別讓自己成為轟炸機〉談的就是這個觀念。

因此,在一個事件中,任何人都有權在公開場合或是個人版面發表自己的觀點,卻無權要求在他人的「私人頁面」表達自己的觀點,這種「你不讓我在你的頁面批評你、反駁你、表達不同的觀點,就代表你不民主、不開放、不進步、不包容……還有傲慢、打壓」的指控,其實才是種對他人自由的干涉,更是野蠻的行徑。

陳沂不是政府機關,只是個人,她沒有責任和義務要對民意負責,傾聽社會大眾聲音。所以她當然有權刪除去她臉書挑釁、或是她看不順眼的留言,只要她高興,她也可以沒有任何理由的封鎖任何人,而不需解釋或道歉,因為那是她個人的臉書,她個人的生活,即使網紅也是人。

她如果喜歡聽各種聲音,自然可以選擇與大眾交流或接受公眾的評論,這很好,但她也可以選擇不接受,過好自己的生活,這並沒有傷害到任何人。溝通的基礎,是建立在雙方都有意願,而非單方向的強迫接收,當批評刪除個人臉書留言和封鎖就是一言堂時,等於也否決了個人擁有在私領域中,選擇接受觀點的獨立自主性。

要求他人包含公眾人物不准刪私人版面的留言和封鎖,就好比你不認同一個人的立場或是討厭一個人,就直接去他家辯論,並且當著面告訴他,你為什麼討厭他,還不准他關門。如果是公共議題,在公開場合或上街抗議表達立場都可以,但絕對不是直接侵門踏戶的到人家的私領域,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所以看到許多網友,被刪文或封鎖就憤恨不平,其實就已經誤會了公私領域的分野,如果這樣的觀念變成一種文化,許多人就必須不得不承受這樣的侵擾。

真正的言論自由

會寫得如此義憤填膺是因為,我有在網路發表文章,臉書貼文也大多是公開的,然而,有看我臉書的朋友都知道,只要在我私人頁面讓我不舒服的留言,我都一律刪除或封鎖,若是涉及人身攻擊,對方不道歉或刪除,就等著被我告。同樣的,我也能接受任何人因為不喜歡我臉書的言論,而取消追蹤我,不看我的文章,乃至於封鎖我。

這麼做的理由很單純,因為我認為這才是言論自由的展現。所謂的言論自由,不是只能說出絕對正確無誤的話,而是即使說出的觀點再荒謬,再沒有邏輯和缺乏常識,你還是能夠勇敢地說出來。只要不違法,不傷害他人,就不用害怕因為自己的觀點而受到傷害,但也要能夠承擔起他人會因為不喜歡你的言論而疏遠你的代價。

過去這些年來,我已經因為對社會議題,寫文章表達自己的主張和觀點,而被許多立場不同的朋友封鎖,甚至可能也喪失一些工作的機會,但是我相信當一個人願意承擔,因為表達自己的聲音,而必須付出的代價,這是我相信的誓死捍衛言論自由,而不是很表面的「你說的話,我明明聽不進去,也沒在聽,卻還假裝在聽。」

這個年代,在台灣日常生活中,幾乎已經沒有人會因為自己言論而受到政治迫害或是禁止公開發言的情況產生,但言論自由在哪個年代,卻永遠無法保障因為言論而起的衝突和對立。

說話,請說給想聽的人聽,如果言論自由是不管說甚麼,不管別人想不想聽,都強迫大家必須聽完,這和霸道又自我的胖虎還又有何差別呢?

陳沂當然無權去要求其他單位刪文,但我絕對支持大家,包含每個網路紅人去提告人身攻擊的網友,遏止網路霸凌的狀況,更不要讓言論自由,變成網路霸凌和干涉他人自由的藉口。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合和拾間 小當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