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婦羞辱」?去他的謠言,這是仇女

「蕩婦羞辱」?去他的謠言,這是仇女
Photo Credit: HANS KLAUS TECHT / EPA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性別歧視,稱女性為「蕩婦」是在控制她們。人們應該使用正確的語言(尤其是媒體從業人員,因為他們在語言框架的建構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或者最起碼,使用指涉真實事物的語言。

原文:Meghan Murphy(Feminist Current)
翻譯:依凡斯

原文出處:It’s not ‘slut-shaming,’ it’s woman hating

在女性主義的園地,我們非常喜歡鼓勵人們使用正確的語言(尤其是媒體從業人員,因為他們在語言框架的建構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或者最起碼,使用指涉真實事物的語言。例如在我的上一篇文章便談到一件事實,很多主流的新聞來源在報導柏金斯(Kasandra Perkins)的謀殺案時完全未使用「針對女人的暴力」,或甚至「家庭暴力」一詞。女性主義者了解,指出嫌犯及其行為對於避免系統的不公正是重要的,以免我們生活在一個性別歧視社會的事實就這麼憑空消失。如果我們拒絕承認厭女症是存在且形塑你我的生活,那麼便很難去對付它。因此語言很重要。

如此,我想指出一個像雜草般忽然普遍起來的流行術語,拜那可笑的蕩婦遊行(Slutwalk)和其他諸如「我們隨心所欲讚啦」等女權氣(feminismish)的即興演出所賜。這個詞是「蕩婦羞辱」。

女性主義的朋友們,我懇求你們無論在語言和邏輯上——停止使用「蕩婦羞辱」。它毫無意義,它是誤導,使你們都聽起來很荒謬。

在你開始向我解釋蕩婦羞辱為何是件真實的事情之前,請讓我阻止你。我明白你想嘗試指出的是什麼。我自己也屢次經歷過這樣的「羞辱」。我太清楚那難纏的雙重標準了。它將濫交的女人歸為「蕩婦」,而濫交的男人則是「皮條客」。(明白嗎?男孩們,作一個「皮條客」是件好事。)妳甚至不必「淫亂」,無論它代表什麼。這對女人來說是條介於愛恨之間的窄縫。前一分鐘妳還被尊敬為美麗、珍貴、令人嚮往的等等,接著妳便身陷陰溝。女人很快失去她們的光彩,這便是商品的遭遇,妳的價值掌握在一隻善變和苛刻的市場之手。

我和你一樣,對於被視作爛貨深感厭惡,而男人則對他們的「征服」自吹自擂,羞辱那些信任他們的女人,只因她們「信任」。蠢女孩,外行人才會信任,妳會得到應得的懲罰的。

是,我同意這是廢話。

我了解被稱為蕩婦是痛苦的,而它便這麼與妳如影隨形。

即使到了現在,作為一個真正的成人,當我實在不該再應付這種廢話時,我仍必須如此。我仍然感到有人期望我玩貞潔遊戲,也就是說,在男人大可以衝動行事時,我卻會因我的行為被審判。偽裝成優雅淑女一向奏效,我盡我所能,但我終究只想做些自己想做的。別人怎麼想顯然沒有我怎麼想更加能左右我的選擇。如果情況不是那樣,我可能會有某種穩定的工作,有較好的信用評價和實用度。不管我固執的享樂主義,在我腦海中的某處始終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大喊「蕩婦!」我猜這是遺留的創傷。

所以,請不要和我滔滔講述那些性的雙重標準。我就生活在其中,並且被這雙重標準、被無論男人與女人處罰了大半輩子。

girl woman japan
Photo Credit: shots of carmen fiano Public Domain

但每次聽到有人談論「蕩婦羞辱」的時候,我還是感到尷尬。因此,我羅列了一張清單,說明為何我覺得這個詞是愚蠢的,並且該永遠消失:

一、沒有蕩婦這種東西。我們可以停止假裝有嗎?「蕩婦」是用來羞辱、攻擊並使女人噤聲的詞彙。只有對使用言語傷害女人的厭女份子來說,它才是件真實的事物。

二、解決羞辱女人隨意性交、亂交、享受性愛、擁有女性的身體、離開室內等等的性雙重標準的方式,不是像最近在推特上的一位聰明女士所指的,要「將『蕩婦』轉變為一個特殊利益群體」。我們必須了解,沒有「蕩婦」或「非蕩婦」這種東西,只有女人。這整個「蕩婦驕傲」以及如「蕩婦羞辱」的措辭強化了女性主義致力瓦解的二分法。我們/他們、好女孩/壞女孩。去強化有些女人是「蕩婦」,而「淫蕩」又隸屬於女人的性的概念(也就是那套「蕩婦」意指「喜歡做愛的女人」的廢話)對於定義我們自己的生活與性是毫無幫助的。無論妳喜不喜歡性交,妳都不是「蕩婦」,妳是一個女人。

三、因此,「蕩婦羞辱」不是在羞辱「蕩婦」,而是關於厭女,關於束縛女人,關於對女人的仇恨,關於噤聲。無論妳是否性交或喜歡性交,妳都可能被標籤為「蕩婦」。無論妳有一個或五十個性伴侶,那都不重要,一如女人被指「婊子」和她們的行為沒有關聯。我們有四處告訴人們不要對我們「婊子羞辱」嗎?沒有,我們稱那些謾罵女人是「婊子」的男人都是不樂見女人發(ㄘㄨㄣˊ)聲(ㄗㄞˋ)的性別歧視的混蛋。

四、不論妳如何努力地嘗試奪回「蕩婦」,人們還是會利用它來輕視妳,而那感覺仍舊不好。即使妳在胸前寫上「蕩婦」,驕傲地穿著網襪大搖大擺穿過街道,並不代表全美洲的混蛋會停止使用性別歧視的語言。很多人喜歡將「奪回」「蕩婦」和黑鬼這個字彙互相比較,但正如我們知道,種族主義者仍然以歧視的方式在使用這個詞,因為他們是種族主義者,因為種族歧視仍然存在於我們的世界。你可以假裝在過去的一年裡,「蕩婦」已經被奪回意指「超讚-樂子-性感女郎」,但事實並非如此。

五、泰半時候人們談論到被「蕩婦羞辱」或目睹「蕩婦羞辱」,是關係到穿著而不是性。有人認為妳或妳的好友穿得「像個蕩婦」,顯然妳的反應是表示有「蕩婦羞辱」發生了。現在我覺得困惑,究竟是「喜歡性交」的女人被羞辱?或是穿著集中托高胸罩的女人被羞辱?因為,請注意,穿著「蕩婦般的」衣著和喜歡或不喜歡性交一點關係也沒有。


猜你喜歡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響不動產價格的因素很多,裝潢、屋齡、屋況,甚至同一棟樓不同座向的房子都可能有不同價格,消費者光是消化交易資訊都已不容易,更別說自行查詢實價登錄。因此多數消費者都仰賴仲介人員的分析解說,這就給了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操作的空間!

近日永慶房屋強打的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揭開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消費者的「暗黑手法」而引發熱議。廣告敘述帶著孩子的小夫妻,辛苦存錢買房,沒想到卻遇到黑心仲介,隱瞞前幾個月投機客才以600萬元購入房屋,並以較貴的成交行情讓小夫妻誤判行情,最終以900多萬元高價買屋,不只投機客6個月獲利超過45%,黑心仲介也賺了兩次服務費!

這不是永慶房屋第一次揭發產業惡習。事實上,2020年永慶廣告「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也是改編自真實消費者受害故事,訴說黑心仲介刻意拿附近較低的成交行情誤導,導致退休老伯伯低價賤賣房屋給投機客,而投機客很快再轉手高價賣出,短期內低買高賣賺差價,損害買賣方權益的案例。

短期交易非個案 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炒高房價

永慶房屋總經理吳良治表示,永慶推出兩支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買賣雙方的廣告,就是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自身權利,更強力宣示永慶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頻頻示警,就是因為短期交易、坑殺消費者的案例依舊時有所聞。根據財政部統計,房地合一2.0上路滿一年,適用45%稅率的短期交易案件將上看3萬件,其中應有不少就是遭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一般消費者的案例,不僅受害當事人遭受巨大的金錢損失,房價也因此越炒越高!

吳良治總經理說明,中古屋的交易佔整年不動產交易的大宗,現在的消費者買賣屋都會透過仲介,仲介就是關鍵的第一線,如果仲介泯滅良心,配合投機客低買高賣,炒高房價,就會帶動周邊行情不合理的上漲,區域行情就再被推高,房價因此越推越高!以蝴蝶效應的理論來看,黑心仲介就是源頭,是第一隻蝴蝶,炒高房價的元凶!

圖2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特別提醒買賣房屋有三大財務風險。

擔心「錢途」被斷? 要求停播永慶房屋廣告

事實上,永慶揭開了業界「不能說的秘密」,不僅引起部分同業反彈,更被要求停播廣告!吳良治總經理分享,可能是永慶曝光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的炒房手法,讓消費者加以警覺,斬斷黑心仲介的「錢途」。2020年「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篇播出後,確實曾有部分同業要求永慶下架廣告不准再播。

但孫慶餘董事長在成立永慶房屋之初,就清楚定義了房仲的核心價值──不買房子、不賣房子。更多次提醒「房仲是良心事業,不能只做到合法,更要為消費者權益把關」,因此永慶經紀人以成為「誠實房仲」為榮,更深信「不做投機客的白手套、不炒房」是房仲業者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

圖3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

拒絕炒房!永慶「真房價保證」保證不賺差價

為了落實孫慶餘董事長打造公平房產交易平台的承諾,永慶房屋連年推出消費者保障的誠實服務,更提出「真房價保證」,保證不炒房不賺差價,若未落實最高將賠償買方四百萬元;賠償賣方最高四倍服務費,用實際的行動和服務,展現「房仲第一品牌」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提醒消費者買賣屋時優先參考永慶的誠實房價報告書,以避免消費者以不合理的價格買房,成為炒房下的受害者。同時,永慶房屋也提供業界唯一的「買賣屋全保障」的房仲品牌,讓消費者有一個公平交易的平台,拒絕讓台灣成為炒房之島。

本文章內容由「永慶房屋」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