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飛帆:乘載太陽花的能量,用新思維探索台灣的國際角色

專訪林飛帆:乘載太陽花的能量,用新思維探索台灣的國際角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社會運動的角度看,有影響力的人可以做很多事情,這意味著你推行的運動更有機會成功,對社會運動來說是好的。但對個人來說,這也意味著很多的責任,更大的壓力,更多的義務。

翻譯:Wendy Chang

2017年1月7號,台北市中心某處悶熱的會議室,聚集了來自香港及台灣本地的政治運動份子和立委,討論兩地的政治環境以及民主運動。在一處角落,林飛帆坐著聆聽時代力量成員以及香港民主運動者黃之鋒的發言。

儘管努力要低調,但林飛帆的存在還是引起了在場當地媒體及國外記者的注意。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記者不斷走近他,最終他同意受訪,當他移動到會議室後面,幾十台攝影機和記者立刻湧到後方,麥克風也隨之湊上前。

其實該論壇在當天早上已是鎂光燈焦點,尤其是當黃之鋒和羅冠聰抵達桃園機場時,遭到北京支持者的抗議,不過,當林飛帆站在鏡頭前,被台灣媒體稱之為「帆神」的人似乎又再次成為媒體重點。

這位學運領袖不斷對抗中國在台日益擴大的影響力,早從2014年4月佔領立法院開始,太陽花學運吸引了近50萬民眾到台北街頭,也在國民黨在2016大選的潰敗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雖然林飛帆淡出媒體焦點範圍近兩年,但台灣人似乎還是在意他的發言。

在台大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面對鏡頭,28歲的林飛帆告訴關鍵評論網:「我還是對於這樣的狀況感到有點矛盾掙扎,包含參與公共論壇以及台灣媒體的採訪。」

因為太陽花學運,林飛帆的臉書有數千名追蹤者,但他拒絕競選公職;相反地,他遠離鎂光燈、服完兵役,現在在台大政治研究所就讀碩士課程,目前已進行到論文的最後階段。

「我想,對我來說,現在主要是休息並思考今後的自我定位。」他說。

走到幕後,他的注意力已從本土改革運動,轉向與在亞洲志同道合的人士合作,提倡親左、台獨的雙重思想。

「其實很多人都覺得我已經遠離媒體了,但我在國際社會做的事情更多。」林飛帆說到,「我覺得現階段這個對台灣更為重要。」

AP_67131705120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展開雙翼飛翔

林飛帆計畫在今年八九月離開台灣,到美國或是英國進修,而且他計畫是想要成為台灣獨立運動的推動者,這可能也會成為台灣歷史上有趣(獨特)的一刻。12月2號一通蔡英文總統以及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的電話,早把台灣推向國際事務的最前端,同時川普也質疑白宮對於美中台三方維持現狀的政策。

川蔡熱線後的兩周,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也對三方關係發言:台灣人民也同意,只要能在某種程度下自主運作,就不會進一步宣布獨立。歐巴馬的言下之意是如果台灣想要宣布獨立,此舉可能會增加中國以軍事回應的風險。

作為一個倡獨者,林飛帆要面對的關鍵問題是,台灣要怎麼在獨立的同時又不受到北京的武裝威脅?

他承認,超級大國都抱持著這種想法:台灣如果宣布獨立,就會引起衝突,但是他也指出,包含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應該都對台灣海峽的對立負責。

「台灣現在面臨的狀況都是這些大國造成的」,林飛帆說,「台灣的命運並非掌握在自己手裡,而是這些大國手上。」

除了軍事行動,不少人會擔心中國會轉而打壓台灣對其的依賴型經濟。中國和香港,澳門是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大約占四成的出口量,而且在過去20年已有不少台灣公司投資中國,所以,是不是說中國可以更容易地影響台灣?

「不」, 林飛帆插話,「我不這麼認為。」

他形容川蔡熱線是「美國一小群人的聰明傑作」,而這通熱線將成為中國最頭疼的問題,「其實我覺得台灣可以做很多這種事情,」他說。中國只能用暴力的方式來威脅台灣,不管是在經濟還是政治上。

那麼中國長年打壓台灣的外交空間呢?2016年12月20號,聖多美普林西比正式和台灣斷交,台灣的邦交國掉到21個。接著另一個明顯的舉動是,奈及利亞在上個月命令台灣關閉在其首都阿布賈的辦公室,此舉被認為和中國對奈國投資400億美金有關。過去一年,中國也更積極地阻止台灣參與國際組織,限制了台灣和其他國家的合作。

但這些挑戰似乎對林飛帆沒有什麼警示作用。

「我想說,我們已經習慣這種局面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們生活在各種威脅下,包含軍事、政治、經濟等威脅。」他說「我知道一旦這些國家切斷跟台灣的關係,將對我們造成深遠的影響,但我不認為有這麼多國家會願意聽從中國的指令。」

面對中國在外交以及商業的打壓,台灣應該與國際社會建立起更強大的關係,林飛帆說。

「我並不擔心這樣的狀況,我會認為這是一個重新思考我們與中國關係的機會。」

RTR3J5V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骨牌效應,建立起進步的聯盟關係

在某個方面,林飛帆的觀點是建立在關鍵的一方-美國和台灣持續朝正常關係邁進,其他國家自然就會效仿。

「我相信,一旦美國決定改變,她很多在亞洲的盟國也將隨之改變他們的態度。」他說,「這件事短期之內不會發生,但他們一旦決定改變外交決策,並且調整一中政策,日本、南韓、以及東南亞國家也會跟著考慮。」

林飛帆認為中國在亞洲地區的影響力,不管是政府運作的模式還是對地區的安全威脅,都會激發保守主義運動。他指出日本安倍政府、南韓、新加坡,以及菲律賓政府都是活生生的例子,說明保守主義愈來愈強大。

正如日前一位退休外交官寫到的:「過度倚賴中國的投資、貿易、以及腐敗政客出賣政府的行為,已經讓面對中國霸權的東協非常脆弱。」

林飛帆說,亞洲面臨兩種完全不同的選擇:他們可以按照台灣民主化進程的方式,或是跟隨中國的獨裁政權模式。

因此他認為,台灣人與志同道合的人一同進行公民參與是非常重要的,包含左派的民主人士,從東亞到東南亞地區,建立一個親左、親民主的共識。

「我會把台灣的情況納入討論,包含我們怎麼面對專制勢力以及保守勢力。」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林飛帆開始接觸一些亞洲的年輕政治參與者,成立「亞洲年輕人民主網絡」(Network of Young Democratic Asians),他指出,最近的一次在日本與學生進行交流後,他看到在日本對台灣的態度明顯不同。

「在對話中我發現許多日本學生對於兩岸關係不是那麼清楚。在交流之後,日本學生們開始思考與台灣的關係,特別與台灣親民主、親左人士的關係。」

AP_1627931801017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北京的十字線

作為一個全世界都知道的台獨者,也是有其缺點。林飛帆是其中一位被禁止進入香港的台灣政治人物,而且,如同幾位香港的政治學運份子,因為中國在亞洲地區的影響力,他也無法自由地旅行。

「我知道除了香港之外,新加坡政府也把我放在『灰名單』之上,且許多東南亞國家也有一樣的狀況。」

雖然說被限制很可惜,但是對推動民主運動的人來說,也有其意義,他說:「這也表示你做了很多事,這些政府都有看到你的努力。」

他也並不擔心被中國統派團體進行人身攻擊,像是香港黃之鋒在入台時在機場受到威脅。但林飛帆也意識到,他的政治參與可能對同事以及其他國家的朋友造成影響,他指出,黃之鋒曾經透過Skype對某社會團體進行演講,新加坡警方隨後調查該社會組織,並且禁止黃之鋒拜訪泰國以及馬來西亞。

「我還擔心一點的是,如果我在越南、泰國、或是菲律賓與某些政治家有聯繫,將為他們帶來麻煩。」林飛帆說到,「我知道許多東南亞國家會擔心他們國家人民,與香港、台灣政治運動者的聯繫。」

RTR3K3T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個新領袖?

其實中國政府有理由擔心林飛帆。林飛帆以及幾位太陽花學運的領袖成功激起台灣年輕世代對政治的熱情,並且促使政府停止動作,也造就他在國內外獨特的地位。

其他學運領袖回應民眾的需求,透過時代力量的力量踏入政壇,如黃國昌就是這樣的人物,而時代力量也在2016年1月大選在立院拿下五席,但林飛帆選擇的是另一條路。

當然,他對台灣政治有非常全面的想法,也正在寫和民進黨內部分歧相關的論文,但畢竟現在就開始檢驗新政府的表現還太早,即使林飛帆已經點出民進黨過去有捨棄進步政策,採取保守立場的例子。如果國民黨不改變對中國的政策,或是解決內部的紛爭,就無法重新掌權。而台灣的工會、企業,以及民進黨之間對於勞工議題的緊張關係,也可能會對政府造成毀滅性的傷害,引發更大的抗議活動。

雖然林飛帆同意他仍有影響力,但他現在似乎更快樂,比起太陽花學運時期巔峰的壓力,被關在立法院裡面,需要隨時做決定,政府、院內、院外近五十萬的人,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他。

他說:「從社會運動的角度看,有影響力的人可以做很多事情,這意味著你推行的運動更有機會成功,對社會運動來說是好的。但對個人來說,這也意味著很多的責任,更大的壓力,更多的義務。」

他現在仍深切地感受到「責任感和義務要做更多的事」,也不排除未來參選,但現在他覺得自己需要了解更多東西,未來在當一個立法者時才能發揮更大的潛力。

「我已經了解台灣的情感、政治,但我覺得我缺乏的是國際的視野,用國際政治來處理台灣的問題。」林飛帆解釋,「太陽花學運給予我們前所未有的機會來做超越選舉的事。這就是我的想法,也是我決定要做的事。」

到國外居住、跟亞洲地區的政治運動人士接觸,有助於提高林飛帆在國際媒體的知名度,特別是在媒體對美中台三方關係的興趣還沒退燒的時候。

然而,林飛帆背負著成名的壓力不一定覺得舒服,也試著要擺脫掉「學生領袖」的標籤。

「雖然我是要出國念書,但我相信『學生』這個標籤很多就會消失,畢竟人不可能永遠都活在這麼標籤下。」

所以我們應該叫他什麼?台獨領袖?

他笑著回應:「如果被叫台獨領袖,那會是我的榮幸,但也會是個麻煩。」

「我會說我也在推行這個運動,但如果你說我是領袖,那就不一定了。」他說,「我覺得特別是在台灣這個背景下,被叫領袖還蠻奇怪的。」

不過,林飛帆謙遜的背後,潛藏著嚴肅的野心,或者是說更大的使命感。

「領袖、領導人不會永遠都遵循人民的期望,他們必須在大眾的期待以及自己的野心、目標中間,取得平衡」、「一旦你可以管理好不同的期望,包含自己的還有大眾的,將使你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領導者。」

「我覺得我要先完成的,是我的課業。」

原文發表於The News Lens International,標題〈INTERVIEW: Taiwan’s Sunflower Leader Lin Fei-Fan Ready to Take Flight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