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法國的41個迷思、綺想與真相——法國人沉迷性愛?

關於法國的41個迷思、綺想與真相——法國人沉迷性愛?
Photo Credit:DenisDenis@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迷思鑑定:有誤。法國人並不沉迷性愛,不像英國人為之心緒煩亂。反倒是英國人,似乎極為關注所有人的性愛生活,包含法國人的。

文:琵鄔.瑪麗.伊特薇(Piu Marie Eatwell)

看哪,我的愛,看看我同時的所作所為:醜聞,誘惑,不良榜樣,亂倫,通姦,雞姦。喔,撒旦!我靈魂至高無上的唯一真神,你喚醒我體內無窮慾望,引我熾烈的心認識更多變態與墮落,你必將見我如何耽溺其中!

——法國作家與浪蕩才子薩德侯爵,《閨房哲學》(Marquis de Sade,1740-1814,La Philosophie dans le boudoir,1795)。

對許多外國人而言,「法國一詞所產生的獨一無二意象就是性愛。從法國男人「肏我」(baise-moi)意味濃厚的眼神,到「蛇蠍美女」(femme fatale)的渾身悶騷媚惑;從浪蕩悖德的薩德侯爵到呼息短促沉重的賽日.甘斯堡(Serge Gainsbourg);從放縱情色的電影如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執導的《巴黎野玫瑰》 (Betty Blue),到藝評家凱薩琳.米雷(Catherine Millet)直述無諱的暢銷書《凱薩琳的性愛自傳》(La Vie sexuelle de Catherine M);在英美人士的狂野想像中,法國與性愛早已是緊密交纏的兩體,水乳交融。

不過,正如「法國人愛搞外遇」的迷思起源,法國人沉迷性愛的來由同樣難以考證。可以想見的是,法國文學在當中絕對扮演了重大角色,每當涉及人類各種性愛形式與活動時,法國作家是出了名的下筆不知節制。早在十六世紀,法國修士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便創造出最符合陽具崇拜的文學要角——巨人卡岡都亞(Gargantua);他的天生雄風足足有一碼長。十七與十八世紀的法國文學作品師承前人對愛欲的書寫傳統,嗜談情色歡愉,從米拉波(Comte de Mirabeau)對年輕女孩性啟蒙的赤裸描述,到薩德侯爵深沉變態的性暴力經典,可謂性致盎然、樂此不疲。

即使到了風氣穩重、宣揚道德的十九世紀,法國詩人與小說家依然執筆不輟,讓生猛露骨、徹底激情的火焰繼續焚身。且看一八三三年德.繆塞(Alfred de Musset)的情色小說《加米亞尼,或兩晚銷魂夜》(Gamiani, ou deux nuits d’excès)就知道;此書搭配了三人行床笫活動的示範插圖,一舉成為十九世紀最暢銷的情色作品;再者,還有天才詩人韓波(Arthur Rimbaud)與同志情人魏倫(Paul Verlaine)連袂創作、世上絕無僅有的《致混蛋的十四行詩》(Sonnet du trou du cul)。

回顧歷史,法國一直是歐洲書籍審查制度的避風港,是所有「淫亂之書」的極樂天堂。愛爾蘭作家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的巨作《尤利西斯》(Ulysses,1922)是由巴黎一間小型私人出版社發行的,美國作家亨利.米勒(Henry Miller)對性愛毫不含蓄的成名作《北回歸線》(Tropic of Cancer,1934)、以及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猛踩禁忌的《蘿莉塔》(Lolita,1955),也都是受惠者。

同時,法國電影也無意讓法國文學專美於前, 對肉體享樂的場景亦不曾扭捏作態。事實上,孕育了軟調色情電影的正是法國一九七四年的情慾作品《艾曼紐》(Emmanuelle)。根據一位泰國裔法國女演員被查禁的回憶錄,《艾曼紐》接連催生了一串熱門電影;與大螢幕相較,電視與光碟版本的內容更細緻:舉凡手淫、「高空性愛」(Mile High Club)、裸泳與強暴鏡頭等,再一次不經設限,甚至收錄了女主角點了根菸放在私處的畫面。法國電影中出現的情慾畫面亦不曾被歸類為色情範圍。

甚至、或許該說「尤其是」,嚴肅的法國藝術電影,也屢屢以生動寫實的方式描繪角色的肉慾歷險,例如凱撒琳.丹妮芙在《青樓怨婦》(Belle de jour,1967) 中被樹林裡的陌生人強暴;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在《巴黎最後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1972)靠奶油做出不可告人之事;最逼真的莫過於一九八六年上大院線的《巴黎野玫瑰》(Betty Blue),裡頭竟有疑似躲過電影審查、一刀未剪的口交鏡頭。大概是這主題箇中翹楚的薩德侯爵便評論,「性與平日飲食一樣重要,我們應盡可能滿足這些個胃口,無需過分壓抑或假裝克制。」法國人似乎對他的話言聽計從。

確實,法國人對性愛有一定程度的著迷,但那只有成人才感興趣。法國舉國上下都非常重視節約,對他們而言,性愛不過是找樂子最經濟的方式。他們可是很有邏輯的民族。

——美國作家與劇作家安妮塔.盧斯(Anita Loos,1889-1981)

世上沒有其他地方比英國更深信法國是個性慾旺盛、激情難抑的國度;這一點,可從英文俚語中有不少結合法國與情慾的用法看得一清二楚。事實上,英文裡舉凡搭配French一詞,幾乎可預料十之八九都與性有關。因此——現只舉幾例代表——保險套就是「French letter 法國信」(請見文末),制服戀癖的其中一種風格就是穿得像「French maid 法國女傭」,梅毒就是惡名昭彰的「French disease 法國病」,接吻時雙方舌頭深情繾綣相濡以沫,就是知名的「French kissing 法式舌吻」。

這些詞語有任何淵源和根據嗎?就「法式舌吻」來看,它似乎是到一九一〇年代才出現在英文裡,尚未有理由顯示發明舌吻招數的真的是法國人。然而同時,確實也有證據透露某些地區的法國人相當熟諳此道。

法國西部旺代沼澤地區的居民,就被公認擁有一套傳統求愛儀式,戀人們會撐著藍色雨傘在大庭廣眾下熱烈長吻,是謂「口內接吻」(maraîchinage)。年輕的熱戀情侶在結婚前、甚至訂婚前,便能善用此帖傳統妙方,躲在保護傘下卿卿我我數小時。法國政治家、亦是一次大戰期間的法國總理「法蘭西之虎」喬治.克列蒙梭(Georges ‘the Tiger’ Clemenceau),據說就偏愛這種親密形式。他的傳記作家記載著,他「充分發揮『口內接吻』的傳統,纏綿良久,直抵喜悅激情的至高點」。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