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出發,都是為了回家能夠做更多好事

每一次出發,都是為了回家能夠做更多好事
Photo Credit: sergeymk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時候會明顯感覺,儘管這是一個民族融合程度很高的地方,每個人依舊說著自己的語言、有著自己的想法、過著自己要的生活方式。

雖然說是來做計劃的,不過自主時間還蠻多的,趁著夏日歐洲風情正爛漫之時,去了一些地方走走。

人們說美國是民族大鎔爐,我想歐洲也不遑多讓。它們每個國家接連比鄰都在隔壁,來自各地的民族自古以來相互遷徙、打仗、聯姻,每個地方都有來自附近國家的移民,每個角落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這也讓他們對於歐洲各國的基本禮儀、文化習俗、語言文字都略懂一些。

他們交朋友、認識新的文化、學習新的語言、享受在不同文化間錯綜交替的樂趣。有些東西他們不一定了解、也許也不認為需要了解,但他們包容彼此,帶著伏爾泰說的「我不一定認同你說的,但你有說話的權利」的思維,對於生活沒有一定要怎麼樣的想法。

「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度,人們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

在我要做任何事之前都會禮貌詢問時,當地友人總是這樣告訴我。

舉個例子來說。這裡咖啡廳通常都有戶外的座位,而大部份的人也都會選擇可以面向街道的戶外座位坐,他們的模式就是看到外面有位子就會直接坐下來,好似看到路邊樹下的板凳因此坐下來休息一下的感覺。人們會繼續著他們的對話,直到不久後服務生自動過來點餐而稍作停止,然後繼續。要不是有朋友帶著,我根本無法率性坐在店裡。

我問:不用跟服務生說一聲嗎?
他們:要說什麼?
我說:說我們有幾位、然後要坐哪裡啊?
他們:這裡到處都是位子啊,我們坐下來他們不就知道我們有幾位了嗎?

講到這裡,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想一想好像也是。當然這樣的模式也不是全部咖啡廳都適用,有些時候還是可以稍作詢問,只是我的經驗就是常常被白眼或是明顯感覺對方的疑惑。

再舉個例子。先前在湖裡游泳,水上該有的都有,有bar提供食物和酒、有廁所、有更衣室、有湖上中繼休息站、有救生圈、好像有救生員,有浮標圈起來的游泳道及標示你絕對不能超過的範圍,還有很多的鴨子。但是你下水前會經過的樓梯,卻被繩子拉起來掛著很像警示說你不準下去的標語。

我問:上面寫什麼?看起來很像其實不能下去?(因為有差點在河裡溺死的經驗因此有點害怕)
友人:上面寫水深危險,如果你真的要下去,你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都是一些生活瑣事。

很多時候會明顯感覺,儘管這是一個民族融合程度很高的地方,每個人依舊說著自己的語言、有著自己的想法、過著自己要的生活方式,你不犯我我也不會打擾你,彼此都是獨立的個體,我有我的生活方式,你有你的人生哲學,而這跟受儒家思想影響下的東方社會截然不同。

我們有的是道德規範與行為教條,有的是個體自我反省並謙遜、在群體裡廣納包容的個性,在任何的場合我們總是儘量溫文有禮、面對外來文化我們總是儘力聆聽學習,我們展現出高度的民族素養。在國外旅遊時講英文、更甚者努力學習當地語言,而在國內遇到外國人時,我們還是講英文,展現出高度的民族親和力。因此我在瑞士北邊,努力學著Swiss-German、到了瑞士南方說起Swiss-French、遇到法國人講法文、德國人學德語、西班牙人學西班牙文,土耳其人學土耳其語,我設法讓自己融入當地,想要深入地觀察異地文化與生活。

直到有一天,我的瑞士友人很認真的問我一個問題:

「中文到底要怎麼學?

比如說:你好嗎=How are you
中文拼音:ㄋㄧˇㄏㄠˇㄇㄚ
英文拼音:How are you

英文就是你打完,就呈現一個句子,但中文卻是打完拼音,就跑出一個截然不同的字,我實在無法想像這樣要記多少拼音、多少單字,每個單字都還有不同的意思,放在句子裡面又有多種變化,你們中文實在太難了。」

我一時語塞。終於理解他學中文的障礙在哪裡,同時我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原來,我們也是這樣的不一樣與新鮮,還帶點神秘的感覺。」

儘管再多外國人基於各種理由認為我不那麼亞洲人,但終究我就是亞洲人,我來自台灣,我無法改變我的外貌、無法改變我的母語、無法改變二十幾年來儒家教育帶給我的影響。我就是我,儘管這個世界上有再多不同的「東西」,那也都只是為了增加自己的眼界、新增人生的選擇。慢慢的我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然後不論走在世界哪個角落,我都可以抬頭挺胸的,以一個神秘東方文化行腳者旅行,我想起自己從何而來,現在又要往哪裡去,旅行的樂趣油然而生,而每一次出發,都是為了總有一天回家,可以為自己的國家社會做一些事情。

突然想起那日一腳踏進瑞士國家博物館,印入眼簾的便是:No one has been here all the time.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歷史背景,使得他們對來自各地的文化有高度的包容性。也許也因為我們是海島型國家,所以我們也有著與眾不同的魅力,因此我們不需要過分謙讓、更不需要因為不會說英文而感到自卑,我們就是我們,我來自亞洲,我是台灣人。

Photo Credit: sergeymk @Flick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