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階段解析《分裂》詹姆斯・麥艾維飾演的野獸人格

三階段解析《分裂》詹姆斯・麥艾維飾演的野獸人格
Photo Credit: 環球影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代心理學曾提到:每個人都希望受到他人的肯定或認同,野獸的出現也呼應了這個概念;或許這也提醒了我們:若要有效抵制暴力,就從認同他人開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文內含劇情,若您有被雷的顧忌,建議您觀影後再行閱讀。

我想這大概是我第一次寫文章,寫到快要人格分裂。或許是因為自己也喜歡說故事,所以對詹姆斯麥艾維(James McAvoy)飾演的角色,已超乎自己想像的投射,在構思這篇文章時,也真的試著去揣摩丹尼斯、希德維、貝瑞的調性,不僅模仿他們的行為,還穿上相似的衣服。因此,寫文這篇文章的同時,就決定要拍一部影片來致意《分裂》(Split)。

不過,這篇文章是想跟大家聊聊野獸的形成,為什麼會出現野獸?所以將故事分成三個階段來探討《分裂》想表達的概念,為什麼是吞噬安逸與對鄙視的反撲?

但首先我們先概略瞭解每一個人格的特質:

貝瑞:身體管理者,能決定把光給誰,得到光的人可以使用身體。中性、愛好時尚、擅長設計高級女裝、察覺野獸存在。

丹尼斯:癡迷未成年少女,因此抑鬱而自我壓抑、有潔癖、身材壯碩、嚴肅。

派翠西亞:已婚家庭主婦、完美主義者、控制欲強烈、能影響其他人格。

希德維:九歲的小男孩、對事物感到好奇、可能有戴牙套(詹姆斯麥艾維刻意大舌頭可能就是在演這個特色)、邪軍(註:我對邪軍的看法不是指這個人格邪惡,而像一把鑰匙來打開野獸的牢籠)。

凱文:與希德維一樣是一位小男孩、曾受到家暴、為了保護自己逐漸顯漏野性,進而創造新的人格,也就是野獸。

第一階段:形成期

這個階段是一切的開始,雖然這個時期野獸還不明顯,但是希德維很快將野獸的存在告訴三位少女,我們可以將希德維看成還可以溝通的凱文,因此這個時期就像希德維告訴所有人:我有一把能解放野獸的鑰匙,牠將會吞噬所有安逸,因此我們可以將希德維與凱文看成同一種人格,前者能自制;後者不能自制,但確實是兩種獨立的人格。

許多以人格分裂為題材的電影或小說,都會提到人格的出現來自原有的人格。隨著故事的進行,我們可以發現最原本的人格是凱文,透過不斷地分裂而出現其它人格,這點與他所受的家暴有關,分裂23次,也就象徵23層保護。

第二階段:養成期

故事提到三位少女中的凱西(安雅泰勒-喬伊〔Anya Taylor-Joy〕飾),因為受到戀童癖舅舅的侵害或騷擾而自殘。縱觀劇本來看,凱西是引導觀眾看見凱文全貌的窗口,當野獸的面貌越明朗,凱西的過去也就越清楚;而這點也在結局爆炸,凱文只認同曾經受到傷害的人,就像野獸只會接受同類,其它一律為糧食。

貝瑞發現了野獸的存在,並且一天一天地浮現,他向心理醫生表明事態緊急,隨後又掩飾或忽視求助於心理醫生的事實。大家是否還記得貝瑞走過垃圾推的橋段,心理醫生說:做決定的是派翠西亞。如此也解釋了貝瑞為什麼掩蓋自己的行為,雖然每一個人格都有自己的行為動機,但是派翠西亞能影響他人的決定,希德維也透露自己害怕派翠西亞,以及上述提到希德維能夠打開野獸的牢籠,那派翠西亞便能間接影響野獸的出現。

我們可以發現,晚上能獲得光的,幾乎都是丹尼斯;丹尼斯受到希德維影響,而將光給了他;當希德維獲得光的次數越多,野獸也就趨近於成熟。當丹尼斯來到車站獻花時,也就代表野獸已成熟了。

第三階段:成熟期

獻花的段落,應該是獻給凱文的親生母親。我會這樣看是因為,兒童對父母存在一定的依賴,動物在幼年幾乎都有這種特性。家暴的產生則大多來自惡性循環,例如:離婚、解雇、經濟狀況不穩。雖然凱文受到母親毒打,但仍存在對母親的依賴,母親就像一種束縛。當丹尼斯獻花後,野獸便出閘了。

野獸的覺醒代表安逸將被吞噬,這是將暴力最大化的人格。成熟之後的凱文,就像其它人格一樣能獲得光,不再需要希德維來打牢籠。凱文其實一直想被認同,但社會將病態視為弱化,而不願正視他,如此讓凱文相信他必須要使所有人臣服,野性也就隨之暴發,因此,最後所有的人格才會相信野獸能夠讓所有人認同我。

分裂_split2
Photo Credit: 環球影業

《分裂》是一部好電影,題材大膽簡單、力道渾厚扎實,因此以上只是一個解釋《分裂》的觀點。我試著去思考每一種人格的特性,這相當耗費精神,但寫起來很有趣。野獸的出現在於獲得認同與肯定,現代心理學曾提到:每個人都希望受到他人的肯定或認同,野獸的出現也呼應了這個概念;或許這也提醒了我們:若要有效抵制暴力,就從認同他人開始。

本文獲編劇人生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Screenwriterleo 編劇人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