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我在 Uber 被主管性騷擾;死亡遊覽車背後;青年低薪與工作貧窮的一幕驚悚

懶人時報看什麼?我在 Uber 被主管性騷擾;死亡遊覽車背後;青年低薪與工作貧窮的一幕驚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今日選文:Susan Fowler:我在 Uber 被主管性騷擾,從 HR 到高層都不處理;死亡遊覽車背後:「我們拿命換錢,客人拿命旅遊」;超商搶案斷掌事件──青年低薪與工作貧窮的一幕驚悚;大學評鑑停了,醫院評鑑何時要停?

超商搶案斷掌事件──青年低薪與工作貧窮的一幕驚悚(張烽益)

(兩個少年,一場複雜的社會悲劇。轉自何榮幸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大家都在賭,賭不會那麼倒楣出事。不過,像這次斷掌事件,一出事上媒體,一追究雇主責任,那加盟的妙用出來了,最有財力的品牌超商總部完全撇清責任,聲明加盟主才是雇主,是他違法,與總部毫無關聯。不過,連替加盟主代墊給工讀生醫藥費這種公關伎倆,都能臉不紅氣不喘的收割溫情形象,這種逃避真實雇主責任的手法,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目前,部分工時者勞保最低投保薪資為1萬1千1百元,如果以最低時薪133元計算,相當於每月工作84小時以上;也就是說,即使工讀生薪資8,000元,雇主還是要以1萬1千1百元的投保級距加勞健保。這種「低薪高報」的制度設計,是從保護勞工一旦發生事故,能擁有最低保障的角度出發。

超商加盟主辯稱是忘記加保,當然是面對媒體的託辭,恐怕不想增加額外成本才是實情。當然,如果該加盟主聘雇勞工人數未達5人,依現行勞保條例規定,並不需要強制加入勞保;不過,一旦發生職災事故,雇主就必須完全自行負擔勞基法的雇主補償責任。這是加盟主的賭注。(懶人時報

死亡遊覽車背後:「我們拿命換錢,客人拿命旅遊」(端傳媒)

(低價循環的底層困境。轉自Shu Ting Chen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蝶戀花出事的行程,是最常見的1日遊。有多年旅遊客運司機經驗的阿德(化名)很熟悉這條線,他舉例,以這次出事的行程來說:客人6點出發要去武陵農場,那司機至少4點就要出門,到了公司停車場後檢查車子設備、皮帶,幫水箱裝水、暖車,前置作業半小時到一小時不等。整裝出發後到定點接客人上車,再前往目的地。「有時你載客的地點在宜蘭,那你4點就要從公司停車場出發,才趕得上6點載客人。」

(中略)談起台灣旅遊業,阿財說,客運司機是這行業的最底層,上頭則是車行,車行之上還有旅行社。根據現行法規規定,只有旅行社才有招攬客人的資格,因此握有客源的旅行社相對最有喊價能力,「為了吸引客人、讓客人覺得物超所值,旅行社都會在行程裏塞很多景點。像今天在台北逛,就去了7、8個地方,所以我們每天都在趕行程。」

(中略)「市場競爭下司機只能有趟就接,有次客人問我一天賺多少,他們以為我跑一趟工資2、3千(台幣,下同),我跟客人說只有1500元,早上6點載他們到晚上10點才回來。講完以後客人覺得我太可憐,下車塞2千給我當小費。」趁着跑車的空擋,司機小正(化名)告訴記者自己的經歷。

這1500元(約374元港幣),包含了單次車資1000元與給司機的小費(茶水費)500元。另外他每個月還會從車行領到1.5萬元(約3740元港幣)的底薪。假設小正一個月出勤22天,每次車資1500元;再加上底薪1.5萬元,一個月收入大概4.8萬元(約1.2萬元港幣)。若遇上不願幫駕駛投保勞健保的車行,司機還得自行去職業工會投保,薪水大約只剩4.5萬元(約1.1萬元港幣),「就是剛好夠你過生活用啦。」(懶人時報

大學評鑑停了,醫院評鑑何時要停?(張瀞文)

(虛應故事的官僚評鑑制度。轉自Hermes Hua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在台灣有兩大評鑑相當著名,也相當的「擾民」,一個是教育部旗下的「大學評鑑」,另一個則是衛福部旗下醫策會的「醫院評鑑」,儘管基層教師或是醫護人員不斷出面指出整個評鑑制度已經淪為紙上作業,大家都在作假、有多麼的荒謬,不過這兩大評鑑系統一直以來還是難以「撼動」。

(中略)其實教育界因為「評鑑」所產生的弊端,在醫界的「醫院評鑑」也一樣出現這些問題,就有基層醫師曾經比較「教育評鑑」跟「醫院評鑑」的相似度之後說:「為什麼歷屆衛福部長都認為醫院評鑑,一定要做?因為,基本上醫療也已經是一個龐大的共同利益組織。」

現在「醫院評鑑」是衛福部委由「醫策會」來做,這個「醫策會」就類似「高教評鑑中心」,握有各大醫療院所資源分配的生殺大權。目前衛福部的官員不少人卸任後立即成為醫策會董事,退下來的前衛生署長們被請到私立醫學中心當院長擔任類似門神的角色,握有權力的人雖然換了位子,但卻還是同樣的一群人在開會,在決定政策,形成萬年的「利益共同體」。(懶人時報

Susan Fowler:我在 Uber 被主管性騷擾,從 HR 到高層都不處理(張修維)

(果然是一家很有事的公司。轉自李柏鋒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8.她發現這間公司最嚴重的是有性別歧視,她剛進去時女生佔 25%,不到一年只剩 6%。收到性別歧視的 E-mail,她也只能轉給 HR(雖然一點用都沒,但就是留個記錄),後來越來越多像漫畫情節般的荒謬情節發生,「皮夾克事件」是個經典例子。

9. 有天公司說要送給工程師團隊每人一件皮夾克,所有女工程師也都量了 Size 了,結果有天這些女工程師(只剩 6 個)收到 E-mail 說她們沒有夾克了。為啥?因為女生 Size 量太少,沒辦法談到好價格,所以女生夾克會比男生夾克貴一點,如果你們女生也要的話,你們要自己去找到和男夾克一樣的價格。

10. 當然 Susan 又上報 HR 了,HR 和她談的時候問她,妳有沒有發現這堆鳥事都有個共通點,就是「妳」,會不會「妳」才是問題的來源?她說:這些事情都不是我引起的,我也都有寄 E-mail 跟你們說明喔!HR 說:沒有啊!我們這裡沒有!(又說謊,後來被 Susan 留的備份打臉)HR 話鋒一轉,問她說你們女工程師是不是在搞小團體啊?你們多常聊天啊?都用哪個 E-mail 或聊天室聊啊?(問這個也太誇張了吧?住海邊喔?)當然 Susan 拒絕回答。最後 HR 嚴厲指責她不該把 E-mail 留備份,這是很不專業的事情。(留備份才是專業的鄉民啊!)(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