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到底誰教導孩子們是非不分

【七警案】到底誰教導孩子們是非不分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指出,在七警案中,法官認爲涉案警察的行爲不只是破壞警隊形象,還破壞了香港在國際社會中的名聲,又相信刑期很難被上訴庭所推翻。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的最高刑罰是3年的監禁,而是次(編按:七警案)判刑以2年半作爲量刑起點,在因各人過往服務社會的記錄、初犯的原因,減掉6個月,所以最終判他們入獄兩年。在我看來這其實算是判得重,但是不算特別過重。

法庭在判刑時,他們大會考慮上訴法庭有沒有就該項控罪訂立一套下級法庭要遵守的標準,如運毒品一案,法庭會説明運多少公斤之内的毒品就有大約多少的刑期。但是就這些傷害人身的罪名,法庭多會按照案件情況以及有否特別的加刑和減刑情況去作裁斷。

在這案件中減刑的情況有:
1) 長期服務社會;
2) 初犯;
3) 因示威活動而需長時間工作以及身處極大壓力之下;
4) 失去工作以及豐厚退休金

在頒下判刑理由時,法官義正言辭地引用個案說:「那些被社會信任去守護和執行法律的警察如犯法必須被以儆效尤、殺鷄儆猴,用具阻嚇性的判刑去防止其他警員都嘗試類似的做法,從而維持公衆對警察的信心。」(HKSAR v Hui Man Tai, CACC 334/2007)。

法官認爲他們的行爲不只是破壞了警隊形象,他們還破壞了香港在國際社會中的名聲。法庭認爲:
1) 他們是手執公權力的警察;
2) 在執行職務時濫用權力,去襲擊受害者;
3) 受害者當時已經被扣上手銬,並無還擊或者防範之力;

所以應該兩年半這一頗高的量刑作爲起點,然後因應上述減刑原因向下調整到兩年,減少足足20%的刑期。正如另外一位博客Charles Tsang所作的資料收集說:

「英國 R v. Lewis [1976] Crim LR 144一案,一名有廿多年經驗的警察,在審問疑犯時,兩次掌摑對方至流鼻血、撞對方的頭在牆上、腳踢對方,更鼓勵同僚加入。他承認一項 AOABH(即與七警相同),被判入獄兩年,上訴庭維持判刑時強調,即使被告本身紀錄再好 (excellent),法院必須保障公眾利益,而警務人員濫用武力,是破壞公眾信任的嚴重行為。

台籍囚犯陳竹男被打死的梁盛志案,法官在判罰三名懲教人員時強調,懲教人員濫用權力及公眾信任施暴,是最大的加刑因素 (most aggravating factor),以兩年為量刑起點,基於初犯、過往貢獻及人道因素,減刑至十六個月。上訴庭認同判刑。」

看來這刑期很難被上訴庭所推翻,當然,退休金這麽豐厚,警察還是會用盡方法打到終審,至少嘗試在上訴期間拿個保釋出來呼呼新鮮自由空氣還是值得的吧?對吧?被人照到做錯事,社會還有人,還有公衆人物跑出來爲其背書,之前才有人說不要去教壞孩子,其實究竟是誰才是真正在教導孩子們是非不分、黑白不理呢?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辨法論政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