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實驗與「自制力為成功之道」的迷思:如果有人來搶你的棉花糖呢?

棉花糖實驗與「自制力為成功之道」的迷思:如果有人來搶你的棉花糖呢?
Photo Credit: Eden, Janine and Jim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棉花糖實驗及「自制力為成功之道」的結論大受歡迎,顯示社會仍舊難以割捨本質主義思維,深深影響我們看待能力、才能和潛力的態度。

文:陶德・羅斯(Todd Rose)

你正不正直?

說到人格,「若⋯⋯則特徵」並不難懂,我們可能會對某些人較為強勢,同時又對其他人和善而溫文,也能理解我們的內向或外向取決於不同情境。那麼正直呢?忠誠呢?善良呢?這些不都是與生俱來的個性嗎?抑或個性也是會根據情境變化的特質?

有很長一段時間,人們認為個性是與生俱來的。如果鄰居的兒子被逮到在家附近的商店順手牽羊拿糖果,我們直覺地假定他還會再偷別的東西,對他起了戒心,甚至相信他的道德有瑕疵,這種瑕疵非但會驅使他犯下更多竊盜案,還極可能導致他做出其他不道德的事,例如考試作弊、對大人撒謊。

然而,這種觀點是錯的。個性和人類行為別無二致:沒把脈絡列入考量就談個性是沒有意義的。在這個時代,我們仍激烈辯論著該如何把同情、尊重和自制這些道德特質挹注到孩子身上,我們相信一個人不是正直就是不正直,中間沒有模糊地帶。在這樣的時代裡,主張每個人的特質都是由「若⋯⋯則特徵」所塑造出來,可能會激怒某些人。然而「個性是依循脈絡而定的」並非新發現。

一九二○年代,心理學家休.哈特向進行了針對個性的大規模調查。當時正是朝氣蓬勃的年代,全美學校都在進入標準化,而學校是否該陶冶學生的性情、又該如何陶冶,成為非常熱烈的辯論題目。哈特向身為宗教教育協會的會長,深信宗教教育是灌輸年輕人道德觀的最好途徑。由於他也是科學家,因此明白在倡導任何特定做法之前,他必須先釐清個性的本質。

哈特向的團隊檢測了八千一百五十個公立學校學生,以及兩千七百一十五個私立學校學生,學生的年紀為八到十六歲。每個學生都被安置在二十九種不同的實驗脈絡中,包含四種不同的情境(學校、家裡、派對、運動賽場),以及三種可能的欺詐行為(說謊、作弊、偷竊)。每個情境都用兩種條件操作。第一種條件是受監控的條件,學生完全沒有不正直的表現機會。

舉例來說,考試時有老師嚴格監考,考完後由老師批閱考卷。第二種條件是無監控的條件,學生受到引導相信他們做的任何欺詐行為都不會被發現。舉例來說,他們考完試後,有機會單獨在房間裡改自己的考卷,但哈特向在考卷底下偷偷附了一張複寫紙,來查探學生是否改了答案來獲得更好的分數。就任一脈絡來說,一個學生在受監控和無監控的條件下表現出的行為差異,就能提供該學生在特定脈絡下的正直程度。

哈特向開始這項研究時,是用本質主義思維的來看待正直,預期每個學生不是正人君子就是無德小人。可是他發現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這些學生在道德方面展現出極低的一致性。有個女生在改自己的考卷時動了手腳,可是在負責派對遊戲的記分工作時卻很公正。有個男生考試時作弊,偷抄另一個同學的答案,可是他在改自己的考卷時卻沒使詐。有個孩子在家偷錢,在學校卻不偷。原來正直也是依照脈絡而定的。

要對哈特向的研究發現有所認識,請看從他的研究中抽出的兩名八年級學生的「若⋯⋯則特徵」圖表。下面圖表的這兩名學生的平均正直分數相同。右邊的學生很一致地展現出同樣程度的正直(只有一項例外),不管她行為偏差的機會有多大。哈特向強調這樣的學生很罕見,在一萬零八百六十五個學生中,她是一致性最高的,正直曲線比別人都來得平坦得多。

然而左邊的學生就擁有截然不同的「若⋯⋯則特徵」了。那個學生的行為在不同的脈絡間有極大變化,有時她正直到一絲不苟的境界,有時又狡猾得令人髮指。如果你用本質主義的觀點來看待個性,你會作出這兩個學生沒有差別的結論,平均而言,她們的正直度是一樣的。然而脈絡原則讓我們知道這樣的觀點是錯的,因為它忽略了每一個學生的個體性。

終結平庸P153
Photo Credit: 先覺出版

當大眾得知哈特向的研究結果後,群起震驚和憤慨。「普遍而言,對於家長和老師來說,最令他們驚惶失措的理論,莫過於『道德行為有一大部分取決於外在情境』這樣的學說。」哈特向給出了這樣的回應,「如果強尼在家很正直,而你又說他在學校考試作弊,他媽媽一定覺得不可思議。無論和大眾意見有多麼大的牴觸,特定性的學說似乎都站得住腳⋯⋯正直、仁愛、合作、拘謹、固執都是特定的習性,而不是普遍的特質。」

當「棉花糖實驗」遇上收容所孩童……

現今的狀況並沒有太大改變,家長和老師仍舊相信道德素質是個人特質,不會依照情境而不同。就拿自制力來說好了。各種研究和書籍不斷向家長疲勞轟炸,聲稱自制力是我們的孩子能否擁有成功人生的關鍵所在。「棉花糖研究」正是最著名也最具影響力的自制力研究。

棉花糖研究的最普遍版本中,成人會給孩子(通常是三到五歲)一顆棉花糖和一個選擇。他們可以立刻吃掉棉花糖,或是等待十五分鐘,然後得到第二顆棉花糖。接下來成人就離開房間。孩子能忍住多長的時間不吃掉棉花糖,就是測量他們自制力的評量單位,範圍由低到高。

棉花糖研究是四十多年前發明的,發明者是哥倫比亞大學的心理學家華特.米歇爾。不過這項研究對大眾影響力的爆發點,是好幾年後米歇爾和正田裕一追蹤了參與者的近況,發現孩提時代展現高自制力的參與者,平均而言到了青少年階段較能適應社交生活,學術方面的成就也比較高。

此發現掀起一股自制力旋風,橫掃科學界、教養界和教育界。神經科學家在大腦中找出「自制力」結構,認為該結構讓孩子能抵抗吃掉棉花糖的誘惑;兒童心理學家開發了課程方案,讓家長能用來增進兒女的自制力;教育者則爭先恐後地提出新型態的品格教育,聲稱能幫助激發自制力。名嘴和媒體暗示無法耐心等候棉花糖的意志力薄弱孩童,正承受著失敗人生的高度風險。當然,整個由棉花糖燃起的狂熱,是奠基於「自制力是本質主義式的特質」的隱然假設。

「大家都用這項研究來支持特質觀點和提倡品格教育,實在諷刺,」正田對我說,「因為華特的整個學術生涯都在對抗這樣的理論。事實上,我們是想證明透過『若⋯⋯則』策略,孩子是能增加對情境式壓力的控制力的。」

脈絡原則提醒我們:自制力並不能擺脫特定情境而獨立存在。有一位科學家能看出脈絡的重要性,她的大名卻沒出現在棉花糖實驗的熱門討論文章中,她就是賽萊絲特.基德。基德現任羅徹斯特大學腦與神經科學部門的助理教授,她第一次聽到棉花糖研究時,正好在一間遊民收容所當志工。「收容所裡有很多孩子,」她對我說,「如果有個孩子拿到玩具或糖果,隨時都可能有另一個孩子來搶走,所以最保險、最聰明的做法,要不就是把東西藏好,要不就是盡快吃下肚。所以我知道棉花糖研究的時候,第一個反應就是收容所的孩子會立刻把棉花糖吃掉。」

基德做了她自己的棉花糖研究,不過有一個重要的改變:她把一組孩子放在「可靠的」情境下,另一組則置於「不可靠的」情境下。在棉花糖實驗正式登場之前,不可靠的情境下那組孩子會遇到一個不守信用的成人。舉例來說,在上美術課時,成人向孩子保證如果乖乖等一下,他就會拿新的美術用品給她,替換她現有的那盒不堪用的蠟筆。過了幾分鐘,他空手而回。另一方面,可靠組的孩子會遇到信守諾言帶來新蠟筆的成人。

可靠情境的孩子表現得和先前棉花糖研究中的孩子差不多,僅有少數幾個孩子很快向誘惑投降,約三分之二的孩子願意等待。不可靠情境的孩子就不一樣了。成人離開以後,有半數的孩子在一分鐘之內就吃掉棉花糖,只有一個孩子撐得夠久而領到第二顆棉花糖。自制力感覺起來像是某種基本特質,但在基德的研究下,證明了它也是依脈絡而定的。

為才能與脈絡配對

棉花糖實驗及「自制力為成功之道」的結論大受歡迎,顯示社會仍舊難以割捨本質主義思維,深深影響我們看待能力、才能和潛力的態度。我們設想這些都是基本——個人要不就是有這些特質,要不就是沒有,環境或許能對發揮些微影響力,但是環境不可能決定或創造才能。

最能反映這種現象的莫過於我們雇用員工的方式。若要找出最適任某個職務的人才,商業界的所有系統在設計上都是忽略脈絡,以本質主義思維設下種種應徵條件。行銷經理的應徵條件,包含「關鍵資格」或「必備技能」這個部分,看起來類似以下:

  • 必須具備十年(含)以上的漸進式行銷和銷售管理經驗。
  • 必須具備學士學位;具備碩士學位尤佳。
  • 必須擁有優異的溝通、策略和領導技能。
  • 必須專精於多通路行銷和管理聯盟行銷。

每星期都有幾十萬家企業張貼類似的應徵條件,招聘人員列出雇主希望找到的經驗、技能和資格證明,然後過濾掉不符合標準的應徵者,並從留下的人裡頭挑選出最優秀的。這種做法乍看之下符合常理:應徵者要不就是具備特定的技能,要不就是不具備;你要不就是個「好的溝通者」,要不就不是;你要不「精通」多通路行銷,要不就不精通。當然,我們看不出這種做法有何不對勁,是因為我們也採用本質主義思維。

脈絡原則不把焦點擺在員工的「本質」上,主張應該聚焦於我們需要員工作出什麼表現,以及期待他們在什麼脈絡下作出表現。有個人率先開創了這樣的做法,他名叫盧.阿德勒,是阿德勒集團的創辦人,也是當代最具影響力的一位徵才顧問。

阿德勒轉換跑道從事徵才顧問之前,為一家航太製造公司設計飛彈和導航系統。因此他必須發掘和揀選出擁有工程師頭腦的員工。「有一天我突然有如醍醐灌頂,一旦看出工作表現是如何依賴脈絡而定,以及招募人才的重點應該擺在個人與理想脈絡的配對上,你就會覺得這才是常識。」阿德勒向我解釋,「可是我發現要讓公司具備常識還真難。」

阿德勒從他對職場的「脈絡中心觀」得到啟發,開發了一種招募和聘雇員工的新方法,他稱之為「以表現為本的聘雇」。阿德勒告訴雇主們不要再描述他們想要怎麼樣的人,而應該先描述他們想完成怎麼樣的事。「每間公司總說他們要良好的溝通者,這是你會在工作描述中看到最普遍的技能。」阿德勒向我說明,「可是世界上根本沒有全能的『溝通高手』。你在特定工作上需要的溝通技巧有很多種,沒有人可以全部精通。」

對一個顧客服務代表而言,良好的溝通能力代表用詢問來了解顧客的問題。對一個會計來說,可能是向上級主管解釋為什麼銷售上的差額會影響收益。對客戶業務專員來說,可能是向採購委員會進行延續整天的簡報。阿德勒揭露了這些「良好溝通」表現的脈絡細節真的很重要。

在我們的教育工廠,「表現優異」並不凌駕於「符合系統」之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終結平庸:哈佛最具衝擊性的潛能開發課,創造不被平均值綁架的人生》,先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陶德・羅斯(Todd Rose)
譯者:聞若婷

「打破平均值」的觀念,讓被診斷為過動兒的中輟生成為哈佛博士;讓Google學會辨識頂尖人才,打造最強團隊;讓微軟揮別失落十年,風雲再起。震撼美國企業界、教育界的最新論述,讓你告別差不多的人生。

本書作者哈佛教育學院陶德・羅斯博士,提出一個衝擊性的觀點:「平均值根本不存在現實生活裡。」然而,我們幾乎從出生開始,就不斷被標準給綁架。我們都不想平庸,卻拚了命想達到平均值,因為想比別人好,必須先跟別人一樣。

愛因斯坦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分。如果你叫魚去爬樹,他終其一生只會覺得自己是笨蛋。」本書提出三大個體性原則,剖析如何善用個體性來爭取優勢,揮別平均值的潛暴力。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先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