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教你讓人說出真心話:只相信自己相信的?小心「確認偏誤」陷阱

CIA教你讓人說出真心話:只相信自己相信的?小心「確認偏誤」陷阱
Photo Credit: Ahmad Hammoud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確認偏誤會表現在以下幾方面。例如,我們認為事情應該是怎麼一回事,然後積極尋找僅與我們成見相吻合的資訊,忽略完全相反的證據。我們也許會用符合自己觀點的方式來詮釋一則訊息;或是緊抓住某種特定觀點,即便使後來所有證據都指向不同方向。

文:彼得.羅梅瑞(Peter Romary)

追求真相或確認我們相信的事情為真?

歐瑪擁有可靠的紀錄與虔誠的信仰,對他而言,讓菲爾不知不覺中知道這些是輕而易舉的事。多年來,許多其他官員被指派對歐瑪進行盤問,他都能順利通過。菲爾期待此次會面很簡單,只是確認前輩的調查結果。幸運的是,他小心翼翼,未讓這種預期心理影響自己。菲爾清楚知道,我們多麼容易深受「確認偏誤」之害,也就是人們往往相信能證實自己期望或先入之見的訊息。假如菲爾未先提醒自己或許潛藏有確認偏誤,他很可能會在這次會面中遭對方擊敗。

確認偏誤會表現在以下幾方面。例如,我們認為事情應該是怎麼一回事,然後積極尋找僅與我們成見相吻合的資訊,忽略完全相反的證據。我們也許會用符合自己觀點的方式來詮釋一則訊息;或是緊抓住某種特定觀點,即便使後來所有證據都指向不同方向。

凡是完成我們顧問公司欺騙偵察法培訓課程的人,或是看過《CIA教你識人術》的讀者,都非常清楚確認偏誤對於人際互動、商業交易的影響。我們在訓練課程中強調,對於獲取真相,忽略真實行為,轉而專注欺騙的行為十分重要。理由很簡單,真實的行為沒有任何價值,我們必須盡量過濾掉無關資訊,才能有效分析某人可能顯露出的欺瞞行為。確認偏誤輕易就能妨礙此過程。

以歐瑪的情況為例,幾十年來的報告指出歐瑪是值得信賴的人,而且這次是與絕對可靠的線民的例行性面談。確認偏誤也許可以解釋,為何歐瑪的欺騙行為只要沒被發現,就能夠持續下去。若我們沒有把這樣的偏見放一旁,往往很容易形成一種初步印象,然後下意識地尋找能「印證」此印象的訊息,無視於矛盾資訊的出現。

偵察欺騙行為時,如果我們讓第一印象暗示某人屬於「誠實型」,那麼我們往往會立刻抓住所觀察到的真實行為,以強化此印象。你一定常聽到有女生說,她相信某個男人所說的話,只因他的工作性質或聽聞有關他的一切?這就是確認偏誤。它會促使我們尋找或解釋某種訊息,以便支持自己成見,無論該訊息是關於個人、企業、產品,或幾乎是任何東西。不幸的是,還包括種族、宗教、國籍,以及導致我們產生刻板印象的所有其他特質。

觀看電視法庭影集,或審判期間走進法庭,將會看到律師使用確認偏誤的概念,作為交互詰問時猛烈攻防的基礎。最佳例子是已故律師強尼.科克倫(Johnnie Cochran)在辛普森殺妻案審判中所說的名言:「倉促下判斷。」科克倫指控調查人員在訴訟一開始就打定主意,因此他說,調查人員尋找與解釋證據的方式,都是為了強化他們認為辛普森殺了妮可與榮恩的看法。

除非你先確認自己的確認偏誤,否則可能深受其害,或被指責犯下確認偏誤的過失。「你一開始就打定主意,並放棄尋找其他可能性,不是嗎?」這是非常有力的問題,我在民事和刑事案件的交互詰問時經常使用。尋找真相的過程,唯有抱持開放心態,並證明自己是利用客觀的方法,當對方提出這個問題時,你才可以真正反駁。

多年來代表家暴受害者的經驗,讓我逐漸認知到,當受害者遭到信以為是親人者的身心虐待後,對其心理所造成的傷害是旁人難以理解的。光是討論就很困難,更遑論觀察。但這可以當作確認偏誤威力驚人的淒美例證,因為我有許多當事人真心相信施暴者愛她們。

有個案例格外引人注目。我的當事人「茱莉」是位非常溫柔、慈愛的妻子與母親。即使遭受丈夫「喬治」多年的折磨與虐待,為了六歲的兒子,茱莉仍然拚命的想要維繫婚姻的完整。某天傍晚,茱莉與喬治、兒子一起到牧師家進行婚姻諮商。當他們抵達牧師家時,喬治命令兒子前去按門鈴。茱莉仍坐在車內,聽到身後有很明顯的喀擦聲。她轉過身來,瞪著雙管獵槍。當茱莉跳下車時,喬治扣下扳機。不可思議的是,大多數的子彈都沒打中她,但有些在她的左大腿上造成一道很深的傷口。茱莉跌坐在地上,痛苦地大聲尖叫:「我中彈了! 我中彈了!」

她躺在地上哀嚎,左大腿鮮血直流,隱約看見喬治拿著獵槍出現在她面前。他接著對茱莉所說的話帶著冰冷的恨意:「賤人,剛剛那才不是中彈,這次是。」他再度扣下扳機,這次擊碎茱蒂的肩骨。喬治開車揚長而去,隨後遭到警方逮捕。

歷經多次手術,並在醫院躺了好長一段時間後,茱莉來到我的辦公室。她正在聲請禁制令,因為當時該郡「家暴」案件的保釋金是出了名地低,即便喬治曾被指控謀殺未遂。這樣的例子早已司空見慣。我們第一次會面時,有件事令我印象深刻。儘管飽受多年折磨與身心虐待,最終爆發此次差點讓她喪命的攻擊事件,茱蒂仍堅持要列出喬治曾做過的「好」事。他曾透過親戚表達歉意,並確保他們的兒子收到生日禮物。她相信,喬治愛她。他早就對她說過,也道過歉,而且還送了禮物。

茱莉尋找喬治愛她的「證據」,而且不管有多少完全相反的鐵證,都堅信喬治還愛著她。我不怪她,也不忍苛責家暴或性侵受害者,更無法忍受加入責備受害者的行列。我相信,我們大多數人都有如此根深柢固的確認偏誤,以至於即使身處茱莉這種駭人情況下也難以克服。我確信,有些人可能、也確實利用過確認偏誤。若將確認偏誤視為家暴案件中的獨有因素,我也認為是一種過度簡化的想法。儘管如此,正因為這個案例和其他類似案件,促使我研究確認偏誤,以幫助自己了解並協助我所代表的受害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