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新聞線上遇到的最奇特經歷:柬埔寨總理洪森在我面前落淚

28年新聞線上遇到的最奇特經歷:柬埔寨總理洪森在我面前落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問洪森總理是否可以談談傳說他個人曾七度險遭人暗殺的經歷。洪森立即接口答道,何止七次,總共有13次有人企圖暗殺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980年,在泰柬邊界的難民營內,柬華難民在我面前落淚,講述他們的悲慘遭遇。

1997年,在金邊郊區柬埔寨第二總理洪森(Hun Sen)的別墅裡,堂堂的總理洪森也在我面前落淚,向我講述他一生歷經風險的政治生涯。這是我28年在新聞線上所遇到的最奇特經歷,這次奇遇過程還透過柬埔寨電視台四度播放。

慶幸獲得專訪洪森

訪問洪森的當天早上,我們抵達金邊郊區洪森的別墅。這是一座佔地頗廣、分成前後兩部份的洋樓別墅。別墅才新建,後部份的工程還未完成。

抵步時,別墅的草坪庭院處,早有其他新聞從業員在等待,其中包括馬來西亞英文報《星報》的記者。不過,他們並未獲得邀請,只是在那兒等機會,看能否見到洪森。我們慶幸能獲得洪森的接見,其他記者只能在那兒徘徊。

當天,洪森先接見東協地區非政府組織的代表,然後會見我們。我們被領上樓,只見樓上會客廳金碧輝煌,燈光明亮。金黃色的窗簾、高貴的沙發,配上淡色的地毯,氣派非凡。

洪森坐在正面的主人位沙發上,我們坐在右邊的一排沙發,洪森的翻譯員坐在左邊的沙發。一批柬埔寨電視台和電台的工作人員帶著攝影和錄音等器材,嚴陣以待,把焦點對準洪森和我們。

訪談順利地進行,我們追問柬埔寨這場內戰的前因後果及其影響、洪森未來的計劃,以及柬埔寨與馬來西亞和東盟的關係。洪森滔滔地回答,並利用這次訪談,大力抨擊台灣涉及以武器支持他的對手拉那烈(Norodom Ranariddh)王子

4r-05
13次險遭暗殺

當我把話題一轉,要求他談談個人的政治生涯,和他多次險遭暗殺的經歷時,出人意料的事情就發生了。

我問洪森總理是否可以談談傳說他個人曾七度險遭人暗殺的經歷。洪森立即接口答道,何止七次,總共有13次有人企圖暗殺他。

於是洪森開始追述他年輕時介入政治的經過。他說,他的一生與柬埔寨人民的悲慘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柬埔寨的歷史充滿悲劇,他的一生也充滿悲劇。他小時候家貧,為了生存,別無選擇,只有拿起武器,走入森林,參加反政府游擊隊。

被捲進政治鬥爭中。洪森最初參加由柬埔寨共產黨紅吉蔑(紅色高棉,Khmer Rouge)領導的游擊隊,並升為游擊隊的一名小隊長。後來,紅吉蔑內部發生矛盾,爆發內鬥,洪森脫離了紅吉蔑,投靠受越南人扶持的韓桑林(Heng Samrin),反過來與紅吉蔑政權展開戰鬥。

洪森說,在森林裡與紅吉蔑打了三年多游擊戰,終於在1979年推翻紅吉蔑政權。當年才27歲的他,就當上了韓桑林政府的外交部長。

洪森憶述道,他沒有想到自己年紀那麼輕就要出任外交部長的重任,要代表國家,奔走國際間,為國家爭取利益。剛上任外長時,他連面對記者的發問,心裡都感到害怕。

在國際上,柬埔寨是個小國,是個弱國;同時,初任外長時,他完全沒有經驗。在斯里蘭卡可倫坡出席不結盟運動會議時,面對許多6、70歲的外交家,他感到很不自在。在莫斯科,他首次會見國際上老練的外交家,蘇聯外交部長葛羅米柯(Andrei Gromyko)時,他的確有點緊張,手足無措。不過,參與了多幾次國際場合之活動後,他建立起信心,認為他也是代表一個國家的人民講話,沒有什麼好自卑。同時,他很努力學習,敢於與任何國家的代表爭論,對自己肩負的責任感到自豪。

遞紙巾讓洪森擦淚

洪森回憶起打游擊戰時期的艱苦生活。他說,妻子懷孕了,但因生活條件惡劣,結果胎死腹中。後來幸運地生下一個兒子,夫妻卻不能自己照顧新生的嬰兒,必須交託他人代為撫養。等到孩子會走路、說話,回到父母身邊時,卻只叫他叔叔,不叫爸爸。洪森談這些事時,眼眶有點紅。

洪森自認一生為國家與民族利益奮鬥,有人卻一而再地企圖暗殺他。他說,不久前,就有人在別墅外的橋下置放炸彈,企圖炸死他。這是通往別墅必經的一座橋樑,也是今早我們路經的地方。

洪森說,7月內戰爆發前夕,氣氛十分緊張。他本來準備一家人團聚,好好度過幾天溫馨的家庭生活。他有個兒子在美國著名的西點軍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求學,趁著暑假期間,兒子從美國回來探望父親。他還有兩個孩子在新加坡唸書,另外兩個在巴黎。但是,局勢告急時,他不得不安排兒子先離開柬埔寨,若戰火爆發,金邊機場可能關閉,到時就無法離開。他必須在金邊面對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前途未卜,一家人不知是否能再團聚。

談著談著,突然這位身經百戰的總理情緒激動,情不自禁,喉頭哽塞,竟然流下眼淚。面對這突發場面,我為之一愣,望著這位坐在我面前,突然感情失控的總理,不知如何是好。

同行的柬埔寨商人陳德源(後來出任柬埔寨《星洲日報》社長)反應快,立即走前來,為洪森遞上紙巾。洪森接過紙巾,手拿紙巾擦眼淚。停頓片刻,洪森才恢復常態,繼續他的談話。

old_025
電視台四次播專訪

機不可失,當時我們的攝影記者王汶忠立刻拍下這個鏡頭。這次訪柬,王汶忠特地攜帶一台數位攝影機和電傳照片的先進配備。洪森落淚的照片,不久後便傳抵《星洲日報》八打靈總社,當天《星洲日報》的夜報和隔天日報的封面版,刊登了這獨家照片──洪森擦眼淚的照片。

事先,我們未料到訪談會進行這麼久,前後達一小時40分鐘。我們更未想到會出現總理在我們面前落淚的場面。訪談結束後,大家帶著興奮的心情返回金邊市區,準備在我們臨時工作處──金邊大眾書局樓上寫新聞稿,立刻傳回八打靈總社。

old_023

當我們一踏進大眾書局,書局的女職員就問我,剛才是不是見過洪森總理,因為她收聽到柬埔寨電台播出我與洪森總理的交談。原來,在我們回程時,柬埔寨電台已迫不及待地全程播出我與洪森總理所作的專訪,我與洪森總理交談的聲音已在空中飄揚。

不久,柬埔寨電視台也播出我專訪洪森的過程。令我大吃一驚的是,他們的電台和電視台幾乎是全程播放整個專訪的過程,歷時一小時40分鐘,同時又一再地重播。電視台和電台當天中午播放一次,晚上重播一次,隔天又早晚重播一次。

這種作法看來有點瘋狂,同時也顯示柬埔寨的形勢還險惡,洪森的處境還不穩,心情緊張,他必須加強對國內外的政治宣傳,以鞏固自己的地位。這場內戰也推遲了柬埔寨加入東協的日期。

完成了任務,結束訪柬,當我們坐馬航班機從柬埔寨回大馬時,機上有些搭客認出我,還特意與我打招呼,告訴我他們在電視上看到我與洪森總理作訪談的情形。

坐在回程的飛機上,我心想,兩次到柬埔寨採訪,都冒著一定的風險。但是越有風險,收穫可能就越大。從事新聞這行業,有時就必須冒點風險。

相關評論:

k2hr_003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