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火燒出菲律賓工廠低薪、過勞、高風險的勞工悲劇:HTI工廠大火後,我們能從中看到什麼?

一場火燒出菲律賓工廠低薪、過勞、高風險的勞工悲劇:HTI工廠大火後,我們能從中看到什麼?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低薪、過勞、高風險,菲律賓的勞工時時刻刻面臨這樣嚴峻的考驗,而政府部門則是一次次背離勞工的期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年2月1日晚間6時,位於菲律賓Cavite加工出口區的HTI(House Technology Industries)廠燃起熊熊烈火,火舌從主建築二樓竄出,兩分鐘內整棟建築就陷入火海,直到2日晚間火勢才全勢撲滅。

大火至今已過了大半個月,該公司其餘五個廠區依舊正常運作,工人們依序上下班,這場意外彷彿不曾存在,更無人因此被咎責。據五一工聯(Kilusong Mayo Uno,KMU)及眾多團體的階段性調查,大火當下至少有近6000人還在廠區工作。

自1995年2月21日,羅慕斯(Fidel Valdez Ramos)政府的菲律賓工業暨貿易局(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宣布菲律賓經貿特區許可(Philippine Economic Zone Authority;PEZA)制度,表示在經貿特區中設立的工廠將只要繳納5%的稅金(3%歸菲律賓政府、2%歸當地政府),無需繳納原訂30%的公司稅率,藉此吸引更多外國資金來到菲律賓投資,因而招來海量的外資工廠進駐。

1996年甲米地經貿特區設立,HTI工廠從當初6名工人到現今規模,每天估計有兩億披索的淨利(約台幣1億5千萬)。菲國現今有超過3百個大大小小的經貿特區,而此次位於甲米地經貿特區(Cavite Economic Zone)的HTI廠大火,只是這些經貿特區長期工安及契約化問題的冰山一角,還有成千上萬的勞工時時刻刻暴露在這樣的危險之中。

AP_17033291973570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HIT廠區發生火災後,傷者家屬在醫院焦急守候。
工安危險,工人性命誰來顧?

「當我逃難時樓梯間都擠滿了人,廁所內有人不停哭泣,許多人無意識的倒地。二三樓大多數的人破窗而逃,整棟建築物充滿了哀嚎與慘叫。」任職於HTI伙食部門的Alex(化名)表示。

火災發生當下,大多數人皆由大樓主要通道逃出,樓上近千人擠在5呎(約1.5公尺)寬的樓梯逃生,更多人則選擇破窗一躍而下,竟無人使用逃生通道逃出。

據稱,大火當下的逃生通道與窗戶是全部鎖緊,主建築中2千多人都只能從僅6呎寬的大門逃生(約1.83公尺),根本無法即時疏散所有人潮。而這樣充滿了木頭及其他易燃物的工廠裡,在沒有任何灑水或消防設備的狀況下,卻仍通過了菲律賓勞工與就業部(Department of Labor and Employment,DOLE)的安全檢查。

這樣的工安意外早不是第一遭,在2015年5月於Kentex的拖鞋工廠就發生過類似火災。大火當下,內部並無任何逃生門設置,僅有工廠的主要出入口,導致超過70人命葬火窟。更荒謬的是,最後DOLE是以建築物並無違反安檢規定作結。

據菲律賓消防法指出,「每個樓層至少要有兩個逃生出口,有5百人至999人時應有三個逃生出口,超過1000人時則應有四個逃生出口。」依照法規,HTI應該至少要有8到9個逃生出口,而據生還者表示,工廠共有6個逃生出口,其中兩個出口甚至只有一個人的寬度。更顯示了整個工廠對人命的漠視。若菲國政府無法完全落實安檢,總是便宜行事,那這樣的工廠大火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AP_17034359772999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甲米地省長Crispin Remulla在記者會上表示,火災發生時並沒有許多工人被受困在工廠中。
工作普遍契約化,公司責任全外包

事件至今,當地政府及新聞媒體不斷強調,除了兩名在醫院死亡的患者,至今並無其他死者,而甲米地政府更在第一時間表示:「可幸的是,大火並無造成任何嚴重傷亡。」然而,調查報告卻提及至少有上百人命葬火窟,究竟是什麼因素讓兩者數據差異如此之大?

據五一工聯指出,工廠共聘有近1萬3千名員工,其中的8千人為正式員工,其他皆為契約工或委由派遣公司雇用。媒體提及的傷亡名單只有正式工人,沒有包括契約及非正規工人。

菲律賓公司契約化問題早存在多年,政府規定當勞工工作滿6個月就得視為正式員工,享有勞健保、加班費及法定工時保障,若一間公司與勞工連續簽訂兩份半年契約,亦可視為正式員工。而為了規避這些責任義務,公司往往會委託仲介公司雇用勞工,每紙契約只有5個月,因此公司不但能規避一些福利,出意外時還能推託給仲介公司卸責。這現象被稱為5-5-5或endo(end of contract),意為勞工每5個多月就得重新續約或找其他工作。

HTI的雇用方式更為特別,公司是先與勞工簽一份3個月的短期合同,工作期滿進行績效考核,考核通過後會委由六個不同仲介公司與勞工進行兩年的合約,期滿後再次考核,若考核通過,就會由HTI或其子公司聘為正式員工。儘管如此,當完成兩年契約後,仍有大量工人以契約工身分繼續工作著。

在甲米地,當地最低工資為356披索(約台幣250元),透過仲介公司聘雇的勞工每日皆要繳近150元披索(約台幣一百元)給仲介公司。偶然會有3到4個小時的加班機會,但加班費每小時50披索(約台幣35元),僅僅只有法定加班費的四分之一。

在2016年12月28日,勞工與就業部(Department of Labor and Employment,DOLE)發布了行政命令168號(Department Order 168,D.O.168)讓仲介公司與勞工的契約合法化,要求仲介公司對勞工負起所有責任,無疑把雇主的責任義務全部外包,更變相鞏固此制度。

AP_17033285347413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全面噤聲,正義何時到來

「我從三樓跳下來後,大火濃煙太大,我只能依著光,在遍地的屍體上爬出火海。」大多數的生者逃出後都表示,逃難當下已有許多工人無意識地倒在廠中,至今都成了一具具沒有名字的焦屍。

工廠對生還者承諾給薪至2月4日,其他廠區則於2月5日復工。工人們都被囑咐不得對任何媒體或外人談論火災的內幕,更一一檢查手機,要求刪除任何相關照片。據後續五一工聯的調查小組表示,大部分的工人都不願受訪,畏懼自己會因而丟了工作。

「現行的菲律賓廠工大多來自那些被剝削的農民家中,發現來到工廠後繼續被剝削,就會往馬尼拉地區找好一點的工作,最後存了點錢就會選擇出國當移工。」惡劣的勞動環境成了一個循環,最終大多數的人不得不到海外尋求更好的工作機會,至少有15%-20%的人口成為海外菲律賓移工(Overseas Filipino Workers,OFWs)。

低薪、過勞、高風險,菲律賓的勞工時時刻刻面臨這樣嚴峻的考驗,而政府部門則是一次次背離勞工的期望。DOLE在災後不斷誓言會找出火警真相,但若無法全面落實工安及勞動檢查,那麼下次再燒毀的,恐怕不只是另一個HTI工廠,而是人民一顆顆期盼政府改變的心。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